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快到午时的时候,雪终于停了。

    但空气中犹自弥漫着那种南方的冬日才有的阴冷潮湿,令开封府城,若被一层冰沙覆盖。

    武好古和米友仁挤在狭窄的马车车厢里,两个大男人散发出来的体温被熊皮褥子和棉布窗帘保存得很好,因此没有觉得寒冷。

    两人聊了一路,都在商量怎么哄端王开心。

    论起来也挺丢人的,一穿越者,还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现在竟然一心想着拍马屁。

    不过在宋朝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武好古已经知道要做事情,就必须把未来的官家哄好了的真理了。

    因为在大宋官家那张温和的面孔之下,拥有的却是无与伦比的集权。后来的朱熹曾经评价宋朝治理地方的政策是:兵也收了,财也收了,赏罚刑政一切收了。

    实际上,各种“收了”的权,通常不是到了东西两府的宰执手中哲宗朝是个例外,而是通过一套低效的,互相制肘的官僚体系,全都集中到了官家一人之手。

    官家的温和,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根本没有谁能威胁到至高无上的权力。所以“亚龙湾看海”基本上就是文官们最严厉的处分了。苏东坡现在就在海南岛,如果武好古将来不想去亚龙湾长住的话,把宋徽宗哄到位是非常必要的。

    而米友仁的马屁功夫也是不亚于他的书画本事的,一路上又给了武好古不少好的建议。

    这个徒弟,真是收对了!

    不知不觉间,马车已经到了地方,嘎然而停了。

    “两位员外,到地方了。”

    车夫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车厢内两个“马屁精”的对话。

    武好古先从车厢里面钻出来,被一阵寒风激了一下,身子一抖,然后才搓着巴掌四下张望。发现眼前是一条长墙,长墙之内还有一些殿阁楼台样子的建筑。

    “这是……”

    “这是金明池。”米友仁的声音响了起来。

    “金明池?”武好古想起了金明池夺标图和张择端。

    “这里是皇家御苑,更早的时候是教练水军之处。”米友仁说,“南边还有一个琼林苑,也是皇家御苑。就是赐琼林宴的地方。”

    琼林宴就是皇帝请新科进士吃顿好的,以示嘉奖鼓励。一开始就在琼林苑办,后来不一定在琼林苑摆酒了,不过琼林宴的名字却保留了下来。

    “金明池,琼林苑……好地方啊!”武好古又扭头往西看去,高大巍峨的开封府外城西墙赫然入目,看上去也不太远。

    “这一带当然是好地方了。”米友仁笑道,“除了两家御苑,周遭都是开封府豪门的别墅,还有一些道观寺庵,都是做豪门买卖的。没想到纪大官人家的墨娘子居然进了这里的庵堂……”

    “对了,”武好古问那车夫,“庵堂在何处?”

    “过了前面的树林便是了。”

    车夫指着前方一片覆盖了些许白雪的树林,“林中有小路可行,过了之后就是了。”

    米友仁笑道:“老师,此间都是如此……用树木竹林相隔,不失野趣风雅。”

    “好吧,”武好古点点头,“我们走着去吧。”

    那马车夫也道:“小底拴好马车,就帮二位员外把画具扛去。”

    武好古说了声“有劳”,就和米友仁一块儿向树林走了去。这片树林看着挺近,走着倒也有点距离。

    “这边空旷得很啊。”武好古一边走一边问米友仁。

    “的确空旷,”米友仁道,“开封府城西面这一代都是如此。”

    这个地方,用后世的话说,就是个高档别墅区。

    “开封城内那么挤,就没想过在这边兴建一番?”

    武好古敏锐的“地产商思维”马上就转动起来了。他早就想做地产了,不过开封府城内可以发挥的余地不大没有多少土地了,真的要赚大钱,就得在城外做文章了。

    “兴建?”米友仁笑了笑,“老师,这里如何兴建?”

    办法一定是有的!

    武好古心想:这里就挨着开封府城,周围环境也不错,最关键的是还有两座离宫别院,而且也足够空旷……完全可以开发啊!

    “元晖,”武好古走进青石铺成的林间小道时忽然问,“这边的土地可昂贵?”

    “昂贵?”米友仁笑了笑,“看和哪里比……比开封府城内是便宜多了。”

    武好古点点头,心想:看来是有戏的。不过这是个大项目,眼下是做不成的,而且……自己的股份商行还没正式成立,根本运作不了这种大项目。

    还是先定个小目标吧。

    “元晖,我们把书画会馆开在这里行吗?”

    “书画会馆?”米友仁四下看看,“偏了一点……不过也不是不行,最好在城内建个小一点的用来收货。”

    金明池、琼林苑附近都是开封府豪门的别墅,把书画会馆建在这里是合适的。不过城内一定要有个分号用来收货,“画廊”也应该建在城内。

    “还是你想得周到。”武好古点点头。

    这时,师徒二人已经过了树林,眼前变得豁然开朗起来。这里是一大片的田垄,约有三四十亩,田垄边上,倚着另外一片树林的是一座小小的寺庵,名曰莲花庵。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这座寺庵和大相国寺、法起寺这等殿阁林立的大庙不一样,走的是小而精致的路线。莲花庵内的楼榭亭台,小桥流水,廊柱斗檐,就连花园之中装饰的假山石,都透着一种精心打磨过的线条之美。

    见了这些小而精致的建筑,武好古就知道,这里是一家私庙。所谓私庙有两类,一类是神棍庙祝私自建立的庙宇,用来哄骗善男信女的香火钱;一类就是大富大贵人家因为自家女眷想要皈依我佛而修的庙宇。

    而这莲花庵应该是后一种情况,不过不是纪忆为墨娘子建的,而是他从哪个富豪之家手中买下的。因为走进了庵堂,武好古就发现这座寺庵的建筑充满了沧桑陈旧之感,至少也是百年以上的老房子了。

    不过纪忆愿意为墨娘子买下这座寺庵,也说明她不是个寻常的家伎。

    武好古和米友仁到达的时候,寺庵的大门敞开,没有人阻拦,他们便不请自入。里面没有发现尼姑,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使在打扫院落。

    米友仁问那女使:“墨娘子在吗?”

    “墨娘子在藏经阁楼上,你们自己去吧。”

    寺庵虽小,却也五脏俱全,还在后院修了一座藏经阁,也是小小的,非常精致的建筑,而且看上去比庵中其它的建筑都要新,显然是刚刚修缮过的。

    藏经阁只是个名号,里面没有藏经,而是藏了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两层的楼阁被布置成了居所,一楼是会客和用餐的厅堂以及一间练功房;二楼是美人的闺房和卧室,还有一间悬挂着明尊画像的静室。

    武好古和米友仁到来的时候,墨娘子刚刚练完功,浑身上下香汗淋漓,一双玉手中还各执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

    哦,她可不是什么女剑客,而是在练剑舞。她的好身材可是来之不易的,不仅要控制饮食,还得日日勤练舞蹈……哪怕永远都没有观众。

    听见外面的脚步声,墨娘子就收好宝剑,拿着块帕巾一边抹着汗水一边出了练功房,还随口问着:“刘婆婆,客人到了没有?”

    话音才落,便看见儒生装扮的武好古和米友仁正走进门。武好古也瞧见了墨娘子,她上身穿着大红色的窄袖短襦,配一条高腰开叉的长裙,腰中还系了一条黑色的丝巾,不仅让她显得亭亭玉立,还完全衬托出了一副婀娜丰腴的好身材。

    和那日在海州所见时不同,今日的墨娘子没有化妆,是和武好古素颜相见的,自然少了几分艳丽,不过却有一种居家主妇的颜色……即便不施粉黛,她依旧是个绝色!

    墨娘子开口了,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清脆甜美,犹如天音绕耳:“奴奴见过武员外,米员外。”

    武好古看着眼前的美人有些呆了,米友仁却先开了口:“墨娘子,我和老师是得了纪大官人所允,来这里写真的,要你做个样子……纪大官人可和你说过?”

    “已经差人来说了,”墨娘子瞧了一眼正在打量自己的武好古,嫣然一笑,“武员外想怎么画都行。”

    画人体也行?

    武好古的脑海中划过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这可是艺术啊,以后能放在故宫、卢浮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这种地方展出的艺术!

    不过在宋朝,还是有点惊世骇俗了,特别是墨娘子还是别人的家伎。

    想到这里,武好古打消了不切实际的想法,温和地一笑:“那就多谢墨娘子了。”

    他看了眼香汗淋漓的墨娘子,又问:“墨娘子刚刚练完功?”

    墨娘子一笑:“练了舞蹈,都是过去做角伎时的功夫,现在用不上了。”

    “没想到墨娘子还能歌善舞。”武好古笑道,“这可太好了,今日便画一幅墨娘子舞蹈图吧……总要叫天下人都知道墨娘子的舞技有多高。

    对了,墨娘子,你最善的是何种舞蹈?”

    “奴最善波斯肚皮舞。”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