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封城,右一厢,金水河畔。

    武好古的“老朋友”,入内nei侍省副都知刘有方的宅邸,这个时候正有客来访。

    访客是武好古的顶头上司,勾当翰林图画院的梁师成。翰林图画院的勾当官向来是两人,轮流当班。昨日当班的是梁师成,今日他便得了闲,跑来见刘有方问计了。

    现在已经是冬季了,外面虽然没有雪花飘扬,但是对上了年纪的老宦官刘有方来说,这天气还是冷得让他难以承受。

    在宅子的内堂上,这时摆放着一个火炉,火炉里炭火熊熊。

    刘有方抿了一口烧酒,捻起一颗罗汉豆放进嘴里,闭上眼睛咀嚼品味。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文士打扮的男子,正从招文带里面掏出一叠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私交子。

    这人,正是武好古的顶头上司梁师成。

    “副都知,这是姓武的孝敬您老人家的。”

    刘有方冷冷道:“那厮给你的吧?”

    梁师成苦苦一笑:“有甚办法?官家叫他来的,谁有办法赶他走?”

    “没有办法?”刘有方皮笑肉不笑地说,“老夫上了年纪,没几年活头了,也不在乎了……不过你还年轻,搞不好可得跟着他混一辈子!

    他现在就是官家亲口封的画中第一人,将来这翰林图画局还不是他的地盘?到时候你这个勾当官就得给他跑腿了。”

    “谁说不是呢!”

    梁师成也是欲哭无泪。别看武好古现在对自己挺恭敬的,将来怎么着可不好说。毕竟武好古是连刘有方都敢怼的狠角色!而且……官家现在正宠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赐个官,到时候梁师成还控制得了翰林图画局吗?

    梁师成一声叹息:“早知如此,就在书艺局呆着吧。”

    书艺局里面也有一个梁师成搞不定的人物,名叫贾祥,也是个内官。原本和梁师成一起做勾当官,但是因为此人资格老,对书法极有研究,所以牢牢把持了书艺局。梁师成在里面呆着没意思,就寻了个机会跑到图画局来充大王了。谁知道遇上了武好古这个“画中第一人”。

    这可真是亏大发了!贾祥再怎么,都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宦官,没几年活头了。而武好古才二十岁……梁师成怎么熬?

    “若嫌他碍事,”刘有方看了一眼梁师成,“办法还是有的!”

    “有办法?”梁师成道,“副都知要小底自请外放去做走马?”

    “做走马?”刘有方一笑,“不想你还有这等志气?

    你若是想去,老夫倒是可以安排的。不如去熙河路吧,章相公正在谋划对青唐吐蕃用兵,兴许是个立功的机会。”

    “副都知,您就饶了我吧,我哪有那本事?”

    梁师成连连摆手。他可不是童贯那样的军事宦官,他走的是文艺路线,专攻书法绘画。要他去和青唐吐蕃作战的前线当“走马”,那还不把他给吓死?

    刘有方看了眼梁师成,嗤的一笑:“谁叫你自己走?你不会寻个机会送姓武的走?”

    “赶不走啊!”梁师成摇摇头。

    武好古是官家下旨请来的,梁师成一个没卵子的阉宦想赶在他?活腻了是吧?

    “赶?老夫说的是送!”刘有方笑着摇头,他伸出右手,向上指了指,“往上送!”

    “往上……送?”

    刘有方道:“送他一场功劳,让他升官发财!”

    “让武好古升官发财?”梁师成看着刘有方,寻思着您老和武好古不是对头吗?

    看着梁师成还有点懵懂,刘有方干脆挑明道:“叫他去画谍画啊!这都不知道?

    眼下不是现成的机会?西贼大败,北朝蠢蠢欲动,两边的使臣也该频繁走动了。正好叫姓武的走一遭北朝,若是能回来,总归有功劳的。”

    北宋的情报工作和别的事情一样,也是多头管理,没人负责的。翰林画院、往来国信所、鸿胪寺名下的几个衙门还有枢密院北面房都可涉及情报工作。但是却没有一个真正负总责的特务衙门。

    所以情侦工作往往就附属于外交活动,而不是单独展开。只有当宋辽两国外交往来频繁的时候,才方便进行情报收集。而且由于大宋的使团往往在辽人的严密监控之下,因此情报调查工作的效率也不高。

    “谍画小底自是知道的,”梁师成摇摇头,“可是……可是画完后,他还是会回图画局的,多半还会得官啊!”

    “得官好啊,”刘有方笑道,“得了官就可以出职了……他不是能画谍画吗?你就把他的功劳往大了说,干脆荐他去枢密院、鸿胪寺,让他去和那帮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厮混在一起。”

    刘有方说完,起身拂袖而走。

    梁师成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忙躬身相送。

    刘有方的这招是官场上常见的招术,对于赶不走的对头,干脆送你一场富贵,让高高兴兴滚蛋!

    而且武好古不是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在翰林图画院里面称王称霸没问题,要是以伎术官身份去了枢密院画地图……那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还不得天天受欺负?

    看起来,这姜果然是老的辣……

    ……

    开封府城西,金明池附近的官道之上,几骑走马正缓缓行进。

    当先一骑,特别的高大。不仅马大,而且人高。骑在马上的是个十六七岁的青年,身着锦衣襕衫,披着裘皮斗篷,显得富贵逼人,跟在他背后的几骑,也都是鲜衣怒马,一看就知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出游。

    骑马的富贵公子,正是大宋端王赵佶,他今日便是去莲花庵寻找墨娘子的。不过不是去画墨娘子舞蹈图的。

    这图,真心难画!

    因为图上的墨娘子衣服穿少了,而且动作又忒妖娆,赵佶临了几次,都不得要领。后来米友仁送来了武好古给的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更是让赵佶一下步入了人体绘画的殿堂。

    不过仅仅是步入而已,还没到来去自如的地步。所以,他今天没有携带画具,不是去画美人的,而是去和美人相会的。

    高俅这会儿则骑马跟在赵佶背后,正反反复复说着武好古昨日面君和“默写速画”的事儿。

    “真的只有半刻钟?”

    “真的,”高俅说,“这是童贯亲口告诉小底的……那武好古只用一支铅笔,不到半刻钟就把他的头像画在纸上了。而且还和真人一模一样,比翰林图画院里面所有的人都画得好。

    后来他还默画了官家的半身像,只是盯着官家看了半刻钟,就把官家的样貌画了个七八分像。连官家都夸他是画中第一人呢!”

    “这倒的确是本事!”赵佶笑道,“改日我得好好见识则个。”

    赵佶已经有点服气了,不仅是因为武好古露的一手“速写默写”,还因为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

    二十种人体部位的样图,都画得惟妙惟肖,充满生意。光是这本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就足以让武好古在画史上的地位超过当世任何一位大家了。

    赵佶甚至认为,画圣的名号,或许也要转给武好古了!

    因为吴道子的“吴带当风”,实在比不上武好古的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

    而且,赵佶还发现,用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上的画法,是画不出墨娘子舞蹈图的。

    这说明,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仅仅是个入门教材。

    “大王,论语上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武大郎在画技上,可能做您的老师吗?”

    赵佶认真的想了想,笑道:“能……不过孤王还是得和他较量一番。因为绘画一图,并不只有写实。”

    对于武好古的人体写实,赵佶已经有点服了。

    但是他和武好古约好的“花魁绘画之比”并没有规定要写实啊。

    赵佶又道:“他的画……还是少了那么一点意境。”

    意境?

    高俅心道:这玩意说不清楚吧?

    赵佶顿了顿,又说:“我现在得到了他的人体结构样图二十四种,再加上吴带当风的技法,还是可以和他一比的。”

    其实赵佶并不认为自己会赢,只是想比斗一番……他这王爷,当得忒没劲了,连开封府地界都不能出,就是只关在笼子里面的富贵金丝雀。

    好不容易有一堆人来哄着他玩,还不玩个尽兴啊!

    高俅顿了顿,突然又道:“大王,您要这么说的话……小底觉得,您画墨娘子是很难胜过武好古的。”

    “哦?为何?”

    “因为墨娘子的身段忒婀娜,而且……这衣裳也忒清凉了,有伤风化。”

    “哈哈。”赵佶笑了笑,不置可否。

    高俅又说:“不过您不必跟着他画啊,他画墨娘子,您完全可以画别的娘子。”

    “别的娘子?谁啊?”赵佶问,“你不会叫我去画潘巧莲吧?”

    “怎么会?她的写真又不能挂在丰乐楼让人看。”高俅笑道,“不知大王听没听过这么一首生查子,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