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阴寒刺骨的冬雪,飘飘扬扬,又一次洒落人间。

    开封府,复又陷入一派冰封雪覆之中。那雪花,恍若鹅毛随风而舞,浮游空中,缓缓落下。

    又是一夜的降雪,将整个城市变成了白皑皑的一片。

    潘巧莲靠在窗上,看着窗外雪花纷落,院中的积雪越来越厚,却想到了少年时候和大武哥哥一起堆雪人,打雪仗的往事。那仿佛就是昨天才发生的,可是转眼却是多年了。

    那时她只是懵懵懂懂觉得大武哥哥最好,后来却又知道两人的情愫不过是镜花水月,而现在……大武哥哥很快就要做官了。

    这次是太后宣召!还派了宫里面的中官去了大名府,等把大武哥哥带回来,便要入宫去画太后,画官家了。

    以大武哥哥的画技,两幅画像完成后,授官那是早晚的。而且他的画现在也不便宜了,人像一纸已经开到了三五千缗,一年赚上几万缗是轻轻松松的。

    若是再傍上了端王殿下,那往后可就是神仙般的日子了。半年住在开封府,半年住在云台山,一年卖上几纸画……

    想到往后快乐逍遥的小日子,潘巧莲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缓缓回过身来。

    屋中,潘大官人坐在一旁,脸上堆满了笑容,看着自家的妹子。

    “十一哥,奴一介女流,怕不合适去见端王殿下吧?”

    端王早就派人来寻过潘巧莲,说是想要见一见潘巧莲写真图的真人。

    没有说别的什么,但是潘巧莲还是隐约感到一些不妥。

    毕竟现在是端王选妃的关键时刻!虽然选妃这事儿,最终拍板的是向太后,可是向太后一向宠爱端王,这是开封府权贵圈子都知道的。所以只要端王看上的女人符合做王妃的要求,太后是不会不答应的。

    而潘巧莲除了一个望门寡不大好之外,其他条件都符合。她是潘家将门女,身体也很好,生儿育女应该没什么问题,长得也漂亮,而且家里面也有钱,不是那种没落贵族。

    有钱和将门加在一起,差不多就是旧党一派了旧党的根底就是北方豪门士大夫,而将门虽然不是士大夫阶层中最高级的进士文官,但毫无疑问也是士大夫的一员。

    对于成为端王正妃,现在的潘巧莲可没多大兴趣。若是端王成不了官家,不过是个被圈在开封府的富贵闲人。比武好古也强不了太多,而且大宋的亲王谁不是妻妾成群的?

    若是当了官家……呵呵,也不知什么原因,自仁宗皇帝之后,大宋官家的寿数就都不怎么长了。

    英宗皇帝四十五岁驾崩,神宗皇帝三十八岁驾崩,而眼下的官家,才二十多岁就病病歪歪快不行了。

    另外,现在宫中的斗争也越来越残酷,连正宫皇后都被官家给废掉了……

    这延福宫,就是龙潭虎穴啊!若是没有刺虎杀熊的手段,进去也不会有好下场,还不如和大武哥哥一起做富贵闲人呢。

    妹子的心思,潘孝庵如何不知?

    嫁给端王对潘巧莲来说没有什么好处,可是对潘家而言却是利益巨大的!

    潘大官人捧起茶碗,抿了一口茶水。

    沉思良久,才笑了笑道:“端王殿下只是存了一个和武大郎较量的心思……年轻人嘛,哪有恁般容易服人的?你若不让他见识个真颜,他怎么会知道大郎的厉害?

    不过你说的也对,女流之辈……呃,是不大适合抛头露面的。但也不是没办法变通的,你完全可以扮成男装去和端王见面嘛。也不要单独私会,可以在西园雅集上和端王殿下见面。

    这开封府官宦勋贵家的才女扮成男装去参加诗会雅集的,也是常有之事,便是传扬出去,也是一番佳话。”

    现在还是民风开放的北宋,不是理学大兴的明清,士大夫阶级女人还没有被彻底关进后宅。女扮男装参加各种文人集会的才女也不少见。

    而且潘巧莲自己也是个好动的性子,就是嫁给了武好古后也不可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何况现在?

    不过潘巧莲想了想,还是答道:“恐怕不大合适吧?”

    潘大官人笑了起来:“怎么不合适?十八,你其实已经和端王殿下见过面了?”

    “见过吗?”潘巧莲笑了笑,“是不是小时候见的?”

    “不是,就在几日前。”

    “几日前?”

    “赵小乙就是端王?”

    “他就是端王殿下?”潘巧莲愣了愣。

    潘孝庵笑道:“再见面的时候,你还是潘小郎,他还是赵小乙,这样可好?”

    “这样……好吧。”

    潘孝庵吐了口气,他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创造条件让妹妹和端王见面,若是端王看不上……那他也没办法,就只能便宜武好古那小子了。

    ……

    武好古穿着厚厚的裘皮,身子缩成了一团,骑在一匹阉割过的,乖巧的走马上冒雪赶路。

    雪很大,天气也很冷。若是换了刘有方那样的太监,兴许就要在滑州歇息几日了。

    可童贯不是文艺宦官,他是个一不怕苦,二不怕冷的军事宦官。别的宦官都把五年边疆军中效力当成苦差事,可是他自从入宫后,大部分时间都在边疆军前,更冷更苦的差事也不知做了多少。

    而且他的身板也壮实的不似个阉人,恁般冷的天气,他连裘皮也不需要,一件棉袍,批个羊毛斗篷,就能冒雪前行了。

    武好古看着童大官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就琢磨:这货要是不阉了入宫,而是能有个堂堂正正从军的路子给他,大约也能成为一代名将吧?

    在一行人中,能和他比的,也就是自幼长在辽西的马植了。开封府的雪,对马植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童贯和马植,两人依旧并辔而行,俨然是一对一见如故的好基友了。

    两人交谈的内容,还是关于辽国的。

    按照马植的说法,现在辽国国内正打一场内战,同时还有一场外战正一触即发。

    内战是草原上的北阻卜酋长磨古斯和契丹人在打生打死,历史上这场战争一直要打到磨古斯的儿子马尔忽思称不亦鲁黑汗,是后来那个被铁木真灭掉的克烈部王汗的祖父被契丹人杀死,才算彻底结束,当时已经是公元1110年了。

    而一触即发的外战则是高丽和辽国之间的,准确的说,是高丽国和契丹治下的女直人间的战争。

    由于契丹人要集中精力对付北阻卜的叛乱,因而放松了对生女直诸部的控制。世代担任生女直节度使的完颜部想要趁机崛起,而王氏高丽同样蠢蠢欲动,想要伺机北伐夺取女直长白山诸部。

    所以辽国所属的生女直节度使司和高丽国的战争,也到了将要爆发的时候了。

    什么?骑马跟在马植和童贯身后的武好古一直竖着耳朵在听。当他听到高丽国居然要和女真人开战,着实吃了一惊。

    现在距离女真崛起就十几年来,女真人的武力应该很强了吧?也许还推不了契丹,但是高丽棒子怎么可能是对手?

    这场战争,历史上一定没有发生吧?

    要不然王氏高丽即使不灭国,也该被打成“南高丽”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