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了?潘十八她怎么啦?”

    看到父亲吞吞吐吐,武好古有点着急了。

    现在可是缺医少药的北宋,一点小毛病就能要人命的。潘巧莲虽然身体一直不错,在武好古的记忆中好像她就没生过病。可是也保不齐就来一场大的……

    “是不是病了?”武好古追问。

    “没,没有。”看着儿子一副焦急的模样,武诚之叹了口气,“她没病,只是……”

    “到底出了甚事情?”武好古看父亲吞吞吐吐的,心里更加着急,连声的追问,“您倒是说呀!”

    武诚之又是一叹,说道:“只是有个传闻,说是……说是端王殿下很可能相中了潘十八,要娶她做妃子了!”

    “甚?”武好古眨了眨眼,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端王殿下可能看上潘十八了!”

    “不可能!”武好古连忙摇头,“这不可能……爹爹,这是谣传!”

    当然不可能了!武好古看过宋史.徽宗本纪的,宋徽宗的五个皇后里面就没有姓潘的。而且宋徽宗,不,应该是端王赵佶现在还没婚配呢,要娶的应该是第一任皇后王氏,她是德州刺史王藻的女儿,北宋开国时期的大臣王祐的后人。

    虽然宋史是蒙古人编纂的,其中错漏颇多,可是在宋徽宗的老婆是谁的问题上,总不会造假吧?

    “大郎……”武诚之看看儿子眉头皱了皱,“扮了男装的潘十八昨天都和端王在西园雅集上见过面了,好多人都亲眼所见。而且,而且……”

    “而且甚底?”

    “而且端王还当场挥毫泼墨,为潘十八画了一幅写真!”

    “就这些?”武好古又问。

    “就这些。”武诚之回答。

    武好古呼了口气,笑道:“没有甚大不了的,不过是一幅画而已……爹爹替孩儿接的勾当中,大多是替女子写真吧?”

    哪怕是在宋朝这个时代,画师替女子画写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更没有画个画就看上眼的事情。

    “这……”

    武诚之看看儿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若是在平时,一幅画的确不说明什么。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啊?现在是端王选妃的当口,而潘巧莲又是有资格当王妃的开封将门女。那么端王殿下为潘巧莲画画这事儿,可就很不寻常了。

    甚至根本不用他们俩看对眼儿,只要宫里那位太后觉得端王和潘巧莲不错,一道懿旨下来,可就……

    ……

    开封府外城,城西厢,新建成的端王府富丽堂皇,殿廊亭榭,参差错落,塘池湖泊,波光粼粼。后花园中还种植了名贵花木,苍松翠竹。

    今年只有十六岁的大宋端王殿下刚刚结束了一场蹴鞠,正在后花园中一间帷幔遮挡起来,还生着火炉的亭子里面,赤裸着结实健壮的上身,任由心爱的侍女春兰用巾帕替他擦去汗水。

    这位大宋亲王和他的文弱的父亲还有兄弟们似乎是完全不同的,高大、健康、强壮、热爱运动。不仅喜爱蹴鞠,而且还精通骑射,尤其喜欢骑着烈马奔驰,一点都不似中朝的亲王,倒像是个草原少年。

    但有谁要认为端王殿下只是精通武略而不通文采,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他在文章、书法、诗词、绘画、音乐上的造诣,全都达到了大家的水准。

    也许绘画还不如武好古、李公麟,文章诗词也不如苏东坡,音乐比刘铣、吴良辅也稍逊一些,书法可能也比不上四大家苏黄米蔡,骑马射箭肯定也不如禁军里面的高手。

    不过,别人能在诸多才艺中精通一门就很了不起了,可是这位大王是样样精通的全才。而且端王殿下今年可只有十六岁,再过个十年,他的各项才艺还不是稳稳能居天下第一?

    若是端王做了官家,多半也能做到古今帝王第一人吧?

    春兰替端王擦完上身时,突然想到了端王成为官家的可能,哦,不是可能,几乎是必然了。

    因为宫中的姐妹们传出消息:官家这些日子白天为西北战事操劳,晚上又要为子嗣传承而努力,身体骨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大王,刘大官求见。”

    就在端王着急在两个宫女伺候下,刚刚穿好袍褂,戴上幞头的时候,刚刚陪他蹴鞠的高俅的声音就在亭子外面响了起来。

    刘大官就是刘有方,自从将两幅潘巧莲写真图分别是米友仁和武好古画的献给端王之后,他就成了端王府的常客,还会时常送来一些名家字画和古玩珍品。

    “好的,叫他去品逸轩等候。”

    端王赵佶吩咐了一声,就和春兰一起出了亭子,向建在后花园中的品逸轩走去。品逸轩其实是个三层高的楼阁,一层和二层是用存放赵佶收藏的文玩和书画,三层则是赵佶画画练字的地方。就在品逸轩三层靠西的一面墙壁上,赫然挂着两幅潘巧莲写真图。

    只是这两幅潘巧莲写真图上的潘巧莲,却是完全不同的打扮和气质,一个是仿佛正在和情郎相会的美少女,眉目神色中流出的都是浓浓爱意。另一个则是位俊俏精致的小郎君,一身月白儒服,头顶东坡巾,手持一把合起来的折扇,看上去飘逸潇洒。

    两幅潘巧莲写真图都是形神兼备的精品,两幅画上的潘巧莲五官精致写实,表情生动自然,身形比例协调,衣着飘逸盎然,画面色彩鲜艳明快。如果说赵佶的作品还有什么不足,便是潘巧莲的手部、毛发和眼瞳等细节部分的处理还不太到位。

    不过只是靠临摹潘巧莲写真图和醉罗汉图,就能将画技提高到这种程度,这赵佶的绘画天赋之高,也的确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了。

    “如何?孤王的这幅潘巧莲写真图能和武好古的相比吗?”

    听见推门的声音和脚本轻响,正抱着胳膊在看画的赵佶也不回头,开口就询问了起来。

    来人正是高俅和刘有方。

    “能,”回答问题的是刘有方,“精细部分还差一些,不过大王只要能多临摹一些武好古的画,就一定能超过他了。”

    一旁的高俅听了这话,眉头不禁一皱。

    刘有方说得不错,以端王赵佶的天赋,要达到武好古的那幅潘巧莲写真图的水准,根本不用拜师,多多临摹即可了。

    “大王,太后叫老奴给您又拿了幅武好古的画儿来。”

    说着话儿,刘有方就将一幅毗沙门天图轻轻展开在了端王赵佶背后的书桌上面。

    赵佶转过身,扫了眼书桌上的画儿,笑了笑道:“画得不错,不过却不如那幅潘巧莲写真图。”

    武好古画潘巧莲是投入真情的,自然是精品中的精品了。而毗沙门天图则是信手画来,随意发挥。

    “这画先放在孤王这里,”赵佶道,“待孤临摹上几本……对了,那武好古可回开封府了?”

    “回了,”刘有方说,“昨日方回。”

    “好!”端王赵佶笑了笑,“待孤王摹好了这本毗沙门天图便去邀斗一场!”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