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事情的发展还算顺利!

    只是还算而已。

    因为武好古本来只想自己一个人搭上端王赵佶通天梯,最多再带上郭京、刘无忌两个好基友。可是没想到,现在变成了一堆人围着赵佶在拍马屁

    而且武好古的马屁功夫看起来也不够高明,至少比不上纪忆纪大官人。

    另外潘巧莲这丫头不知怎么的,和端王赵佶仿佛很亲近。

    虽然看不出两人有什么男女之情,但是眼下毕竟是宋朝啊,这种关系似乎也不大对头。再说了现在又是端王选妃的关键时刻,这潘巧莲不会变成潘皇后吧?

    “十八,这些日子我去寻了你几次,你十一哥总拦着不让我见你”

    酒足饭饱后从丰乐楼里出来的时候,武好古和潘巧莲都不约而同走在众人的后面,接着这个机会,多日不见的两人,总算能说点悄悄话了。

    一听武好古提起这件事,潘巧莲的秀眉也蹙了起来。

    “也不知是谁在嚼舌头,说我们俩私奔了你也知道的,将门是非多,十一哥也是为我好。”

    武好古听了,忍不住看了眼被一堆人围在中间的端王赵佶。

    “十八,你怎么和他一起来我家的?他可是”

    潘巧莲没有从武好古的话中听出醋意,只是说:“这事儿也赖你,上次在潘家园给我画的写真出了大名气,他也知道了,就叫人索了去。临摹不过瘾,还要画真人。

    不过现在好了,他要去寻你的墨娘子了!”

    什么叫“你的墨娘子”?

    武好古也听出醋味儿了,连忙笑着解释道:“那不是为了和赵小乙比试嘛不对,这事儿怕是纪大官人的一个局吧?”

    潘巧莲瞥了自己的情郎一眼,低声说:“才看出来啊,你呀就是人家的梯子!”

    可不是嘛,纪大官人现在就跟在赵佶身边,聊得可起劲儿呢!看来赵佶和他,是相见恨晚啊!

    若是来日赵佶登基亲政了,纪忆还不得红得发紫发亮?搞不好还能当上蔡京老贼的接班人,成为北宋新党的第四代掌门人如果北宋还有未来的话。

    “做梯子就做梯子吧,”武好古看了眼高高大大的赵佶,低声对潘巧莲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少个敌人少堵墙我看纪忆之是个人物,将来肯定有用得上的时候。”

    武好古知道自己不是做官的料,也不打算在官场上呼风唤雨,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不需要官场上的朋友。

    相比勋贵和北人背景的米友仁,南人和平民出身的纪忆才是有资格进入新党核心的人物。

    而且米友仁的学识儒学肯定不如纪忆,不一定能考上进士。若是考不上进士,未来要出头就不容易。

    所以能结交上纪忆这个朋友也不错!说不定将来可以通过他去影响宣和北伐的结果。

    潘巧莲看了武好古一眼,还是摇摇头:“纪忆之眼里未必会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不过我们也不做大事,面子上他总还是会敬你一些的。”

    “若是要做大事呢?”武好古试探着问。

    “做大事?你要做甚大事?”潘巧莲又些警惕地看着武好古。她根本不希望武好古去做大事,不仅不希望,最好武好古连那个心思都别起。

    因为生在将门的潘巧莲本就是游走在大宋权力核心周围的人物,知道那些可以做成大事的人,都是什么样的?都付出了什么?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只是说说,”武好古笑了笑,“我能做甚啊?”

    他也知道潘巧莲的心思,可是未来的历史进程如此悲惨,不由得武好古不努力奋斗。

    潘巧莲点点头:“那就好不过你若真的要做大事,那以后就没有朋友,只有同党了!

    现在关系再好,将来一旦处于不同阵营,可就是死对头了!便是同党,为了利益,还是会斗个你死我活的!”

    她顿了顿,笑道:“不过,想要做大事,你得先考个进士你考得上吗?”

    “考不上啊!”武好古摇摇头。

    可做大事一定要考进士吗?

    武好古可不这么认为,而且他还知道自己的大事如果不成功,纪忆马屁本事再好,将来也是挡不住女真铁骑的!

    丰乐楼是在马行街上的,众人从丰乐楼出来,沿着马行街向南,行到潘楼街和马行街相交的十字街口时,便要分手了。

    赵佶和米友仁、马植一起走了,郭京、刘无忌、林万成、林冲四人则折返向北,往北厢的住所而去。

    武好古、武好文、纪忆、苏大郎还有潘巧莲一起,则沿着潘楼街往东走。今天的天气很不错,晴空万里,也没有什么风,走在街上感到非常温暖。因此潘楼街上也是人头攒动,各种各样的小吃摊都摆了出来,飘着香气,吆喝声不绝于耳。

    这一幕,又让武好古想起了自己在后世生活工作的城市,也想起了二十多年后的天倾之劫。

    所以大事儿还得干,可不能遂了潘巧莲的心思。

    “忆之兄,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现在已经是武好古和纪忆并肩而行了。

    纪忆闻言苦苦一笑,对武好古道:“既然入了官场,便是要努力向上,耍点手段也是不得已。

    其实还是崇道你比较自在啊,风流才子一个,又有大把的钱可使,可以云游天下,自由自在,便是宰相都不如你快活。”

    “宰相?”武好古一笑,“那么是忆之兄见过章相公了?”

    “几面之缘而已。”纪忆笑道。

    还真会巴结大官!

    武好古心想:历史上他不会是受了章惇的牵连,在宋徽宗即位后就淡出官场,最后湮灭在滚滚历史长河中了吧?真要那样,自己可就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了。

    “看来忆之兄今后定能飞黄腾达,在下可得交你这个好朋友。”

    纪忆应景似的大笑:“崇道,你我现在就已经是至交好友了对了,那位马植是何来头?我看他不大像商人啊。”

    “不像商人?”武好古早就知道纪忆会问起马植了,所以没有感到诧异,“你觉得他是何人物?”

    纪忆眉头微皱,“他像高丽人。”

    “像高丽人?”武好古一愣,马植哪里像高丽棒子了?

    “这几日住在同文馆里面的高丽枢密院知奏事尹瓘的气质就和他挺相似的。”

    纪忆提到的这个高丽大臣的确和马植有差不多的背景,他出身在高丽功臣之家,是坡平尹氏的嫡子,虽然是状元出身的文官,但是高丽的科举主要是拼爹的。

    所以尹瓘受得并不是科举应试教育,而是和马植一样,允文允武,还会带兵打仗和宋朝文官在后方运筹帷幄的带兵方法可不一样,人家是要临阵指挥,而且兵有时候还是自己练的。

    “这尹瓘是何等气质?”武好古问。

    “不似文官,也不像武将,似乎是兼具两者之长。”

    “允文允武,”武好古一笑,“古之名将,不多是如此吗?”

    纪忆一想,点了点头,皱眉道:“对,就是这样可他一个商人,又何来这等气质?”

    武好古说:“他不是商人他现在就住在米府,等过上几日,我把他约出来和你单独见面如何?”

    纪忆显然发现了马植的价值!今日宴席上马植说的那一番话,肯定会引起他的注意。

    “那便多谢了。”纪忆笑着一拱手。“今日就此别过,待来日各楼花魁选出来了,再请你去莲花庵画画吧。”

    “好,”武好古笑道,“一言为定。”

    说完这番话,纪忆又和武好文招呼了一下,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语,便就此别过,快步往任店街上的宅邸走去。

    今天他可是收获颇丰,而接下去还有许多事情要安排,可要忙碌一阵子了。

    “你拜了武好古为师?元晖,你家可是画双绝啊!”

    “大王,那武好古在绘画一图上的本事可比我强太多了,不服不行啊。”

    “强太多了?孤王怎不知道?”

    “大王,我家有一些老师亲笔写的绘画册和样图,明天我给您送去,您看了就知道了。”

    “那他的画比孤王”

    “这可不好比,绘画一图,写实写意,各有千秋,我师父的本事在写实上面。若无师父的教导,以在下的愚笨之资,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达到师父的三成。”

    “他真的恁般厉害?”

    “真的,我师父的绘画本身可高强了。”

    天色将近黄昏的时候,武好古的好学生米友仁已经亲自将端王赵佶送王府了。还跟着赵佶一起进了房,见到了赵佶画的一大堆“潘巧莲图”。而且他一看就看出了赵佶并没有掌握武好古人体绘画的皮毛,基本上还循着“吴家样”的路子在画。

    虽然通过临摹潘巧莲写真图掌握了潘巧莲的脸部和手部的绘画法方,加上“吴家样”的衣带当风,也能画出不错的人像图,但是绝对画不了衣服穿得很少的墨娘子。

    好在武好古已经教了米友仁不少真本事,现在米友仁正好拿出来转授给赵佶,这样赵佶就能继续玩下去,也会知道自己和武好古的差距有多大。同时,米友仁也会得到一部登天之梯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