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封。

    冬雨绵绵。

    春雨如恩诏,夏雨如赦书,秋雨如挽歌,冬雨则只剩一片不忍说,不可说的肃杀了。

    冬天的雨,总会给人一种凄苦苍凉的感觉。

    这场冬雨从早晨就淅淅沥沥地下起来,到了午后仍不见停歇,刺骨的寒意也因此弥漫开来,天地间一片萧瑟。

    开封城外,金水河畔,一条泥泞的小道上,一个穿着月白色袍服,撑着一把油纸伞的人,正在树林之间踽踽独行。

    此处位于开封城西,距离开封府外城的西北水门不过数里,遥遥都能望见高大的城垣。因为金水河一年大部分时间可以通航,所以从此处入城也极方便,只需泛舟而入即可。

    不过这里的居民并不太多,金水河两岸,有大片空旷的树木丛林,野趣盎然。而树林之中,又散落着一栋栋园林豪宅,都是开封府权贵们的别墅。

    撑伞的白衣人出了林间小道,面前赫然出现一片静静挺立在冬雨中的桂花树,树叶儿被冬雨浇得亮油油的,整片林子都充满了绿色的生机,哪怕冬雨渐渐变成了冬雪。

    穿过这片桂花树林,便会看到一座小楼。小楼倚着一片缓坡而建,林木环绕,十分幽雅,楼外还有一道只到人肩头的篱笆墙,挡住了闲杂人等,却没有完全遮住墙外的风景。

    白衣人没有停,径直向那小楼走去。

    在小楼的滴水檐下,他收了纸伞,显出容貌来,原来正是武好古多日未见的高俅哥哥。凭着蹴鞠的好本事和一套为人处世的好手段,他现在已经是端王赵佶跟前的红人了,只是今天不知怎么了,他那张总是挂着笑容的脸颊上,微微带着些无可奈何地苦笑。

    他抬头看了眼铅灰色的天空,叹了口气,便用力一甩伞上的雨水,推开小楼的房门走进去了。楼内很静,只有一个持着宝剑的青衣壮汉面对房门,坐在一把玫瑰椅上,他的面目隐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

    高俅说了一声:“是我,高俅。”

    “知道了。”青衣人只是答了三个字,便不说话了。

    这时楼梯突然轻轻响动,有人下楼,人还没到,幽香以致,然后就看见裙裾摇曳,环佩叮当,从楼梯上下来一个明丽动人的妖娆妇人,这妇人一领玉色旋袄,一件水红的襦裙,手执团扇,身姿妖娆,恍若天上的仙女珊珊而来。

    “啊,是春娘子。”高俅连忙换上笑脸,行了一礼。

    被他唤作春娘子的女子,名**兰,姓什么高俅也不知道。她今年二十五六上下,正是最有风韵的年纪。她原是向太后身边的侍女,不仅花容月貌,还精通文墨,深得太后的喜欢,后来被向太后送给了赵佶。

    “呀,是高大哥啊,大王正说起你呢。”春兰嫣然一笑,轻轻转身,“且随奴来吧。”

    原来端王赵佶的大驾,正在这座位于开封城外,邻近金水河的小楼里面。

    高俅随着春兰上了二楼,小楼的二楼布置的极其雅致,墙壁用江南运来的湘妃竹装饰,还挂着几纸书画,其中一幅就是武好古画的潘巧莲写真图。

    房间中还漂浮着醉人的熏香和茶香混合的气味,一副高大的身才背对着楼梯,面前摆着个三角画架,架子上摆着画板,板上贴着生熟宣纸,纸上已经用碳条打了稿,画得正是潘巧莲。

    高俅和春兰的脚步声还是惊到了正在做画的人,那人也不回头,只是淡淡的问:“是高俅么?”

    “正是小底。”高俅在那人背后垂手站立,恭敬地说,“小底刚从潘府回来,潘孝庵和潘巧莲已经从大名府回来了。”

    潘孝庵当然不能说妹子跟男朋友武好古出门旅行了,要是说了,潘巧莲还选什么亲王正妃啊?所以潘家对外的口径,就是潘巧莲去大名府省亲了。

    “冬雨苦寒,怕是累了佳人。”那背影高大之人站了起来,转过了身体,正是大宋端王赵佶。

    “也不曾苦了潘娘子,”高俅道,“小底今日还见了她,起色精神俱佳……大王,是否要请她来相见?”

    “不,”赵佶摇摇头,笑道,“不妥,这可不妥……被外人知道要说闲话的。”

    高俅想了想,又说:“大王,据小底所知,这潘娘子有时会在界身巷的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坐镇……”

    “唔,”赵佶点点头,“那就化个名去见她……见不着真人,照着一幅画来摹,总是不得其法啊!”

    原来这些日子,赵佶几乎迷到潘巧莲写真图里面去了,天天临摹,临摹了总有十几幅,可是没一幅是临摹到位的。

    “大王,其实您的画,已经有了那武好古九成的神韵,”高俅奉承道,“还差这一成……若是见了真人,一定能画好的。”

    赵佶点点头,“也该是如此……那武好古纵然是天才,也不过二十许岁,能有多少功力?

    对了,他现在在哪儿?何时能回开封府?”

    “他现在到了大名府,约莫七八日后,可以回开封府了。”

    “七八日……”赵佶思索了片刻,“你去安排则个,明日便去拜访潘娘子!”

    “喏!”高俅应了一声,倒退着出了屋子,然后下楼出门去了。

    端王要明日见潘巧莲,那他就得冒着雨雪再入开封府城,去寻潘大官人好生安排。

    看着高俅离开,赵佶又转回身走到自己的画架前面,盯着宣纸上用碳条画出来的人像,反复端详。

    看了半天,才对身后的春兰说:“春兰,你瞧瞧,我画的和武好古画的,谁比较好?”

    春兰笑吟吟道:“现在是武好古画得好,不过大王进步神速,再有几日,就可以尽得起所能了,奴婢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赵佶回头对春兰说:“等那武好古回了开封府,我便化个名去寻他比试一二,你看如何?”

    原来赵佶不是米友仁,他虽然才华横溢,但是眼光还是不如米家父子的米家父子可是画史、书史的作者,而且造假临摹的造诣之高,在中国历史上都是数一数二的。这看画的眼光自然是高的,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和武好古的差距,所以就乖乖拜师学艺了。

    可端王是何等样人?那可是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里面的天家贵胄,虽然痴迷书画,但是这心气可比常人高多了,自然不会轻易服输。而且他也的确有才,没有人教,光靠临摹居然也把潘巧莲写真图画到了七八成像。不过还有那么两三成,却是怎么也画不像了。想来想去,赵佶就觉得问题出在没有照着真人来画。

    于是就想着寻到潘巧莲本人照着画,还打算在画熟了后,去找武好古比试一二。

    名**兰的美人儿此时也哄着赵佶开心,咯咯笑道:“那姓武的能输给大王,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赵佶哈哈一笑:“也许是我输呢?”

    春兰笑道:“那怎么可能?大王天纵英才,文采风流,自古谁人可比?怎会输给潘楼街上一个卖画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