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镇安坊,青衣楼。

    这庭院,三进三出,面积不大,却是雅致到了极点,而且背靠着汴河,坐在小楼之上就能欣赏汴河风景,颇有一些匠心。

    李师师现在就慵懒的靠着小楼的窗户坐着,一身红色长裙,衬托出完全成熟了的婀娜躯体,岁月留在她那张粉靥上的痕迹,非但没有让这份美艳失色,反而让她显得更加诱人。

    “小乙哥,今日怎地又有闲暇,来奴这边?”

    在李师师对面,坐着两个书生打扮的男子,一个是高俅,还有一个则是高俅的“好朋友”赵小乙,也就是端王赵佶了。

    赵佶一向觉得自己是很有魅力的,比起那个“奉旨填词”的倒霉蛋柳永柳三变不知强了多少。

    论文采,他绝不再柳永之下这可是公认的,米芾、王诜、赵大年、吴元俞这些成名多年的才子都是这么认为的。

    论书法,他的一手字儿,米芾都自愧不如,听说蔡京见了都叫好!

    论绘画……呃,大约也就是武好古能压他一头了。不过赵佶觉得自己这几日临摹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受益颇多,大概除了武好古之外,全天下已经没有人能相比了。

    不过武好古的才气还是不能和自己相比的,因为他只有画才,而无多少文才、书才,更不用说音律、围棋、骑马、射箭、蹴鞠等等了。

    全天下,堪称全才之人,大约也只有端王赵佶一人尔。

    所以赵佶现在特别不愿意拿端王的名头去泡妞,拿个王爷的名头,就是自家的瞎子哥哥申王也猎尽天下绝色的。

    但是这有意思吗?这不就是用权位迫使女人就范吗?和那些一掷千金的土豪有何区别?

    堂堂天下第一才子,怎么能这样干?

    想到这里,赵佶就瞥了眼身旁的高俅。

    还是高俅这厮机灵,叫自己用赵小乙的名头去会墨娘子和眼前这位李师师。这才是才子会佳人,宝剑配英雄啊。

    而眼前这位李师师……想当年可是让张先、晏几道、秦观这些大才子都为之神魂颠倒的开封府第一歌伎,现在不照样倒贴上来了?

    “小生这几日在家中习画,颇有长进,便想画一纸美人图试试身手。而在这开封府中值得一画的美人之中,姐姐可称第一,因而今日便来姐姐这里了。”

    “你这小郎君正是会讨好人,奴的年纪明明都可做你的娘亲了,还一口一个姐姐……”

    李师师掩着嘴,吃吃笑了。

    但旋即,她便道:“如此,奴就随了你的心意吧。”

    高俅这个时候立了起来,笑呵呵道:“又是画画,没意思,太没意思……某家且去寻人耍一场蹴鞠。”

    赵佶笑道:“你啊,就是能武不能文,去吧,去吧。”

    高俅拱了拱手,便下来阁楼,又出了小院,不过没有去找人踢球,而是和几个端王府的侍卫一起守护着李师师的青衣小楼,嘴角却显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

    他这次算是够机灵,看出了端王殿下就好熟透了的妇人,那春兰和墨娘子都是“熟”的,而这李师师,不仅熟,而且还是名满开封府的花魁娘子,光是那几首写给她的诗词,就足够让她压倒纪忆家的墨娘子了用才艺征服李师师带来的成就感,怎么都能超过征服名不见经传的墨娘子吧?

    ……

    妖媚的眸光在赵佶身上扫过,真个叫赵佶心中大叫一声:真销魂也!

    “真不明白,你和那武大郎明明是惺惺相惜,又何必非要斗出个高下呢?

    你替奴写了真,是要挂在丰乐楼上和他比斗的吧?”

    “这样不好吗?”

    赵佶一边支着画架,一边反问。

    李师师笑了,“不雅了,书画本就讲一个雅字。以画会友,以画明志,以画寄情。可你和武大郎现在是以画斗气了……”

    “斗气?”赵佶一笑,“谁气了?”

    “难道不是?”李师师说,“他画了墨娘子,你就来画奴……还约了要画开封诸楼的花魁娘子进行比试。这不是斗气是甚?”

    “怎么是斗气?这不是很好吗?”赵佶朗声笑道,“会友、明志、寄情,雅是雅了,却只是关上门在屋子里玩风雅,不能让天下人共雅。

    而且……也无黄白之物落袋,你叫我和武大郎两个才子去喝西北风吗?

    师师姐,你可知道现在有多少好事家想买我和武大郎的画吗?听说现在已经有人开出八千缗要买挂在丰乐楼的墨娘子舞蹈图了。也不知道我画的师师姐能价值几许?”

    艺术品的价值大半靠炒!武好古和赵小乙的这番比斗,就是个炒作的过程。不少开封府的豪门勋贵知道内幕,就跟着捧场,而不知道内幕的好事家可就要当冤大头了……哦,也不算当冤大头,谁要能用合理的价格把这幅画买回去,那就是宋徽宗的知音了。

    李师师当然知道内幕的,她笑了又笑,“怎么都得值一万缗吧?不过你可不能独吞了,得分奴一半。”

    能值那么多吗?

    赵佶笑了笑,他可没恁般乐观。武好古的墨娘子舞蹈图可以说是古今未有的奇画,而且皇帝哥哥又刚刚“封”了他一个“画中第一人”,因而才有人出到八千缗。

    而自己今天要画的李师师图,在画技上是没有办法做到古今未有的。虽然有李师师这个卖点,不过一万缗还是有点难度的……

    不过四五千缗应该是有的……若能卖出这个价,便是说明自己不靠王爷的身份,也能在凭才艺悠游潇洒,绝不比那奉旨填词的柳三变差。

    他终究是靠青楼女子在倒贴,总有吃软饭的嫌疑。

    “好啊,分一半便分一半。”

    赵佶笑道:“不过你得做我一个人的画样子。”

    怎么着?这还是个细水……应该是洪水长流的买卖了?

    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李师师心中一阵狂喜,她虽然艳色无双,可毕竟隐退多年,而且又是大手大脚惯了的,吃的,用的,住的,无一不是好的,这荷包难免一日日瘪下去。

    现在不仅勾上了端王这个小才子,还得了这么一个躺着都能赚钱的勾当,真是太好了!

    ……

    “在下武好古,见过王娘子。”

    武好古这个时候也在和异性见面。为了今天的会面,他还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上了一件崭新的月白色锦襕衫,耳鬓上还少见的插上了一支腊梅花。

    如此打扮,自是为了给今天要见的女孩留下一个好印象。而他今日所见之人,就是端王赵佶,也就是未来的徽宗皇帝在历史上的真命天女,德州刺史王藻之女王娘子。

    这王娘子今年只有十四五岁,比武好古在大名府认识的潘素儿大不了多少。不过却显得恬静淡雅了许多,站在那里,身穿着一袭翠衣,俏生生的立在一座月亮门下,手中还握着一卷书,看着就是个才女。

    “武秀才。”

    王大才女屈膝弯腰,行了个福礼,用银铃般的声音对武好古道:“奴这样打扮,还上得了画吗?”

    “可以了,应该可以了。”

    武好古还了一礼,然后又对一旁坐在一把玫瑰椅上,做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道:“王刺史,您觉得这样可好?”

    这个王刺史不是驸马王诜,而是德州刺史王藻。他的女儿现在也待字闺中,而他家又正好符合皇家选妃的标准。因此也花了几千缗请武好古来给他女儿画像,本来以为武好古会过一阵子才到他家来。

    没想到昨天米友仁就上门来通知:“画中第一人”武好古今日就会上门武好古当然是第一个替王娘子画了,人家可是历史上的正牌皇后!

    而她能在一大堆名媛佳丽中脱颖而出,必然是有原因的!不是赵佶看对了眼,就是宫里面的太后娘娘喜欢她。所以武好古也就跟着历史走了,把最大的一注压在她身上了。

    王藻父女今日则是起了个大早,就在府里等着武大画家光临了。

    武好古和米友仁倒是没有爽约,来的挺早的,但是却没有马上动笔,而是不断让王小娘子换衣服,还在王府里面到处取景。忙活到了快近中午,才找到了一个充满雅趣的月亮门,还让王小娘子扮成了才女。

    “元晖,你觉得可好?”

    王藻看了一上午,眼睛都有点花了,而且他看来自己的闺女穿什么都好看,所以就没了主意,干脆问米友仁了。

    “好!”米友仁点点头,“王世伯,令爱的这装扮,端王殿下怎么样不好说,但是太后她老人家一定会喜欢的。

    太后她老人家年轻时,也是才女啊!”

    向太后年轻时什么样,米友仁听父亲米芾说过的并不以姿色侍君,而以才德著称!

    而眼前这位王娘子,论起姿色,别说潘巧莲,就是潘素儿都比不过,硬要说有什么好的,就是这份恬静淡雅了。

    且不论有没有才,反正装成个才女还是挺像的。所以武好古给王娘子选择的扮相,不仅最大限度突出了她的优点,而且还投了太后所好,显然是用了心思的。

    如果王娘子真的如历史上一样被选为王妃,又当上皇后,那她可就欠了武好古一份大大的人情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