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寻墨娘子?

    赵佶看上墨娘子了?

    他是来找我拉皮条的?

    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现在成了个拉皮条的了……

    武好古面颊抽搐了几下,终于还是接受了残酷的现实。他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在赵佶眼睛里还是比不上一个波斯舞女!

    不过……拉皮条就拉皮条吧,反正这种事情历史书是不会记载的,也许达.芬奇也干过这种事情。

    “原来是赵小哥,”武好古笑道,“你见过墨娘子舞蹈图了?”

    “见过了,”赵佶笑道,“画得不错……呃,我还没有临摹过,今天就想见见墨娘子。”

    赵佶昨天花了大半天时间画了潘巧莲骑马图的粉本,所以没时间去临摹墨娘子舞蹈图,因此也没体会到这幅图上运用的人体绘画的技巧有多么高超。

    之前赵佶画的潘巧莲都是穿着许多衣服的,其实就是画脸画手,然后再加个吴家样的衣服。

    而“吴家样”在北宋画坛上非常流行,修过画技的人都反复练习过,赵佶非常拿手。所以只要通过临摹武好古的画掌握了潘巧莲面部和手部的特点,就不难画潘巧莲了。

    可是墨娘子舞蹈图可不一样,那是真正的人体!

    没有上万张速写的功底和系统化的训练,能掌握才有鬼!

    想到这里,武好古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赵小哥想见墨娘子是吧?行啊……正好,某家正要去丰乐楼赴宴,墨娘子的主人纪忆之也要来的,他说不定会带上墨娘子,您不妨和某同去。”

    “纪忆也去了?”赵佶皱皱眉,“还有谁?”

    纪忆是文官,而且还不是亲贵官,赵佶是亲王……文官结交亲王总是不大好的。虽然纪忆只是个芝麻官,可保不齐人家背后有人啊。如果纪忆背后是新党的人物,向太后知道了一定不高兴,如果他背后是旧党,那皇帝哥哥又要生气了。

    这年头,大宋的王爷也不好当啊!

    “没有谁了,”武好古一笑,“就是几个朋友,没有官员了。”

    “小乙哥,”潘巧莲提醒道,“你可是我表弟,怎见不得纪大官人?”

    “哦。”赵佶想想也是,自己又不是用王爷的身份去的,就是个布衣书生嘛!

    “好,那就去看看吧。”赵佶笑着点点头。

    武好古并没有马上和赵佶一起出门,而是将自己的兄弟介绍给了赵佶。

    “赵小哥,他是我的弟弟武好文,字崇文。现在是开封府学生,很快就要入太学了。”

    武好文今天也精心打扮了一番,身穿一件蓝色长衫,腰间系着香囊,鬓角也插了一支梅花,显得格外俊俏。

    赵佶看了他一眼,笑道:“不错,太学生,很不错,若是能东华门外唱名就更好了。”

    武好文有点发愣,这位赵小乙什么来路?怎么这样说话啊?口气听着好像是什么大官……可看他的年纪仿佛比自己还小,难道就是个目中无人的权贵子弟?

    不过武好文到底是饱读诗书的,礼数还是要讲的,于是行了一礼道:“郎君所言极是,好文自小立志要在东华门外唱名的。”

    武好古听了弟弟的话,心说:你可得快一点考个进士,要不然科举考试就被你眼前这尊大神暂停了……到时候你再想考进士,就只有去辽国或高丽国考了。

    “时候不早了……”武好古又看了一眼潘巧莲,脸色还是不大好看,难道是知道了西门青是女的?

    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嫉妒心有点重,看来是不会同意自己纳妾养家伎的……

    武好古笑道:“赵小哥,十八,我们走吧。”

    “好,好,走吧。”赵佶说着话,忍不住又看了眼冯二娘。

    的确不错,是个好女人,可惜是良家……

    ……

    武好古等人出门的时候,纪忆纪大官人和米友仁、苏大郎、马植,还有张熙载都已经到了丰乐楼。不过墨娘子却没跟来……墨娘子并不是专业的家伎,人家只是偶尔出来做一次的。

    而且,武好古请客,哪有让客人自带陪酒女郎的?

    至于陪酒的小姐,张熙载早就叫好了,就是丰乐楼的小姐。丰乐楼本就是一家兼走情色路线的大酒楼。

    除了丰乐楼底层的门床马道没有小姐可叫,楼上的雅间阁子的回廊间内,都有陪宴女郎随时听候召唤,俗称“点花牌”。不过随时候召的只有“花牌”,没有“花魁”。如果客人想要丰乐楼的花魁娘子陪酒,必须要提前预定,能不能请到也不一定。

    而且,寻常的客人,就算请到了花魁,也就是进雅间阁子奉酒一杯而已。

    所以武好古没让张熙载点花魁,就是点了十张花牌,她们现在正陪着已经抵达的几人喝茶。

    米友仁则趁这个机会在给纪大官人还有苏大郎说着生意上的事情。

    “……我老师在生意上的头脑,说实话,可一点不比绘画差啊。书画会馆、保真书画斋、书画唱卖和鉴定这些生意,都是本小利大,稳赚不赔的,而且还都是雅事。

    挺扬已经算过了,若是先在西城外的金明池、琼林苑附近建个会馆,在潘楼街上建个保真书画斋,再加上一些准备金,所需投入的本钱最多就是三十万缗。第一年主要展开布局,不考虑赚钱,第二年就能大显身手,三年就可以回本了。”

    三十万缗投资,稳赚不赔,三年回本……这话要放后世非给人当成非法集资或是传销什么的。

    不过现在说这话的人是米友仁!

    画史和书史就是他和他爸爸编的,而他造的假多半已经造进故宫博物院被当成了国宝!

    历史上他还掌过画学相当于宋朝的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他现在和人说书画上的生意,谁要不相信他,那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米友仁接着说:“现在三分之二的股本已经有人认购了,还差十万缗的股本,大郎,忆之兄,二位可有意认购?”

    其实武好古的合股商行根本没有吸收过二十万缗的股本,而是将一缗实收其实还没收,只是有人认购的资本,计算成了价值两缗的股份。也就是说,最多只能收到十万缗的股本。

    其中武好古、潘巧莲准备拿出七万五千缗,拿下合股商行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米友仁替老爹认购了八千缗,还说服驸马王诜认购了七千缗,剩下的一万缗实出资本中的六千缗,则由西门青、张熙载、花满山、马植、郭京、刘无忌等人认购,还有四千则由武好古垫资替高俅认购的。

    不过纪忆和苏大郎两人,是必须实打实的拿出十万缗入股的。这样,武好古的合股商行一开始就能圈到二十万缗的巨额资本。在开封府的书画文玩行里也就能排得上号了。

    根据武好古的计划,这笔资本目前有三个主要投向,一是在潘楼街上买个大一些的铺子改造成“保真画斋”,专门做“当代书画家”,特别是没有出名的“当代书画家”的生意。

    二是投入书画会馆的建设,这个会馆将设在开封府城西面的金明池和琼林苑一带。书画会馆的主要业务是鉴定、拍卖、收购和以书画会友就是一个会员制的艺术沙龙。

    三是用来充作流动资金,为后续业务的展开提供资金上的支持。

    “行啊!我出五万缗,还有五万忆之兄来出,如何啊?”

    苏大郎早就和武好古讨论过书画商行的业务了,而且他也懂点行,自然马上就认购了五万缗。

    “可以,我出五万。”纪忆也没有犹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五万缗对纪家来说并不是特别大的数目,而且眼前的这笔投资绝对是值得的……且不说三年回本纪忆不看重一年一万多缗的回报光是成为书画商行的重要股东所能带来的附加利益,也足够让他掏钱。

    什么是附加利益?

    就是方便操纵书画商行的唱卖活动……书画,特别是当代士大夫书画的交易,从来都是充满猫腻的。

    收受贿赂是犯王法的,就算不杀头不坐牢,亚龙湾看海也不好过啊。可是写几个字去唱卖,卖个几千一万的,这个合法吧?

    就是御史台知道了,也没法弹劾的。

    文人卖字那是天经地义的,就连本朝真宗皇帝也说过:书中自有黄金屋的……这都要弹劾就是在和普天下读书人为难了。

    另外,行贿送书画也是常有的,可是这书画值多少就不好说了。如果能从一个权威的唱卖行走一边,再抬一下价钱,那可就是花小钱送大礼了。

    那么大的利益,纪忆纪大官人的脑子那么活络,怎么可能想不明白?

    十万缗的大生意,不到一炷香就谈妥了,让米友仁觉得自己很有做生意的天赋,刚想说几句恭喜发财的话,门外传来了迎客小二的声音。

    “客官,这里就是中二天一号雅间了。”

    “中二天一”的中是指丰乐楼的中楼,二是指二楼,天一则是雅间号天字第一号!也是这一层最好的一间雅间。

    小二的声音刚落,中二天一号雅间的房门就被推开了。武好古、武好文、潘巧莲、高俅,还有化名赵乙的端王赵佶依次走了进来。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