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去!不去!就不去……”

    高俅在潘大官人家里遇上了一个正在大发雷霆的“潘小郎”。他是被潘孝庵客气的请进去的,却差一点被潘巧莲给赶出来。

    “十八啊,那可是端王殿下……”

    潘孝庵在一旁好生相劝,可是潘巧莲却压根不领情,板着俏脸哼了一声,道:“他是端王与奴何干?奴早就许过赵家人了,难不成还有第二回?再说了,奴已经有了大武哥哥了……大武哥哥呢?他怎么还不来寻奴?人不来,连信都没有一封!”

    听见潘巧莲的话,高俅心想:看来潘孝庵已经阻断了武好古和潘巧莲的联络……他是一心想当国舅爷了。

    不过这也不是痴心妄想,毕竟对端王而言,妃子就得从将门勋贵里面寻,而潘巧莲至少混了眼熟,比别的面都没见过的总强一点吧?所以只要端王赵佶觉得还行,向太后那边多半不会“棒打鸳鸯”,毕竟太后和潘家都是大名同乡啊,潘巧莲指不定真的有机会做皇后!

    潘孝庵笑眯眯道:“十八啊,武大郎现在可忙了……他爹前些日子给他接了几十幅画的买卖,光是订金就收了五万缗。

    你叫他哪有时间来寻你?你又是贪玩的性子,一粘上他就是一整日,那些画要到何时才画完?

    另外,宫中也有事找他,事情办好了随时就能做官。”

    被哥哥这么一说,潘巧莲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不行,奴明日就要去寻大武哥哥!”她说,“端王那边……以后再说吧。”

    以后再说是什么意思?

    高俅有些为难的看了潘孝庵一眼。

    “十八,这样……这样不好吧?”

    “有甚不好?”潘巧莲道,“刚刚下了雪,恁般冷,骑甚底马?还是等后天天气暖和一些,再到潘家园去骑马。”

    这也是个理由。

    其实吧,赵佶也不是真的要找潘巧莲骑马,只是寻个理由叫她去做模特而已。

    为什么老找她?

    因为赵佶只会画潘巧莲和鲁智深还有烧猪院和尚……人体哪儿那么好画?没有几千上万张的速写打基础,也没看过后世的绘画人体结构教材,赵佶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中,掌握复杂的人体绘画技巧。

    他只是通过反复临摹,掌握了潘巧莲、高俅、鲁智深和烧猪院和尚的基本身材特点,而且还必须是特定的动作姿态他才能画。

    现在鲁智深去了五台山,烧猪院和尚……赵佶还不知道有这个人,所以赵佶就只剩下了高俅和潘巧莲这两个可用的模特。

    而“打赤膊的高俅”赵佶画得都有点倒胃口了,所以就想找比较养眼的潘巧莲去调剂一下。

    至于男女之情,不能说一点没有,不过他还是比较喜欢风姿绰约的春兰姐姐。但是就如高俅想的,若是现在向太后要他在一堆将门勋贵女中挑一个做老婆,中头奖的肯定是潘巧莲!

    “那好吧,”高俅笑道,“明日天气的确太冷,不如就约后日在潘家园吧。”

    听高俅这么一说,潘孝庵也没了办法,只得答应下来。

    “不行,奴一个人不去,得叫上大武哥哥。”潘巧莲马上得尺进尺。

    潘孝庵的脸色微变,现在端王似乎有点看上他妹妹了,若是在这个时候叫上武好古,那端王殿下会怎么看?

    “呃……好吧!”

    心里面万分的不愿意,不过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知道妹子的脾气,可不能和她当面拧着来,最好是口头上答应,似底下使坏。

    “我马上派人去找武好古。”潘孝庵说,“十八,这样可好?”

    “让小瓶儿也一起去。”潘巧莲说。

    “好,就这样!”

    一见潘孝庵答应,高俅心里也松了口气。只要端王殿下知道武好古和潘巧莲凑一块儿了,多半会在心里把潘巧莲打入另册。

    不过接下去的事情,却出乎了高俅的预料……武好古不在开封府城内,而且今天晚上也不会回城。

    他要在墨娘子的莲花庵内过夜了!

    因为他画的墨娘子舞蹈图是一幅非常精细的作品,还是一幅“八尺对开”的画作。

    所谓“八尺对开”是国画常见尺寸中较大的一种,换算成后世的公制尺寸,差不多是248cmx61cm了。

    因为画卷的长度超过了后世的2米,足够可以画上一个真人大小的墨娘子在上面了。

    之所以要画个那么大的墨娘子,主要是考虑到这幅画要挂在丰乐楼中楼供人参观品评,若是太小,远观的人就看不见了。

    可是画得太大耗时就多,武好古又浪费了不少时间让墨娘子摆出各种造型,因此这幅画今天晚上是无论如何都完不成了。

    ……

    天色已黑,莲花庵中的绘画暂告段落。

    墨娘子叫自己的女使准备了便宴,就在庵堂内招待武好古和米友仁。

    在饭桌上面,武好古突然问起了墨娘子今天白天舞蹈时吟唱的波斯歌曲是什么?那歌曲一开始的时候听上去非常悲凉,仿佛在说一件让人伤心欲绝的往事。

    “那是王书,”墨娘子道,“是奴奴先祖的家乡波斯的诗歌,开头那段用汉话来唱是这样的……”

    说着话,她又开始一展歌喉了:“吾等与波斯休戚相关,愿为波斯而一决死战。为保卫国王和子子孙孙,保卫妻子儿女骨肉至亲,人人甘愿献出生命,决不把祖国拱手让人。勇士,你若光荣献出生命,强似忍辱苟活屈身事人……”

    “这是……”武好古对伊朗历史并不了解,不知道王书中的这首诗歌诞生在什么样的背景之下。

    “这首诗歌最早出现在波斯灭亡之前,大约是中土的大唐初年,所吟唱的是波斯勇士抵抗大食敌人的事迹。后来这首诗歌被一度复兴的萨曼波斯的诗人收入了王书。”

    原来如此,这是一首反对阿拉伯人也许还有天方教的诗歌……

    武好古看了一眼祖先从波斯逃出来的墨娘子,心下叹了口气。她的祖先可以从波斯万里迢迢逃到中土,想必也是有点地位和身价,也不甘心做亡国奴的人。而且还将王书里面的诗歌传承给了后人,大约是期望他们有朝一日可以解放波斯祖国吧?

    可惜天总不随人意,波斯直到21世纪,也没有真正恢复过来……古代的波斯,不复存在了!

    和波斯人相比,两亡天下的中华,还算是比较幸运的。

    想到波斯和华夏人民共同的命运和不大一样的结局,武好古的心情就又有一点点小郁闷了。

    虽然华夏最终从两亡天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是因为这两场天倾失去的实在太多了。

    如果这两场天倾,特别是第一场的大宋天倾没有发生,中华会发展进步成什么样,真的不好评论啊!

    “墨娘子,”米友仁这时忽然问,“你家先人是何时来中华的?”

    “我家先人最早是唐朝中期时来到中华的,定居在广州。”墨娘子蹙着秀眉说,“到唐朝末年时,听说波斯复兴,又一度返回故土,可惜……时过境迁,此波斯已非彼波斯了。因而在五代时,又举家迁来了中朝。”

    墨娘子所指的波斯复兴是指萨曼王朝的崛起,萨曼王朝和萨珊王朝有血统关系,但是这个王朝只是恢复了波斯人的疆土,没有恢复波斯人的信仰和思想……所以在中国生活了一百余年,保留了传统的波斯文化和宗教的墨家人摩尼教徒在那里找不到归属感,于是就再一次流亡,回到了中国。

    “中华和波斯远隔万里,你们来去倒是挺方便啊。”米友仁又问。

    “我家先人是海商,”墨娘子道,“如何不方便?”

    “海商?”武好古看了看墨娘子,“那你怎么……怎么成了纪家的家伎?是不是家里遭了海难?”

    墨娘子苦笑着摇摇头,道:“海难倒是不惧的……大海商又不是只有一条船,可是我家是真正的波斯人,信的教和他们不一样,所以才被他们排斥,慢慢的就做不下去了。”

    海商风险大,收益也高,几条船出去,一条船回来也赚了,所以大海商是有抗风险能力的。

    但问题是,墨娘子家是正宗的波斯人,又是摩尼教的“选民家族”,在天方教徒控制的海上行商时往往比纪家这个汉人海商还要艰难。

    所以墨家海商就渐渐衰败,在经济上依附于纪家了。不过也没到了要让女儿去给人做家伎的地步,墨娘子的家伎身份其实一个掩护。

    “信的教?”武好古忽然想到了“波斯明教”,问了一句,“你家信的是何种宗教?”

    “是琐罗亚斯德教。”墨娘子念了一个波斯词儿,是拜火教的意思。她可不会傻到和人说自己是摩尼教徒摩尼教现在可有点失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酿出变乱。

    武好古听不懂波斯话,不过肯定那话语不是“摩尼”,也就没有再往“波斯明教”那方面去想了。毕竟“波斯明教”只是金庸先生的一本小说。

    而在宋朝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摩尼教”明教大起义,则是汉人方腊发动的,和波斯人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