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汴河大街上,潘孝庵潘大官人的宅子里面,武好古和潘巧莲双双而至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潘巧莲是和端王赵佶一起走的,来的时候,赵佶变成了武大郎

    站在门口望眼欲穿,等着妹子家的潘大官人,顿时就有挨了一闷棍的感觉。

    这是怎么事?

    武大郎这臭小子怎么又和自己的好妹妹勾搭在一起了呢?

    端王殿下在哪里?他便是不亲自送潘巧莲家也该派高俅走一趟啊!怎么变成了武大郎?难道难道端王殿下知道了武大郎和潘巧莲的情事儿?

    自己的国舅爷就要没有了?

    想到这里,潘孝庵连拔剑砍死武好古的心思都有了。不过心思归心思,大庭广众下砍死妹子的情郎还是不行的。

    况且,皇后大位的角逐也不是恁般容易的,涉及到的因素太多了。比如官家的意思,向太后的意思,宰相的意思若是向太后和官家心里有了人选,轮不到潘巧莲做皇后,那武好古也是不错的妹夫人选。

    “大郎,十八,可把你们等来了。”

    潘孝庵四下望了望,没见到什么不该出现的人,便连忙将武好古和潘巧莲请进了自己的宅子,还一路把他们带进了内堂。

    “大宅门里是非多,你们两个以后还是少见面为好,省得有人嚼舌头根子。”

    在内堂里面坐下后,潘孝庵就一脸诚恳地对武好古和潘巧莲说。

    “知道了,”潘巧莲并不怀疑哥哥,只是笑道,“奴以后会小心的大武哥哥,你以后也得小心些才好。”

    “那就好,那就好了。”潘孝庵连连点头,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妹妹叫武大郎小心什么?难到是小心自己?

    武好古知道潘巧莲还在吃墨娘子的醋,她的话是叫自己离墨娘子远一些,人家现在是端王赵佶的女人了!

    不过正是因为墨娘子看上去要归端王了,潘巧莲也就没有继续吃醋况且,武好古只是为墨娘子画了幅画,又没有做别的事情。

    潘巧莲心道:应该没做吧不过就算有甚底也不要紧,那女人落到端王手里,不会再吐出来了。

    “知道,知道了。”武好古苦笑道,“接下去可得忙上一阵子了这些日子到画宅订画的人太多了,光是订金就收了超过五万,恐怕得忙上几个月才能画完。

    另外,还得筹备画商行的事情城外的会馆,城内的保真画斋,都得尽快建起来。画斋最好能在花魁大比结束前开张,这样就能将我和端王所画的二十幅画都放进去供人观摩上一阵子了。

    只要能打响招牌,那下面的生意就容易做了。”

    武好古慢慢说着自己的商业计划,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计划,不过是些摸着石头过河的设想。

    他是个不错的画家,但并不是一个商业上的管理人才。对于如何创建并且打理一家商行或者公司,是没有多少经验的,一切都得摸索着来。

    幸好他挑了一个自己非常熟悉,而且是有高利润的行业入手。这样管理上就算粗放一些,利润还是有保障的。

    若是冒冒失失进入一些低利润的行业,比如开个饭馆,以他的经营水平,多半会亏得血本无归的。

    潘巧莲听着很感兴趣,显然她并没有想到自己有可能成为皇后娘娘,而是一心一意准备当个逍遥自在的老板娘。

    而潘孝庵根本没心思听这个,他的注意力都在妹妹身上,看到妹子的表情,就有点心焦了。

    他这些日子,其实也在端王府和刘有方那里使了钱。知道端王殿下和自家妹子相处的还算愉快。虽然没有看出什么男女之情,但至少两个人能说到一块儿,玩到一块儿。

    这就已经可以了毕竟别的皇后大位竞争者,端王殿下连画像都没见过!

    潘巧莲的领先优势,还是颇大的。

    生意上的事情谈得差不多了,潘孝庵正要在家中设宴,招待武好古时,门外女使突然来报,“有武家人前来,在门外求见。”

    武好古一怔,忙站起身来。

    这几日他可一直在等宫中的宣召,现在家里来人,莫非是宫里的官家、太后想要自己去画图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从门外走进一人,正是武好古的弟弟武好文。他没有和哥哥一起送潘巧莲家,而是自己先了第一甜水巷的宅院。

    “大哥,快些家。”

    “怎么了?家中出了何事?”

    “宫中来人了,是翰林图画院的梁大官,是有敕命于你,让你立刻返家中。”

    梁大官就是梁师成,原本是勾当翰林艺局,在刘瑷去西军当走马后,就被任命为图画院的勾当官了。

    这个人,日后可要位列六贼的,而且还号称是苏东坡的私生子,还以中官身份中了进士,可是个大牛!

    武好古正巡视着要结交一下梁师成的时候,潘孝庵已经大笑着给他道喜了。

    “恭喜大郎,看来要不几日,你便不再是布衣了。”

    潘巧莲更是大喜,笑道:“大武哥哥,终于等来了,快些去吧若是得了绘画称旨,就叫张二郎张熙载来通报则个。”

    “好,好的,”武好古吸了口气,冲着潘大官人一拱手,笑道,“十一哥,那好古便先告辞了。”

    梁师成说起来也是武诚之、武好古父子的熟人,因为武家画斋的主营其实是画不仅有绘画,还有法作品。而梁师成之前管的是翰林艺局,是负责宫中法作品的收集、制作和管理的,也从武家手里进过货,上次的退货风波也有他一份。

    不过那时他是奉命行事,而且也没怎么出头,所以也谈不上和武家结怨。

    当武好古跟着弟弟武好文急匆匆到第一甜水巷的家宅中的时候,穿着一身绿色官袍,面白无须,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梁师成正在厅堂里面和武诚之一起喝茶说话。

    “大郎,快过来拜见梁大官。”

    看见儿子进来,武诚之连忙招手唤武大郎上前。

    “见过梁大官。”

    武好古上前行了一礼,并不是磕头大礼,仅仅是拱了拱手,弯了下腰这是宋朝平民见官的标准礼仪,叩头什么的那是认罪哀求的时候才行的礼。

    “不必多礼,先接敕命吧。”

    梁师成满脸堆笑,显得非常客气,说话的声音也极温和,没有一点“大奸臣”的模样儿。

    说着话,梁师成就站起身,取出了一封黄麻敕。宋朝的“王言”,也就是民间所谓的圣旨是分为:制、诏、诰、敕、旨、册、谕、令、檄等类型的,各自代表不同的概念。

    其中诰和敕,是指官吏接受封赠的寻常文,一般是黄麻纸上写的。其中封赐五品以上官吏称之为诰命,五品以下则称为敕命。

    另外,和后世人们想象的不同,在宋朝接受敕命是不需要行跪拜大礼的。跪拜大礼在宋朝是相当隆重的,不是后来的大清朝,官员百姓动不动就矮半截。

    在宋朝,只有“宣麻”才需要跪受制不是诰和敕,而“宣麻”的意思宣读写在白麻纸上的制。根据宋代礼制,自妃后、皇太子、亲王、公主、宰相、枢密、节度使并降制,用白麻纸!

    所以武好古想跪还没资格呢!

    另外,“宣麻”时的制都是翰林学士亲自起草的。而敕则是“海词”,就是现成的训词,写上名字就能用,人人都是一样的。

    而今天梁师成带来给武好古的敕命,就是一份“海词”,内容是敕命武好古为翰林图画院待诏直长!

    没错,并不是绘画称旨,而是待诏直长,就是之前陈佑文担任的那个差遣。待诏直是略称,正式的称谓就是待诏直长。

    这下武好古稍微有点傻眼了。

    因为待诏直长只是大吏,并不是官,而且要得官也没有绘画称旨那么容易,根据规定,必须十年无过,才能出职为官。

    当然了,并不是说这差遣不好。

    实际上,开封府画行里面所有的人除了武好古,都是情愿当待诏直长而不愿做绘画称旨的。

    因为绘画称旨就是个空头名号,没有一点实权。而待诏直长则是翰林图画院内的三号人物,上头就是俩勾当官。而且还是开封府画行当然的行首,画行里所有的商家都得巴结待诏直长。要不然不仅宫中的生意没得做,待诏直长还能利用画行首的地位整治商家,比如开具不利的鉴定文,比如和买商家的珍藏等等。

    谁要有了这个差遣,一年有纯的一万缗进项去除给上峰的孝敬后都不必动笔绘画。

    不过这份差遣也不是轻易可得的,绘画高手是肯定的,一般还得在翰林图画院多年任职熬资历,还得拿出一大笔来孝敬打点,才能补了这个缺。

    武好古一没入过翰林图画院;二没孝敬打点,而且还和刘有方结了梁子,怎么就得了待诏直长这么个肥缺了?

    这事儿不会又是刘有方在使坏吧?

    这老家伙怎么没完没了啦!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