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宋的翰林图画院居然是个兼职的特务机关!

    “守道兄,你说甚?我们画局还负有刺探敌情之责?”

    就在宣祐门内东郎画局的衙署之内,刚刚参观完画局各房,还和几个早就认识的待诏、艺学和祗候礼貌性的招呼了一番之后,武好古就从自己的顶头上司勾当画局的梁师成那里听到一件让他大吃一惊的事情。

    原来他进入的不是……不仅仅是一个艺术机构,而且还是一个特务机关!

    梁师成告诉他,翰林画院的职责除了完成宫廷交付的绘画任务,比如装饰画、人像画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且秘密的使命,就是利用画师身份为掩护,刺探敌国情报。

    看着一脸讶异的武好古,梁师成又笑了笑,显得非常和蔼……这好脸色可是武好古用两万缗的私交子买来的!

    这份厚礼已经超出了梁师成的心理价位,叫他如何不满意?

    梁师成笑道:“崇道,你很快就是待诏直长了,这事儿自该与你交待一番。

    我们画局的画师向来承担着绘制地图和谍画之责。画局所绘之地图,不仅有我朝的江山乾坤图,还有西贼和北朝的山川形势和城池河流。此外,北朝、西贼、高丽、大理等诸国的人物风情,也都需要画局的画师去画了,再给官家和两府的宰执观看。

    崇道的界画和人像写真号称天下第一,将来是少不了要跟着往来国信所的信使前往北朝的。若是能画下燕山形势和辽主样貌回来献给官家,那边立即就能赐官了。”

    原来北宋的翰林图画院不仅兼有特务机关的功能,而且还是一个军事测绘部门!

    这样的安排在后世看来完全是瞎胡闹,相当于中央美术学院干了一部分国防部和国家安全部的工作。不过在宋朝来说是完全正常的,因为这个时代没有照相机,没有卫星。地图、人像全靠手工绘制,如果大宋官家想知道辽国的皇帝和文武重臣长什么样,不就得派出“人形照相机”去画吗?

    至于画地图和画城关的差事,不给专业的画家还能给谁?枢密院北面房的文官?不可能啊,科举考试又不考这个。禁军的军官?林冲、陆谦这样的,他们画出来的图能看吗?

    所以还是叫翰林画院的画师去画吧。因此大宋的翰林图画院就莫名其妙成了一个特务机关和军事测绘部门了。

    这时武好古也想起了一个宋太祖年间的典故,宋太祖赵匡胤就曾经派出翰林待诏王霭以使臣身份前往南唐,偷偷画下了南唐大臣宋齐丘、韩熙载、林仁肇的写真。还利用林仁肇的写真图搞了个离间计,让李煜杀掉了自己的大将。

    另外,在流传后世的宋画中,还有不少疑似“谍画”的作品,比如关山行旅图、峡岭溪桥图、柳塘牧马图等等。

    还别说,哲宗赵煦还真是有点“识人之明”的。武好古前世可是苦练过速写和素描的,如果追求速度的话,五分钟就能完成一张人物速写。这个速度到了大宋,还不是妥妥的谍画第一人?

    而且,武好古在前世还帮人做过工笔写实风格的中国地图,对于中国的山川地形还算熟悉。画出来的地图,大概也是天下第一的。

    有了这样的本事,想要在翰林图画院里混个官身,成为大宋的王牌间谍似乎也是小菜一碟。

    不过他还是很有一点哭笑不得,自己怎么糊里糊涂的就成了大宋王朝的一个高级特工人员了……

    “梁供奉,新来的待诏直武好古可在?”

    就在武好古对于成为特务这个现实还有点难以接受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然后就是房门被推开的吱吱声。

    “原来是杨供奉。”梁师成一边应着话儿,一边拉了一把武好古的衣袖,“崇道,咱家给你介绍,这位是御药院的杨供奉,如今可是殿上侍奉官家之人。”

    供奉是宦官的一个阶官,算不上高品,但是也不小,属于中层。御药院则是入内nei侍省下权力极大的一个衙署,所管辖的范围是极广的,其中一项就是派出殿侍紧跟在官家左右在官家和宰相问对时,唯一可以在常侍奉的就是御药院派出的殿侍!

    而这位杨供奉,就是在崇政殿中侍奉官家赵煦的殿侍之一,是赵煦的心腹宦官,单名一个戬字,约莫三十多岁,面皮白净,身材瘦削,穿一身做工考究的绿色袍服,头戴一顶用貂尾装饰的冠帽,手持着一个拂尘。

    “小底见过杨大官。”

    武好古连忙躬身行礼。他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位杨供奉就是位列六贼的杨戬,不过该尽的礼数还是得尽的。

    杨戬瞥了武好古一眼,道:“早就听人说你是画中第一人,今日一见,不想如此年少。

    也罢,官家宣你去见,且随咱家来吧。”

    武好古闻言却没有挪步,而是又施了一礼,“小底的确年少,也不知宫中礼仪,今日得沐清光,实在惶恐之极,还望大官指点一二。”

    说着话,一张叠成豆腐干状的“私交子”便塞到了杨戬手中。杨戬接过“私交子”看也不看就收了起来,再开口的语气,又比之前和气了不少。

    “官家为人随和,你也不必太过惶恐,入殿后行揖拜之礼,殿下站立,除非官家许可,否则不可直视天颜,也不可言语喧哗,官家问话后才可如实应答。另外,尽快显得庄重沉稳一些。”

    在大宋跪拜大礼并不多见,便是面君也不一定要跪下去三拜九叩,只有在隆重的大朝会每年元旦、冬至才有,三年一次的郊祀大礼上才需要行跪拜礼。常朝参见,行肃拜作揖礼即可。

    淳化三年时,太宗赵光义令有司申举常参礼仪十五条中就规定:常参文武官或有朝堂行私礼,跪拜,待漏行立失序,谈笑喧哗,入正衙门执笏不端,行立迟缓,至班列行立不正,趋拜失仪,言语微喧,穿班仗,出阁门不即就班,无故离位,廊下食、行坐失仪,入朝及退朝不从正衙门出入,非公事入中书。犯者夺奉一月;有司振举,拒不伏者,录奏贬降。

    也就是说,官员在平常参见中给皇帝老子磕头是不允许的!

    至于老百姓见到皇帝老子的时候,是跪拜还是作揖,都是可以的,就算连揖都不做,也不会砍脑壳的。根据宋代绘画迎銮图、舆驾观汴涨图和望贤迎驾图上所显示的信息,宋朝的老百姓见皇上的时候都没啥规矩……

    交待了一番之后,杨戬又照例验看了武好古刚刚拿到的腰牌,然后就领着武好古出了画局,沿着一条甬道向北行走了约几十步,就到了崇政殿前。

    武好古留在殿门外,杨戬进殿回复。

    很快,殿中就传出话来:“宣武好古进殿。”

    这是武好古第一次觐见天子,诚惶诚恐是有一点的,不过更多的还是惋惜。虽然史书上对于大宋当今的哲宗天子评价不高,但是哲宗在位时宋朝对外两败西夏、收复青唐,对内民生也算安泰。如果他能有宋徽宗那么长寿,大宋在他的领导下,或许能安度由辽国崩溃引发的变乱也不一定啊!

    武好古进殿的时候,发现在有些阴森的大殿中还站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是那个长胡子的宦官童贯。

    不过武好古也没功夫去想童贯和自己同时出现在崇政殿是不是有什么缘由,只是依着杨戬的交待,冲着御座所在的方向行了肃拜之礼,又大声通报了自己的姓名,然后就肃立不动。

    赵煦也没有去考究武好古有没有殿前失仪,只是远远看了他一眼,然后发出了和杨戬同样的感慨:“不想如此年轻。”

    他本来以为武好古该是在画坛成名多年之人,怎么都该人到中年才是的。没想到却是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几岁的青年。

    “你多大年纪。”官家又问。

    “臣年二十。”武好古如实回答。

    他的生理年龄是二十,不过却练了三十年以上的画技,早就不是“废纸三千”古人习画条件有限,不可能如后世一样敞开了画,而是“废纸十万”了。论起功底之扎实,普天之下的确无人能及。

    “毗沙门天图是你画的?”

    “正是。”武好古答道。

    赵煦还是难以置信,又问:“那就画上一纸吧。”

    这是要考试了。赵煦觉得之前随口就给了个待诏直,考都没考,的确有些唐突了。现在发现武好古那么年轻,觉得需要补考一下。

    他一指站在大殿内的童贯道:“便画他吧,须得多久画好?”

    武好古知道皇帝要考自己,这可是他入翰林图画院的第一考!

    要是考砸了,翰林待诏直可就没了……到时候他就成了开封府书画行的笑柄,而且送给梁师成的那两万缗钱,也都打了水漂!

    这官家赵煦,还真他妈难伺候!

    “若陛下想一考臣下,有一刻钟即可。”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