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路有三位护卫,好古感激不尽。

    待好古安顿一番,再请三位吃酒。”

    和林万成、林冲和陆谦分别的时候终于到了。

    三人的薪水,现在兼任账房的张熙载在前一天就给他们结清了。因而入了封丘门,就是武好古和这三个保镖分手的时候。他们仨都住在开封府的城北厢,一入封丘门就离家不远了。

    林万成、林冲和陆谦三人,都喜气洋洋的和武好古等人道别。林家父子得了“飞来横财”,终于攒够买房的钱了!现在老林头冲着武好古一口一个东翁,恨不得明天就辞了军职去扛枪保卫武大郎呢。

    而陆谦一样满脸都是喜气,武好古没给他甚底好处,不过他却得到了童贯童大官的赏识。

    这可真是攀上了登天梯了!

    看来是不用靠出卖林冲娘子去讨高衙内的欢心了……

    接着,武好古的两个好兄弟郭京和刘无忌也要回家去看看了。他们的住处在开封内城的安远门外,州北瓦子附近。

    “大郎,我也要回去望一眼老娘和妹子了。”

    郭京依依不舍的和武好古道别。

    “大郎,我也去了,等安顿好了,再来寻你。”

    刘无忌没说自己要去怡红院对于他和阎婆儿的恋情,武好古和郭京在面子上都是反对的,所以他也不愿意多说。

    武好古也冲两个好兄弟拱了拱手:“三哥,小乙,就在此别过吧。你们这些日子跟着我也颇劳累,回去后好好歇息几日……五日后,我在丰乐楼摆酒,你们可一定要来啊。”

    “好,一定来。”

    “一定。”

    武好古在丰乐楼摆酒是准备请不少人的,不仅有郭京和刘无忌,还打算请潘孝庵、米友仁、苏大郎、高俅和纪忆纪大官人。

    而武好古请他们的目的,则是一起商量投资办商行的事儿。

    这个合股商行是武好古做大事业的基础,是一定要办好的。

    而办好合股商行难点并不是找到赚钱的项目武好古怎么都是后世穿越来的,还有一手书画绝活,所以找到项目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在宋朝建立一个相对高效的“股份制公司”,就是武好古想要开办的合股商行。

    这年头可没有公司法,也没有现成的股份制公司章程可以抄,而且他前世也不是学商学的,对公司管理的那一套,只是见过而已。

    因此,现在他只能把可能入股的股东们都请来,大家伙商量着办,怎么都要拿出一个股份制商行的章程,然后才能照章开办商行。

    入了安远门,沿着马行街又走了一段,到了丰乐楼附近的时候,童贯也和武好古、马植、米友仁拱手告别了。

    “武大郎,马二哥,米小乙,咱家要回宫去向太后复命了,便在这里别过吧。”

    丰乐楼又名樊楼,是马行街上的一景,有东南西北中五座楼宇组成。三层相高,五楼相向,飞桥栏槛,明暗相通。整体建筑高低起伏,檐角交错,富丽堂皇。是开封府最好的去处之一,皇宫大内的东华门就在丰乐楼的西面。

    据说在丰乐楼的三层上面,都可以遥遥窥见皇宫大内的东侧边缘!

    这样的建筑若是在唐朝,大概早就被皇帝下旨给扒掉了。但是在宋朝,竟然矗立了那么多年,也不得不说是个奇迹了。

    现在只剩下了马植、米友仁、张熙载和武好古四人,牵着马走在马行街上了。不过他们也很快就要分开,武好古会回自己在第一甜水巷的家中,而马植则会借住到米友仁的府上,张熙载则会暂时居住在潘家书画斋内。

    “马二哥,”武好古朝马植笑了笑,一边行路一边说“你和那童大官挺谈得来啊。”

    马植呵呵一笑,“说实话,某在北朝时常听人言:南朝文治鼎盛,但武略不足,男儿皆怀毛笔而弃宝剑,比北朝妇人尤不如。不过见了这位童大官后,某就知道那些话都是无稽之谈了,南朝的宦官都如此知兵事通武略,何况士大夫?”

    这马植……

    武好古听了马植的一番话,真是有些无语。

    大宋的士大夫要都比童贯能打,那倒是的确能复燕灭辽了。

    看到武好古有些不屑,马植还以为他看不上宦官,笑了笑又道:“大郎,某家看这童大官并非池中物,你以后可得和他好好结交才是啊。”

    “多谢马二哥提醒。”武好古知道对方想茬了,不过还是向他行了一礼。“三日后某在丰乐楼摆酒,你和元晖一起来吧。”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武好古看了看周围,已经快走到潘楼街了。他对米友仁道:“元晖,马二哥就交给你了,带着他在开封府城内好好游览一番,我们三日后再见吧。

    廷扬,替我送马二哥去米府上吧。”

    ……

    和自己的好学生米友仁、好朋友马植还有账房先生张熙载分手后,武好古便一个人走向了自家在潘楼街上的那间小小的店铺。

    此时的潘楼街上热闹异常,到处都是吃食摊子,香气四溢,吆喝声此起彼伏,这个热闹劲儿,比起后世大都会的市中心商业街也不遑多让了。

    武好古行了差不多一个上午,腹中早就有些饥饿了,也不想去酒楼里面吃了,就想在潘楼街上买几样小吃,回自己的那个窝,也就是武家画斋里面美美吃上一顿。

    在他的记忆中,这样的场面实在太多了……那仿佛才是真实的生活,如今的一切,倒是犹如梦幻一般了。

    走到一个飘着羊汤香味儿的卖软羊面的铺子前面,武好古刚想叫老板给自己来上一大碗,眼角突然就扫到了自家铺子的大门。本来这个时候应该闭着的门,却不知什么时候敞开了。一个微胖的,上了年纪的男子,正扶着门框站立着。正是武好古的父亲武诚之。

    “大郎!是你吗?”

    “父亲,正是孩儿。”

    武好古也顾不得买面了,连忙走了过去。

    “大郎,你可回来了!”

    武诚之看着多日不见的长子,眼眶中含着几滴热泪,不过还是挤出了笑脸儿。

    “瘦了,黑了,不过却精神了,出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具身体中留存着大量对父亲的情感,武好古一看见武诚之,也忍不住留起眼泪了。

    “父亲,孩儿,孩儿……离家太久了,家里可好吗?”

    “好,一切都好。”武诚之把儿子牵着的马拴在了店门口竖着的一根拴马柱上,然后就拉着儿子进了店铺。

    走进铺子,武好古突然发现铺子里面挂满了字画,其中大部分的品相都相当不错。有些应该在世的名家所作,有些是古画古贴或是高仿的精品。

    很显然,武家画斋的生意也因为自己的出名,而有了极大的提升。

    “这些日子,铺子里面生意兴隆,不少在开封府小有名气的画师,都愿意把画送了这里寄卖……客人也比过去多了几倍。哦,对了,还有不少人登门求画来着,能挡的,为父都替你挡了,挡不了的,都收了定金。现在收了大概有五万多缗……”

    “五万多?”武好古吸了口气,“这得画到何年何月啊?”

    “也没多少,不过三四十幅……对了,纪忆之纪大官人一个人就定了十幅,我也没好意思推了。”

    “无妨,”武好古一笑,“他的生意得做。

    对了,潘十八回来了吧?她现在怎么样了?”

    “潘娘子她……”

    一提到潘巧莲,武诚之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吞吞吐吐的不肯说话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