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正午的阳光从桂花树的叶隙间洒下,透入了薄薄的窗户纸,在厚厚的,松软的波斯地毯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

    随着悠扬中带着几分悲呛的波斯语的歌唱声和一阵清脆的铃声同时响起,一个纤美的身影飞旋着出现在武好古和米友仁的视线中。歌声陡然高亢,语速越来越急,那身影旋转的也越来越快,飘逸的长裙化为一条腓红的影子,完全将武好古和米友仁的目光吸引住了。

    歌声忽然一顿,那个飞快旋转的身影一瞬间禁止下来,长裙旋转着低垂下去,仿佛一朵盛开的玫瑰突然收敛了花瓣。

    舞者黑褐色的长发被掩盖在长长的红色纱巾之下,脸上罩着一幅淡红色的面纱,将半张面孔遮住,只露出洁白的额头和一对深陷的,闪烁着泪花的明眸。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窄小的红色胸衣,傲人的双峰被鲜红的丝绸包裹着,显露出中间白腻诱人的沟壑。她的红裙裙腰开得极低,露出了雪白的腰肢和小腹。她的腰腹不算纤细,可是却丰腴的恰到好处,充满了迷人的雌性之美。

    长裙之下,是一双雪白的天足,两只脚踝上还各带一串铃铛,方才伴舞的铃声,就是它们发出的。

    “叮、叮、叮……”

    犹如天籁般的歌声又响了起来,节奏缓缓的,非常动听。那截雪滑的腰肢缓缓扭动起来,稍显丰腴而又柔软异常,白嫩的肌肤如脂如雪,随着歌声以奇特的韵律抖动,令观者心醉神迷。

    歌声渐渐急促,铃声也越来越响,舞者的腰腹扭动也渐渐加快,她左侧的腰胯向前挺出,又顺着一个圆滑的弧线向后收回,然后右侧的腰胯顺势向前,然后再次收回……一边摇摆,一边上下蠕动,雪白的腰腹波浪般起伏着,两座山峰也随着舞蹈的节奏震颤不已。

    舞者显然是从未放松过刻苦的练习,她的体力好的惊人,如此剧烈的舞动之下,呼吸似乎还保持着平和,歌声也没有收到任何影响,依旧动听而悠长。

    由腰腹创造出来的奇迹般的美和只应天上才有的曼妙歌声一直持续着,仿佛会直到永远。

    武好古当然知道现在正在献舞献歌的是墨娘子一个完美的舞者、歌者,却从没有大红大紫。

    可是她一定没有放弃梦想,要不然不会将状态保持到如此地步。武好古心想:她遇到自己,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幸运,因为自己可以将她最美丽的一面永远保留在画布上,传给后世。

    这样,她的有生之年也许没有大红大紫,但是未来的人们,却能从自己的油画上领略她的绝世风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歌声和铃声再一次嘎然而止。

    “好!人好,歌好,舞好……”

    米友仁的叫好声惊醒了武好古,他忙用力鼓掌,大声赞道:“墨娘子才是歌中第一,舞中第一啊!”

    墨娘子摘下了面纱,露出了那张充满异国情调的美丽脸庞,带着微笑,屈膝弯腰,行了个福礼,用柔美的声音答道:“两位员外过奖了,奴奴的歌舞不过是小道,能为两位才子献艺,实在是三生有幸。”

    “墨娘子何须过谦,你的歌舞之技,分明已登大道。”武好古道,“我看这次的花魁大比也无须比了,墨娘子就是当之无愧的花魁。”

    宋朝的花魁娘子是角伎,伎就是卖艺不卖身的意思,可不是失足妇女干的妓。所以花魁娘子并不是后世的妓女,而是人民艺术家。

    顺便提一下,大宋翰林画院、翰林书艺局和翰林太医院系统出身的官,也被称为伎术官,用“伎”和角伎的“伎”是一样的。

    墨娘子笑了笑:“花魁大比选得可不是花魁婆婆,奴奴都二十七了,再来选花魁娘子不是笑死人?

    不过这次的花魁大比也不是没有奴奴一点儿事,奴奴的一个徒弟是要来参加的。”

    二十七八岁在后世还算是嫩的,可北宋是个男子三十六岁可以自称老夫的时代……后世的很多小鲜肉要来了宋朝,个个混不了几年就都是老夫了。

    至于女人,三十多岁做老奶奶的大有人在,二十七岁的墨娘子的确有点“老了”。便是选上了花魁,也红不了几年。纪忆纪大官人这次花了血本办花魁大比,自然不会捧一个二十七八的花魁。

    “墨娘子的徒弟会是这次的花魁吗?”武好古打听道。

    墨娘子一笑:“这可不好说……花魁大比有花魁大比的规矩,不是谁出了钱就能决定花魁人选的。”

    说的也是,纪忆再有钱,不过是个江南来的过江龙,在开封府的豪门公子们眼里不过是个南蛮子。想要用钱操纵花魁大比,想都别想!

    而且就算勉强得手,也只是得罪人而已。所以纪忆要捧红的人,一定拥有无可争辩的实力……譬如眼前这位墨娘子的实力就不容置疑,如果她出马,光是歌喉和舞姿,就足以碾压对手了。

    不过纪忆花那么多钱搞这么一出,目的又是何在呢?

    武好古想了想,猜不出来。

    墨娘子又开了口:“武员外,您瞧奴奴这身打扮,可上得了画绢吗?”

    她的打扮自然是好看的,完全显出了婀娜的身段。可是……却不容易画!

    人体是很不好画的,因为人结构很复杂,又是情感和肢体语言都极其生动的物种,所以要画到真实传神是非常困难的。

    特别是宋朝的画家们对人体结构还没有充分的认知和掌握,也缺乏画人体的机会。因此画人在这个时代往往就是画个脸,然后加上吴家样的服饰,很少会画人的身体。

    而墨娘子的这身打扮有点省衣料,露出了大片的肌肤,而且曲线婀娜,体态迷人。要画好是非常困难的!

    武好古笑道:“上得了,墨娘子这身打扮太好了,一定会艳惊开封府的!”

    人体难画,却难不倒科班出身的武好古!

    因为后世绘画学习的重点就是人体!几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绘画大师穷尽精力研究人体,也总结出了许多经验和技巧,还有了系统的人体绘画训练模式和绘画套路。

    而如武好古这样从小学画的画师,在入美院之前,光是人物人体的速写,就画了不下数万张,早就熟能生巧了。

    所以画好人体对武好古来说也不是太难……当然了,要画出超写实主义的人体油画还是很难的。不过武好古也没必要马上拿出这样的杀手锏去碾压宋徽宗,得慢慢玩才能玩出基情嘛。

    不过对武好古不是太难的人体,也够宋徽宗这个绘画天才临摹学习上好一阵子了。

    ……

    武好古开始为墨娘子画画的时候,赵佶刚刚回到自己的端王府。因为西北有捷报传来,北方又有警报传来,所以今天的朝会就开得比平时更久一点了。

    不过端王却并不感到无聊,因为他在朝会上听到了不少让人兴奋的消息。

    大宋西军在横山山脉中的平夏城取得了宋夏开战以来所未有的大捷!是役西贼小梁太后统兵百万实际只有四十万而来,一上来就把宋军在横山最大的据点平夏城团团包围,并且展开了猛攻。

    而宋军一方早有准备,阃帅章楶早在西夏大军到来前,就派出西军名将郭成率领泾原路第十一将进驻平夏城。同时又从陕西各路抽调重兵在横山前线展开,不过并不以为平夏解围为目标,而是采取了战兵在外,坚城在内的战术。

    在战前对于平夏城的坚守战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在战时则以平夏坚城消耗敌军。这番布置让小梁太后的“围点打援”企图完全落空,不得不对平夏城展开了十三天的猛攻。结果不仅没有能攻下平夏城,反而损失惨重,同时外围夏军据点又屡屡遭到宋军的突袭,损失同样不小。而几十万人攻城不拔,求战不得,只能空耗粮草,直到天气转冷,口粮消耗殆尽,全军陷入恐慌之时,小梁太后才不得不痛哭撤军。

    而夏军撤退之际,大宋西军又在章楶的指挥下展开多次迅快速反击,还出动了人数超过一万的骑兵军团,深入天都山,俘获了包括两名西夏大将嵬名阿埋和妹勒都逋在内的三千余人以及十万以上的牛羊!

    现在,嵬名阿埋和妹勒都逋都被装进囚车,正往开封而来!

    虽然赵佶只是个享福的王爷,可毕竟年轻气盛,从朝堂上出来,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还一路和高俅说着兵事武艺,大有一种要请缨从戎的意思。

    不过在宋朝,这意思也就是想想而已,可当不得真。他那点过剩的精力,也只能用在和武好古比斗画技这种小事上面。

    “高俅,”还没走到王府后花园的宝绘阁,赵佶就迫不及待地向高俅下了命令,“去一趟潘家,请潘小郎。”

    潘小郎就是潘巧莲,上次她是以男装和赵佶相见,自称“潘小郎”,因此赵佶现在就当她是“小郎”了。

    高俅皱了下眉,“大王,怕不合适吧……”

    “不合适?”赵佶想了想,“那就请她明天去潘家园……就说本王得了匹好马,请她骑着玩。”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