<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佳士得行的股东会还在继续,说起来这个股东会并不容易召集,因为有几个主要股东都是大忙人,便是今日人也没到齐,还缺了王诜、马植、西门清和花满山四人。

    王诜和武好古等人差着辈份,自然不会来这个股东会和小辈坐而论商。马植则天天和童贯粘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建一场不世之功,武好古的“小买卖”不在他眼里。西门清人不在开封府,当然不能与会。而花满楼几日前倒是来了开封,还带来了几张地契通过法起寺的“和尚中介”,他已经帮武好古买下了郁州岛上的大片土地,足够起一处大庄园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此摊上了一个善于买房买地的名声,反正武好古没有让他马上参与到佳士得行的运营中来,而是叫他陪着武诚之去看房看地……现在武家可发达了,自然不能再住第一甜水巷的小宅子,而是要在开封府的西巷买一处价值十万缗的大宅。

    另外,佳士得行还准备在开封府城西寻找地皮建书画会馆,买地的事情也交给了花满楼。

    看着样子,武好古是打算把他培养成房地产公司的大掌柜了……

    顺便提一下,在武好古的计划中,书画会馆才是“佳士得唱卖行”的大本营,将要在那里的唱卖的还不仅是书画,还将包括土地、房产、珠宝、古玩、车马、奴婢等等一切可以唱卖的东西和……人!

    而且,书画会馆还会实行“会员制”,最好把开封府的豪门权贵都囊括进来,当然了……宋徽宗,也就是赵小乙肯定是“天字一号”会员!有了他这块金字招牌,那就不怕别的权贵不来。

    而权贵们都来了,那开封府甚至大宋其他地方的豪商自然也会打破头要加入……他们这些阔佬自然是付费会员!

    总之,会馆一旦做起来,不仅是一个躺着都能赚钱的勾当,而且还会成为一个汇集大宋政治精英和商业精英的所在,能够发挥的作用真的是难以估量的。

    不过会馆的建设和开办必须按部就班,现在是不能操之过急的,因为赵佶眼下还是端王,不是官家,轻佻一点不要紧,交际的人物太多太杂就不好了。

    眼下真正需要上心的,还是围绕“武赵斗画”和“花魁大比”展开业务。

    “忆之,等到花招儿弄好了,我还想再印一本画册。”武好古这时向纪忆提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问题。

    “画册?”纪忆愣了愣,这事儿该去和米友仁谈吧?

    武好古顿了顿,又道:“画册的名称就叫花魁。”

    “花魁?这是……”

    “就是开封府花魁娘子们的画册啊。”武好古笑道,“我想就从这次的花魁娘子大比开始,我们佳士得行就要参与进去,给花魁娘子们出画册……不是有七个楼参加吗?可以一楼出一本,李师师和墨娘子再各出一本,一共出九本。这还是第一期的计划。”

    这是要出写真集了!

    同时也是武大艺术家向大宋出版宣传领域开拓的第一阵!

    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艺术家,武好古的思路自然异于常人的。他的“出版宣传”路线不是从为国为民呐喊的报纸开始的,而是从刊登青楼花魁写真的画册开始的。

    他要做是不是大宋的大公报,而是大宋的花花公子。

    武好古接着说:“一本画册可以有十二到二十四页,全部是花魁和寻常角伎的写真和介绍,再配上诗词,一本卖个一缗钱,一个月出一本……可以吗?”

    这实际上也是一本娱乐月刊,上面刊登的实就是宋朝的娱乐明星……人家是“伎”,不是“妓”,偏旁不同,就是完完全全的两个性质了。

    “应该可以啊……”纪忆想了想,笑道,“一缗钱该是能卖出去,关键是东西得好,名头得大。画册不比文章,字印得差一点也能读。画册必须得画得好,印得精。”

    画得好对武好古来说不是问题,印得精……应该也没太大的难度,只要花钱请最好的师傅雕版,用最好的纸张油墨,总是能印好的。

    至于名头,有了“画中第一人”如果还不够的话,就加上李师师、墨娘子和七大花魁。和她们这个级别的角伎墨娘子不是角伎喝杯茶都得二三十缗,花一缗钱买个二十四页的写真集还嫌贵?

    “而且那些花魁、角伎应该也乐意,毕竟能替她们打响名头。不过这事儿我不方便出面,让墨娘子去说就行了。”

    纪忆现在已经勾上了赵佶,又得了章惇的赏识,是时候“洁身自好”一些了。

    而且他也没意识到花魁画册实际上是武好古产业布局的关键一步,走好了将会让佳士得行实现飞跃式的进步。

    花魁画册本身是属于出版业的,出版业的上游是印刷业,印刷业的上游又是染料、油墨和造纸。而和出版业平行的则是新闻和广告两个行业,出版业的下游则牵着教育。

    若是能从上到下全都发展起来,那可真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而且还有利于武好古染指大宋政坛的话语权……

    想要将这一连串产业发展起来的关键,在武好古看来就是钱!没有钱,是不可能发展出那么多产业的。

    所以武好古就决定从最容易赚钱的那一部分入手,这样才可以迅速打开局面。

    而这个突破口,肯定不是几文钱一张,上面都是文字的报纸,只能是一缗钱一本,上面印着娇滴滴的花魁娘子的花魁画册!

    这可是个两头都能收钱,说不定还能卖广告的画册!

    开头的九本是用来打响名号的,等到花魁画册在开封府的名头打出来了,武好古就准备将花魁做成月刊,每个月都推出一个花魁娘子和十二个金钗娘子。不仅开封府的角伎可以入选,大名府、应天府、洛阳府、京兆府、徐州、海州、密州、扬州甚至江南和巴蜀等地的美伎也都可以入选。

    而且……还得搞竞价排名!

    入选的“花魁”和“金钗”,还得免费做一次画模,由佳士得行派出的画师给她们画了写真,并且挂在佳士得画斋里面展出。将来如果真的大红大紫了,这幅写真又拿起唱卖了……

    总之,花魁画册的盈利能力,应该是绝对有保证的。

    而花魁的盈利,则可以保证佳士得商行在印刷行业中的投入。等到自营的印刷坊“养”出来的,佳士得行就能出版“年画”、“连环画”、“画报”和各种书籍,再以此为基础,进军新闻出版业。

    同时,在印刷行发展起来后,佳士得行还可以投资研发“彩印”技术,“彩印”又可以延伸出“染料”和“印染”,“印染”搞好了就能跨行进入纺织业了实际上,画家同“染料”、“印染”两个行当也不是隔着山的,他们在绘画过程中使用的颜料和染料其实是差不多的东西。而给绢画设色,实际上就是在“染色”。

    如果佳士得行真的能借助花魁画册,在未来几年乃至十年内成为出版印刷业、染料颜料业和纺织业的巨头。

    那么佳士得行就算步入了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大门了……

    未来的宏图大展是有望的,不过在大展拳脚之前,武好古和佳士得行还面临着人事上的困境。

    佳士得的底蕴太薄,根本没有人才的积累。

    想到人事问题,武好古忍不住就有点皱眉头,他对众人道:“现在商行的生意是不愁的,无非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可是人还是不够用。我看,除了唱卖的事情,传单的事情和建筑商馆的事情之外,就是人事最要紧了。得成立一个专管人事的……房,就叫房吧。商行之下就是科了。

    现在需要把账房、人事房、唱卖房和商馆房先建起来,稍后还要建一个画册房、书画房和印刻房。大郎,你看怎么样?”

    “我也正想这事儿呢,”苏大郎思索着说,“账房还是挺扬的,唱卖的事情我熟,唱卖房的管事儿我自己来,商馆房可以叫子虚花满山来管,至于人事房……”

    “元晖,”武好古笑吟吟看着自己的学生米友仁,“你来吧,你一定行的。”

    “老师,我是国子监生啊。”米友仁摇摇头,似乎有些顾虑。

    “国子监生就不能管自家的买卖了?”武好古笑了笑道,“佳士得行你米家有份的!

    而且,也没叫你用真名啊。就用米小乙这个名号吧,也不要你做多久,帮我做几个月就行了。现在毕竟是商行草创,人事房是最难做的时候,只有你能来了。”

    米友仁可是当过掌画学大宋美术学院院长和兵部侍郎国防部副部长的,一个小小的商行人士房还会管不了?

    而且,佳士得行人事房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挖人家的墙角。而私人的墙角肯定没有大宋封建主义的墙角好挖了。

    佳士得行挖人的重点,肯定得瞄准了各种官营的手工作坊。而掌握这些作坊的人,不是宫里的宦官就是那些荫补入仕的“官n代”。米友仁和这些“n代目”都熟,挖点人也不至于伤了和气。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