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雪后的开封府,别有韵味。

    整个城市,一片银装素裹,但同时却没有失去活力,人们并没有猫冬,街道上面依旧熙熙攘攘。

    开封府的商业,不会因为黑夜而暂停,自然也不会因为寒冬而退避。

    再说了,开封府的雪虽然冷,但是雪后阳光一照,空气当中还是存着暖意,并不是难以忍受的。

    潘巧莲也没有猫冬,而是一清早就换上了利落的男装,去了自家的金银绢帛交引铺。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去那里了,不是不想去,而是她哥哥潘孝庵不让。潘孝庵说她一介女流,抛头露面终不合适……

    哥哥变得如此迂腐,倒是让潘巧莲大感意外。不过今天不知怎么,潘孝庵居然想开了,叫妹子换上男装去铺子里面坐镇了。

    所谓坐镇,其实也没什么好“镇”的。金银绢帛交引铺有掌柜,有账房,有文案,有管事儿。一整套的班子,没有东家的人在也能自己运转。

    不过潘巧莲还是愿意去铺子里面坐一坐,看看账本,亲眼见着一箱箱的金银绢帛交引被抬进抬出,闲暇的时候再去逛逛热闹的潘楼街。

    这才是真实的,惬意的人生啊!

    如果再能有武好古和她一起出双入对,那可就实在太完美了。

    可是武好古的上进心……仿佛太强了一些。

    潘巧莲的书画老师李唐也看出她有心事了,在一旁低声说道:“十八姐莫担心,武家如今兴旺的很,登门求画者络绎不绝,一纸已经开到数千缗了……便是李龙眠的真迹,也不过如此。大郎的画中第一人,可是实实在在的。

    而且几日前还有消息从宫中传出,大名的韩大府献了一纸毗沙门天图给太后,太后见了后就着人去宣了。看来过不几日,武大郎便是称旨或待诏了,授官也是时间问题。”

    李唐虽然是潘楼街上第一等的画师,但毕竟是民间人物,对于端王喜欢上了潘巧莲写真图是不知情的,更不知道由此引出的风波。

    在他看来,武好古做官发财都是时间问题,所以和潘巧莲之间的鸿沟已经消失了,潘巧莲只要再耐心等上一阵子,就能和心爱之人终成眷属了。

    他也是看着武好古和潘巧莲长大的,和武诚之也是老朋友,自是在心眼里替他们高兴的。

    听了李唐的话,潘巧莲的心情倒是好转许多。

    “老师,待会儿陪奴去武家画斋瞧一瞧吧。”

    “好啊,”李唐笑道,“老夫也想去潘楼街上逛逛,看看能不能捡个漏。”

    书画文玩通常是不分家的,书画大家通常也是文玩行家,没事儿逛一下潘楼街,即便捡不着漏,也是一个乐趣。

    “行啊,”潘巧莲笑道,“不如现在就去吧。”

    两人正说着话,一阵楼梯响动传来,有人上了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三楼。

    来的是谁啊?怎么没有人通报就上三楼了?

    潘巧莲和李唐互相看看对方,然后站起了身,准备迎客。

    门帘被掀开了,进来的竟然是潘大官人自己和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个子书生,生得颇为俊俏,手上还捏着一个长长的卷轴。

    “见过大官人,”李唐行了一礼,然后问青年书生,“这位小郎君是……”

    “赵小乙,”潘孝庵主动介绍道,“他可是开封府画坛上新近崛起的新秀,一手人物写真,不在武大郎之下啊。”

    什么?

    潘巧莲和李唐都有点难以置信。

    武好古在人物写真上的造诣已经高到了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别说这个名声不显的赵小乙,就是公认的书画天才米友仁,现在不也乖乖拜了师父?

    “失敬,失敬。”李唐拱了拱手。

    他总要给东家面子,而且他一眼就看出这个赵小乙的不凡了,富贵的气质,是怎么都遮掩不了的。

    “这位是李晞古,是开封府数一数二的画师,擅长人物、山水。”潘孝庵将李唐介绍给了这位赵小乙。

    “李晞古?”赵小乙点点头,“听说过。”

    只是听说?

    李唐微微皱眉,他在开封府书画行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一手山水画是公认可以同荆浩、范宽相比的。怎么到了这位的口中,就只是“听说过”了?

    另外,“小乙”这个也不像是字号啊,这就是个家里面的排行啊,没有这样介绍朋友的吧?

    “这位是舍弟潘小郎。”潘孝庵又开始介绍起潘巧莲了。

    “小郎”一样不可能是正式的名字,这就是“小哥”、“小弟”的意思。

    “小郎。”

    “小乙。”

    赵小乙和潘巧莲互相行了一礼,然后互相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

    这位赵小乙就是大宋端王赵佶了,潘孝庵当然是认识他的,潘巧莲也见过他一次,不过印象不深,而且那时赵佶才十三四岁,和现在不大一样。所以潘巧莲没有认出对方。

    而赵佶则被眼前的潘巧莲给惊呆了……倒不是因为潘巧莲的绝色姿容,而是她和潘巧莲写真图画的,简直一模一样。

    这武好古的画技,果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惊为天人吗?”

    潘孝庵看见赵佶的表情,心中一阵窃喜。

    赵佶一定是看上自家妹子了,这国舅爷……有望了!

    这时忽然有人嗯咳了一声,打破了有点古怪的沉默。咳嗽的人是李唐,他笑着问:“小乙哥,你是带了幅画来吗?”

    潘孝庵接过话题道:“小乙哥是带了一幅画,晞古,你是行家,给掌掌眼吧。”

    赵佶将带来的画卷展开在了一张书桌上,这是一幅瑞鹤宫阙图,就是几只仙鹤在延福宫上空盘旋。

    “好!”李唐看了一眼,立即就叫起了好,“画得好……这仙鹤充满生趣,姿态优美,活灵活现。这宫阙……用上了‘武家界画’的技巧是吗?”

    赵佶点点头:“好眼力。”

    李唐说:“用得好,俨然得了‘武家界画’的精髓……小乙哥看来是画界奇才!足可以和武大郎相提并论了。”

    他的话有吹捧的成分,赵佶的这幅瑞鹤宫阙图上用到的透视技巧还有些生硬,绝对不能和武好古比。但是李唐既然看出赵小乙的不凡,当然要说点好话了。

    不过赵佶却一点不认为李唐是在吹捧自己,他一向认为自己天赋极高,在绘画上虽然还不如武好古,但是差距不大,努力一把是可以追上去的。

    所以这个李唐,眼力很不错啊!

    ……

    “终于画好了!元晖,你觉得如何?”

    武好古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世界名画潘素儿的微笑,满意地点点头。这是自己时隔九百多年创作的第一幅油画,也是人类美术史上的第一幅油画!

    “太好了,老师,这画……老师,您莫不是画圣投胎的吧?”

    米友仁的表情是难以置信他是亲眼见武好古从打稿、调色到一笔一画把油彩抹好的。

    这手法之娴熟,对色彩和明暗的运用之高明,俨然就是在这油画中浸淫了十数年,而且还得过名师指导的高手。

    可武好古今年才二十岁啊,而且……这油画分明就是武好古自创的!

    “画圣投胎?”武好古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画好了,明天就把这画交给左卫将军,然后便回开封府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