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向太后盯着图画上的“王才女”瞧了一会儿,并没有表态,只是问:“这幅图画得也好,谁画的?”

    “是武好古。”向宗良说,“过两天还会有曹家、石家、米家、杨家、韩家、李家、刘家等勋贵将门送画入宫,都是那武好古画的。”

    “都是他画的?”向太后扬了下眉毛,笑道:“那他可有的好忙了,那何时才能轮到哀家啊?”

    “大姐,哪有让您等的道理?”向宗回一笑,“您一句话,他还不得乖乖的来供您差遣?”

    向太后摆摆手,指了指“王才女图”,“替诸王选妃才是正事,哀家一个老太婆,有甚好急的?等就等吧。”

    “您可不老,”向宗良道,“您才五十,怎么能说老?现在开封府市井间七十八十的老太太都多的是。我看您身子骨可硬朗的很,怎么都能活九十岁。”

    “九十岁?那不成了老妖精了?”

    向太后嘴上怎么说,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她的身体一向“硬朗”,也没啥毛病翰林医官们都这么说的,他们一致认为向太后至少能活到八十岁……

    太医们都这么说,肯定是不会错的!

    向太后这时笑着又问:“对了,这些日子开封府市面上有甚趣事儿?”

    老太太贵为太后,尊荣无比,但是却享受不到普通人的那一份自由。在北宋,哪怕是勋贵官僚家的妇人,也可以经常出门游玩。可是宫中的后妃,却只能终日被圈在富贵牢笼里面,哪儿都去不了。只能听宦官和自家的亲戚说一些宫外好玩的事情。

    “大姐,这段时间,开封府市井中最有意思的事情有两件,”向宗回道,“一是王楼、潘楼、丰乐楼、遇仙楼、清风楼和八仙楼还有撷芳楼一同在办一个花魁大比,要选出七大花魁和一个花魁行首,而且选花魁行首的办法还是画选。”

    “画选?怎么选?”

    “就是将七大花魁的样子画在纸上,搁在一起,让开封府的士子庶民来丢铜板,谁得到的铜板最多,谁就是花魁行首。”

    “丢铜板?”向太后哈哈笑道,“这可真有意思……可就不怕有人弄虚作假,顾些人来投铜板?”

    向宗良插话,“就是选个花魁娘子,图个乐子,何必恁般认真?”

    “那另一件好玩的事情呢?”向太后又问。

    “另一件好玩的事情就是……”向宗回说了一半,突然看到哥哥在给自己打眼色,这才想起来第二件事情和端王有关,于是止住了话儿。

    “怎么啦?”向太后问,“怎么不说下去了?”

    “大姐,这第二件事情是……”

    “快说,快说。”

    “是端王和那武好古比斗画技。”

    “甚?”向太后一怔,“端王?他和武好古比斗?”老太太眉头一蹙,“这有点太轻佻了吧?”

    向宗良马上补充道:“大姐,端王没露自己的名号,而是以赵小乙的名义去和武好古比试的,那个武好古多半也不知道赵小乙就是端王。”

    “这还差不多。”向太后的眉头稍稍一松,然后又拧了起来,“可是那武好古画技恁般高明,佶儿如何是他的对手?输了可怎么办?”

    这老太太刚才还说赵佶轻佻,一会儿居然担心赵佶在斗画中输了不开心了……很显然,她是把赵佶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了!

    而且她也不觉得轻佻有啥不好,如今的官家赵煦倒是一点不轻佻,严肃的很!

    “输不了的。”向宗回笑道,“大姐,你知道他们要用甚法子分个高低胜负吗?”

    太后问:“快说,是甚法子?”

    “也是丢铜钱决胜负,和花魁大比一块儿进行。”向宗良说,“在两人画的十四幅花魁画,分成七组相比,在画下放上箩筐,他们觉得谁画得好,就往里面投一个铜板,不许多投,就投一个。

    最后只需要数一数铜板多少,就能分出两幅画的上下了。而取胜的一方,就把所有的铜板都拿走,等到七组画都比好了,就知道谁输谁赢了。”

    向太后一笑:“还有这种法子?那可不能让佶儿输了。”

    向宗良又道:“听说比完之后,还要把这些画拿出了唱卖……我看这回端王可是要赚上一大笔了。”

    ……

    把唱卖放在比斗之后进行的法子是佳士得合股商行大掌柜苏利达苏大郎想出来的。和武好古相比,他才是真正的奸商,脑袋里装得都是怎么把钱从客官的招文袋里面骗出来的法子。

    所以一看到赵小乙把李师师写真图挂到了丰乐楼,立马就有了趁热打铁进行唱卖的主意。

    唱卖可是武好古计划中佳士得行的主业啊!

    而要将这个主业一炮打响并不容易。因为书画行的交易方式早就形成了惯例,基本上就没唱卖什么事儿。

    如果没有一场足够吸引眼球的唱卖打出佳士得的人气和名气,唱卖想要在短期内成为书画文玩交易的主要方式之一是不可能的。

    而武好古和赵小乙之间的比斗……表面上看似乎是一场闹剧,但是知晓内幕的开封豪门勋贵,必然会去捧场。

    而且李师师写真图和墨娘子舞蹈图都可算得上是当事精品。

    墨娘子舞蹈图自不必说了,而李师师写真图虽然在绘画技巧上远比不上墨娘子舞蹈图,但是所画的对象却是昔日名满开封府的花魁娘子李师师啊!

    这个名头对苏大郎这个年纪的开封子是没有多大号召力的,可是对现在三十岁以上的开封子来说,那可是人人都想一睹其风采的。

    “这次的机会可不能放过了,一定得好好把握住。”

    在佳士得行的股东会上,刚刚被正式推举为大掌柜的苏大郎正眉飞色舞地说着自己的打算。

    “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不过这场唱卖不能马上进行,得好好……”

    “宣传,得好好宣传。”

    苏胖子正琢磨要用什么词儿的时候,武好古就提了“宣传”一词儿。

    “宣扬传颂……用的好!”纪忆也在原来属于苏大郎,现在成了佳士得行总行的茶楼里参加股东会,他笑着说,“崇道,你想怎么宣传?”

    “印花招儿。”武好古说,“忆之兄,元晖,你们知道开封府有哪家刻书比较好吗?”

    所谓的花招儿并不是耍花招儿,而是广告纸或广告传单的意思。宋朝的社会商业化程度很高,广告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现并且流行了。

    不过此时大部分的“花招儿”并不是印的,而是画出来的,反正开封府有的是三流小画师,让他们画个几十纸也不需要多少钱,比刻板子方便多了。

    但是武好古这次要的“花招儿”数量很多,还是刻板子比较划算。

    “刻书吗?”米友仁笑道,“当然是国子监啊,官刻监本,自然是最好的。其次是家塾刻本,凡是世家大族必有家塾,凡是家塾必有刻本,那也是不惜工本的好东西。质量参差不齐的则是坊刻本,大相国寺的东荣六郎书铺和集贤堂书铺的刻本都还不错。”

    纪忆则说:“坊刻书还是两浙和福建的比较好……其实我家就有个刻坊,开在明州,名叫纪家文字铺的。”

    武好古点了点头,刻书,或者叫印刷业肯定是武好古准备进入的行业这可是新闻和出版业的基础,而这两个行业的重要意义则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饭要一口口吃,生意也要一桩桩来做。

    “国子监的人肯接私活吗?”

    “肯啊。”米友仁一笑,“这年头连禁军都在干私活,何况国子监的匠人?”

    也是,开封府的房子那么贵,不接点私活,就国子监开的几个死工钱,雕版刻字的匠人非绝了种不可。

    “那版子就请国子监的人来弄吧,”武好古顿了顿,“传单上的画我来,字嘛……元晖,你来写吧。”

    这份“花招儿”武好古也是用了心思的这是广告行啊!北宋开封府的商家们本就会打广告,也有印在纸上的广告。但是广告的质量很差,没有精心制作,而且也没有专业的广告公司。

    因此广告行也是个碧蓝碧蓝的蓝海!

    另外,印在花招儿上画也可以看成连环画或漫画的起源,这可是武好古前世的本行。

    所以他准备亲自出手,将墨娘子和李师师的“漫画形象”画在花招儿上,再请米友仁这样的书法大家出手米友仁的书法并不在于开宗立派,而是能将名家笔法模仿到乱真,配上一段诗词。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份花招儿如果印好了,本身就是具有收藏价值的藏品。

    “好吧,这事儿学生来操办。”米友仁当仁不让接下了任务。

    他就是国子监生,又是米芾的儿子,在国子监里面人头太熟了。而且他们米家家塾刻书也是找国子监帮忙的,这事儿熟门熟路啊。

    “等花招儿印好了,”武好古对苏利达道,“挑出一部分精美的,送去各家大户名门,印得差一些的去国子监、太学、开封府学、潘楼街、界身巷、大相国寺和各处瓦子散发。”

    “这得不少人去做啊,”苏利达皱了下眉,“我们人手不多。”

    现在佳士得行的股东会刚刚成立,还任命了苏利达当大掌柜,张熙载做大帐房,此外就是十几个原来是苏家茶楼的伙计当跑腿的小厮。让他们去给开封府的大户人家送传单大概就要累断腿了,再要去街上发传单,那是根本忙不过来的。

    “找刘二狗的人去做。”武好古想了想,对穿着道装的刘无忌道,“他不是想当潘楼街上的老大吗?那就帮我做事吧。”

    所谓的“老大”其实是地痞流氓的老大。这个位子之前是赵铁牛的,但是铁牛现在逼上梁山了,所以潘楼街上的混混就没有了头头。

    而武好古作为书画行首和待诏直长,对潘楼街上的书画文玩行和地痞无赖是有支配之权的和后世武侠小说里面的情况不同,现实中大宋的江湖人物,绝大部分都是想当朝廷鹰犬而不得的,能被武好古这样的“大吏”驱使也算是有了后台。

    刘无忌笑了笑道:“行,我这就去说,叫他明日便来拜见。”

    “不须那么急,”米友仁插话道,“老师最近事多,等过一阵子吧。”

    武好古其实抽得出一点时间,不过他的好学生都说了,也就不驳了,点点头道:“叫他先把潘楼街管起来,拜见的事情可以等一等。”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