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你……”

    米友仁这个时候看见赵佶了,他当然是认识端王赵佶的,米家父子本就是开封府书画圈中最顶尖的存在,和驸马王诜是一个级别的,且又是顶级亲贵,怎么会不认识赵佶?

    不过他还是被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赵佶给惊住了,抬起手指着赵佶好一阵结巴……也许他根本没惊到,武好古心说:只是假装吃惊。

    “元晖啊,”赵佶怕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号,连忙插话说,“我是赵小乙啊,不记得了吗?”

    “赵小乙?你是开封府布衣书生赵小乙!?”

    赵佶话音未落,纪忆和米友仁同时惊呼起来。

    两人都是一副看见大明星的表情,就差上去求签名求和影了……不过武好古可不相信这两位会不知道赵小乙就是端王赵佶。

    他们可都是消息灵通人士啊!

    看来做官还是要有点演技才行的。

    赵佶不知道自己遇上了两个“好演员”,心里自是得意洋洋的。特别是对纪忆的印象又好了几分。因为纪忆的面部表情显得特别“可爱”,将崇拜、迷恋和敬佩等复杂的表情诠释的淋漓尽致。

    真是个好官啊!赵佶也认出了纪忆心想:以后若天遂人愿了,得提拔则个……

    顺便提一下,赵佶和纪忆之前之是远远见过对方,因此一下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原来是小乙哥啊,在下开封苏大郎,您的画画得太好了,在下实在太喜欢了,今日一定要求上一纸,至于润笔,您开个价吧,在下绝不还价……”

    苏大郎这个时候已经捧着一叠交引凑上来了,一张胖脸上满满都是尊敬,这个面部表情,可不比纪忆差多少啊。

    又是一个好人儿!不知道有没有官身?若是没有的话,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大宋怎么能让这样的好人做一介平民呢……赵佶看了看那叠厚厚的交引,没有打算拿,不过心里那个得意啊!还得意洋洋看了眼武好古,仿佛在说:看到没有?市场已经给出了评价!

    又是一个马屁精!

    武好古心想:你就不能有点骨气吗?做人要有骨气,要堂堂正正!我武好古怎么尽交这样的朋友?

    想到这里,他一脸正色地问纪忆道:“忆之兄,墨娘子没有来?”

    “墨娘子?”纪忆一怔,“没有啊……她不是一直都在城西金明池西南的莲花庵吗?”

    美人儿原来在莲花庵啊!

    赵佶马上就不动声色,记下了地址……他不打算再提这个问题了,作为大宋的亲王,他不能太轻佻了。

    打算停当之后,赵佶又将目光投向了雅间里面还没有什么表现的二人,马植和张熙载。

    张熙载还好,他不知道情况,所以就端出一副恭喜发财,人畜无害的表情。赵佶没怎么在意,然后他就被长得威风凛凛的马植给吸引住了。

    马植也在看他,瞪着眼睛,显得非常惊讶。他当然不知道赵小乙就是端王赵佶下一任大宋官家的热门人选!而且他也不知道“开封布衣书生赵小乙”什么的。

    这几日,他几乎天天和童贯见面,畅谈北朝军政,哪有心情关注文人斗画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不过看纪忆、苏大郎、武好古等人对这位赵小乙的态度,也就能猜出此人的身份一定不寻常了。

    “这位壮士如何称呼?”赵佶看着马植,称呼他为“壮士”。

    “在下马植,河北人士。”马植见赵佶被人众星捧月一样,也不敢怠慢,起身行了一礼。不过并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说是河北马植。

    “河北人士,”赵佶突然想到了日趋紧张的辽宋关系,于是又问了句,“河北哪里?”

    “河北东路,清州。”

    清州就是日后的河北青县一带,现在是个面积很小,地势狭长的州,北面靠近宋辽边境的界河就是海河,南面和东面是沧州,西面则是信安军、霸州和河间府。

    由于黄河北流正好从清州过境入辽,使得原本战略地位并不特别突出的清州,一下子成了宋朝君臣非常关注的地方。

    一旦清州有警,大宋恐怕就有大难了。

    “清州地方上可安稳?”赵佶问,“北面可安稳?”

    “安稳,”马植道,“黄河北流虽然害了沧州和河间府,不过对清州却是好的。”

    “好?”赵佶有些不明白。

    马植笑道:“清州如今成了宋辽交易的要冲,由黄河北运南来的货物,都要从清州过。

    至于北面……某家就是个商人,不大清楚状况。就知道北面如今自己也麻烦缠身,根本抽不出他们的宫帐军,就是一些京州兵在瞎咋呼。”

    “北面麻烦缠身?”赵佶感兴趣地问,“是甚麻烦?”

    “阻卜。”马植道,“就是漠北草原上的那些游牧之民,如今号曰阻卜,有东南西北四部,北阻卜七年前就反了,契丹人一直和他们打到现在,都还没有平定呢。”

    “还有这等事情?”赵佶有些吃惊。

    这个时代消息闭塞,便是他这个亲王,对草原上的事情也所知不多这当然也是大宋朝廷有点忽视情报工作造成的。

    历史上北阻卜和契丹打了十几年,都不见有宋朝暗通北阻卜的史料出现。而宋金联盟,完全是辽国汉人马植在一手操办,如果不是他,大宋朝廷估计要到女真席卷燕云时才会知道辽金战争的事情。

    “此事千真万确。”马植道。

    他对大宋国内的“不知辽”也有点惊讶。大宋一方面有严重的恐辽症,同时又不知辽,似乎也没有派出大量的细作往辽国刺探……若是大宋真的想在将来复燕平辽,一定得多搞些细作,最好成立一个专门刺探外国情报的衙门!

    赵佶想的没有马植那么深远,他只知道这回大宋终于能扬眉吐气了!

    至少能在西北扬眉吐气一回,若是能乘势灭了西贼就好了……

    就在赵佶有点想入非非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小二招呼的声音:“三位客官,这边请……中二天一号雅间到了。”

    这回来的是武好古的两个兄弟郭京、刘无忌,还有老军汉林万成和他儿子林冲。陆谦陆小乙并没有来,他今日有军务缠身,走不大开。

    林家父子都穿着青布襕衫,已洗的有些发白,全身上下的行头,都显得非常简朴,只有林冲在鬓角上插一朵梅花,倒是让他显得年轻精神了一些。

    这两父子看着依旧有些忧愁,还是在为林冲的娘子问题发愁。虽然有了武好古提供的贷款,小小一间的房子总算有着落了。

    可是张木匠,就是那个什么武艺都不会的张教头依然看不上林冲……老头子嫌弃林冲没本事,怕女儿跟着吃苦。

    而且就在林冲护着武好古在外行走的时候,号称开封禁军第一针的“绣花于家”的大郎于百花已经托了媒人向张教头提亲,想要娶张小娘子做填房了!

    “绣花于”可厉害了,祖上是魏府牙军银枪孝节都的悍将,在“赵在礼屠军”后投靠了石敬瑭,后来又历仕后晋、后汉、后周和大宋,虽然没有得到什么高官,但也是大宋开国时代的军将。

    而在天下太平之后,于家可就更了不起了,一边世世代代当着禁军的小武臣,偶尔还出几个八九品的小武官;一边还开起了绣坊,经营出了诺大一份家业!

    这“绣花于家”的本事,林万成林冲父子哪什么去比?

    弓马骑射……早就过时了!

    赵佶对林万成父子的兴趣也不大,倒是被郭京、刘无忌两个道士给吸引住了。道教是赵宋的国教,赵家的祖先还被遵奉为道教的天尊,就是财神爷赵公明。所以包括赵佶在内的赵家之人都信道教,赵佶更是喜欢和道士亲近。

    而郭京和刘无忌两个混迹江湖的假道士也真有点道亨,看见被众人围着捧着的赵佶,马上就知道这不是普通人了。

    至于是谁,不敢乱猜。

    打卦算命这一行也是博大精深的,不过郭京、刘无忌两人不过是入门级的水平,还不能真正看透命理术数。只能靠“看”、“听”、“说”、“演”四字真经混点小钱。

    所谓看,不是看相,而是看人的表情、神态、衣着、出手等等。通过这些去揣摩对方的心思,猜测对方的地位。

    而听,其实和看一样,也是通过观察进行分析,推测出对方大概的身份地位和内心的想法。

    至于说和演,则都是建立在看和听基础之上的。只有看准了,听对了,才能说好演好。

    而今天,郭京和刘无忌一看就看出赵佶不简单了。不仅被人众星捧月一样围着,而且气质仪态都显得高雅不凡,被人捧着没有一点扭捏,显然是早就习惯了的。

    另外,他们刚才在廊道中还看见了高俅和几个端王府的护卫……所以用不着听,光是看就能看清楚了。

    而看清楚后,就是“说”和“演”了。

    不过要说好和演好可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说错话,演砸锅……

    好在郭京和刘无忌都是有点江湖经验的,知道“说”的关键不在话多,“演”的关键更不在戏多。

    他们是神棍,又不是戏子。

    于是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然后一起上前到了赵佶跟前,同时行礼,恭恭敬敬,一揖到地……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