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了,屋外又下起了雪。

    寒冬已至,连日的夜间风雪,让开封府的气温急速下降。

    不过武家在第一甜水巷的家宅里面,却是热腾腾的一片。冯二娘和王婆儿一起忙碌了快一个时辰,终于弄好一席“暖锅”。所谓“暖锅”就是涮火锅,其实自古就有了。后世流传所谓火锅是蒙古人或者女真人发明的说法,完全是扯淡。

    不就是把食物切成小块薄片丢到水锅或汤锅里面煮熟吗?多简单的事儿啊!古时候那种铜釜啊,铜鼎啊,不就都能涮火锅吗?

    这种吃法在唐宋被人称为“暖锅”,是冬天非常流行的吃法。

    当然了,这种“暖锅”和后世的“火锅”还是有不同之处的。吃“暖锅”时,各种肉片不是一片一片下锅涮的,而是一盘一盘下去的……反正武好古没见过有谁夹着一片肉在那里涮的。

    今天冯二娘准备的是兔子肉和羊肉,两种肉都切了不是很薄的薄片,各准备了两大盘,又用酒、酱、椒、桂做成了调味汁,还准备了豆腐、面筋、豆芽菜和白菜等几种素食配菜。

    顺便说一下,武诚之和冯二娘现在已经“破镜重圆”,两人又是恩爱夫妻了。当妻子在厨房里面准备晚餐的时候,武诚之这个大男人还主动进去帮忙,将妻子准备好的暖锅、肉片、蔬菜、酱料,一一端上了餐桌。

    武家的两兄弟这个时候则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武好文在温习功课,他已经得到了开封府学的举荐,获得了参加太学考的资格。明年开春,他就将和从大宋各地汇聚而来的儒生,参加太学入学考试了。其中的2000名幸运者可以考入太学外舍,成为一名光荣的太学生。

    根据三舍法的规定,太学外舍生的学期是一年,内舍和上舍都是两年。而由外舍入内舍的考试非常激烈,2000名太学外舍生中,只有300人可入内舍,300名内舍生中,又有100人可考入上舍。

    由此可见,太学内的竞争还是非常激烈的。

    不过再激烈也是多了一条做官的路子入太学照样可以参加科举!所以武好文这几日天天都啃纪大官人给的“复习材料”,每天不到深更半夜是绝不就寝的,真个拿出了志在必得的劲头。

    而武好古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画画,画一幅毗沙门天图,不过不是原本的写实风,而是在写实的基础上加入写意的成分,画成半写实半写意。

    就是昨天他在丰乐楼中楼底层大厅里见到的赵乙的那幅改进版毗沙门天图的画法。其实武好古也能画这种半写意半写实的画,他前世的正经职业是原画师,卡通的、唯美的、写实的,各种魔幻、科幻、仙侠、娘化、东西方的风格,他都能画。

    他现在画的就是一幅中式魔幻工笔风格的半写实鲁智深,画面非常绚丽和细腻,可以给人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

    艺术上的好坏难以评价,不过看着还是蛮好的。

    武好古放下手中的毛笔,借着稍显昏暗灯光,看着刚刚画好的“动漫版”毗沙门天图,眉头却微微皱起。

    倒不是担心自己的画技输给那个“布衣书生赵小乙”,而是吃不准那个赵小乙到底什么来路?

    他是赵佶吗?

    看落款题字,仿佛不是瘦金体……

    不过现在赵佶才十六七岁,大约还没创出瘦金体吧?

    武好古昨天就让张熙载去找郭京,让郭三哥去高俅家里面打听一下。可是直到现在,也没个回音。

    就在武好古陷入沉思的时候,忽然听到用人用力敲门。

    “谁啊?”

    刚刚忙完晚餐的冯二娘擦了擦手,快步走去院子里询问。

    门外传来了吴地的口语,“我是纪忆,武大郎和武二郎的朋友!”

    “纪大官人怎地这般晚来?”

    冯二娘立即就给来人开了门,并没有什么怀疑,这边可是开封内城,天子脚下,几百步就是一个军巡铺,便是梁山好汉来了,也要夹起尾巴装好人的。

    门外站着的正是打着伞纪大官人,没有车马,应该是步行而来的。其实纪大官人在开封府内的宅邸就在任店街上,距离武家不远,走着过来也没几步。

    武好古在屋中听到动静,放下毛笔,起身出了书房。

    这时候纪忆已经走进了院子,大步流星到了屋檐下面,才收了纸伞,就看见了武好古,便笑着说道:“大郎,这几日你可去过丰乐楼吗?”

    “进屋说吧。”武好古知道对方也是为“布衣赵小乙”而来,忙将其请进了屋子。

    武诚之和武好文也迎了上来,客气的和纪忆见礼。

    武诚之满脸堆笑着说:“纪大官人来的正好,不如就在寒舍用个暖锅吧。”

    “那就叨扰了。”

    “快请,快请……”

    武家父子客气的将纪大官人请入了席,分宾主落座。因为有来客,冯二娘就不方便上席,便和王婆儿一起去用饭了。

    暖锅已经点上了火,不过锅里面的汤水却没沸腾,于是桌上的父子三人和纪忆就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说话。

    “忆之兄可知那布衣赵小乙是何人?”

    寒暄了几句,武好古就直入主题了。他知道纪忆是个消息灵通人士,不仅官场上朋友很多,而且不久前还是太学生的领袖。所以就向他打听起赵小乙了。

    纪忆一笑,摇摇头:“若是知道,我就不来了。”

    “忆之兄也不知道?”

    武好古扬了下眉毛。

    不知道也是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那幅画是刘有方拿起丰乐楼的,而纪忆和刘有方的关系是很不错的,如果赵小乙的身份是可以说的,那么刘有方绝对不会瞒着纪忆。

    现在既然瞒着,那就说明赵小乙绝不是普通人,甚至他就是端王赵佶本人!

    武好古心说:如果赵小乙就是赵佶,那么……这位爷可比米友仁难伺候多了。

    不过想想也对,米友仁的出身比赵佶差远了,心气再高也不能和那位“才艺古今第一”的皇帝相比啊。若是不经过一番较量,那人恐怕是不会服了自己“画中第一人”的名号的。

    若是不服,自己别说做他的美术老师了,就是好朋友大概也做不成啊。

    当然了,碾压这个“赵小乙”的实力,武好古是有的!

    “赵小乙”最多也就临摹出武好古的工笔写实,油画他可摹不了,更别说临了。

    不过这样恶狠狠的打脸有意思吗?人家将来要做皇帝的,你现在打他的脸,他记仇了,将来就算不砍脑壳,也能送你去亚龙湾住海景别墅……

    另外,这纪忆大晚上的冒雪而来,恐怕也不是要看自己恶狠狠抽赵佶的脸吧?这位爷出手阔绰,交友广泛,到哪儿都一大堆朋友,显然是个会做人会做官的角儿。

    这种人怎么会要看未来的皇帝被打脸?

    想到这里。武好古笑吟吟望着纪忆纪大官人,仿佛在等他的建议。

    “这是以画会友,是读书人的雅事儿。”

    纪忆一开口就定了调,他接着言道:“便是要分高下,也得慢慢来……慢慢来,才能交上朋友。”

    有道理!

    这脸得慢慢打,轻轻打,打出感情,打成好基友。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武好古佩服地点点头,“忆之兄,还有吗?”

    “在分高下的时候,最好能让对方的画技有所增益。”

    纪忆准是认定“赵小乙”就是“赵佶”了!

    画说到这个份上,武好古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这回是端王想玩,那么自己就得陪着玩了。还得让赵佶玩得尽兴,还得在玩的过程中提高技艺,当然还得佩服自己本事……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和赵佶做好基友。

    做了宋徽宗的好基友,将来才能救国救民!

    “明白,明白了。”武好古连连点头,“多谢忆之兄提点。”

    纪忆笑了笑,又道:“另外……崇道还记得我家的墨娘子吗?”

    “记得,当然记得。”武好古点点头,他怎么能忘记墨娘子那个极品人体模特?要是不能把她的人体留在画布上传给后世,那可真是一大憾事啊!

    纪忆笑道:“不如大郎去为墨娘子画一纸,然后挂在丰乐楼如何?”

    这倒不错……武好古心想:人体画不成,人像写真也可以啊。

    “好,”武好古点点头,“若是忆之兄舍得,那某就去给墨娘子画上一纸吧。”

    “有甚舍不得?”纪忆一笑,“家伎而已。”

    “好,好,那就这么说好了。”武好古顿了顿,“明日便去贵府如何?”

    “不,这几日她不在我家。”纪忆笑道,“她住在城西的一座庵堂之内。”

    庵堂?

    出家当尼姑了?这可就太可惜了!

    武好古一愣。

    纪忆笑道:“明天我派马车来接你过去吧。”

    “好吧。”武好古笑着一点头,“对了,忆之兄,你上次在我家的画斋订了十幅画,说是要办个花魁大比的……这花魁大比何时开始啊?”

    纪忆笑了笑:“这不已经开始了吗?”

    “给墨娘子的画是……”

    纪忆摇摇头:“只是个引子,可不是那十纸画之一。”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