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第二天一早,武好古和米友仁便换了身干净的儒服,各骑一匹乖巧听话的走马,离了潘大官人在大名府的宅子,往城南的潘家老宅而去。

    大名府的繁华热闹都在城北,城市的南面则是豪宅林立,不过却显得有些清冷。而且大部分的豪宅都有些陈旧,似乎几十年都没有好好修缮了。不过潘家将门在这里的老宅,看上去显得气派壮观,而且还有点焕然一新的样子。朱漆铜环的大门,精雕细凿的石头狮子,条石砌成的阶蹬,门左还有一排拴马石,门右则是一列悬灯杆,全都挂着写了“潘”字的气死风灯,大门两侧则是刚刚粉刷过的黛瓦白墙。

    骑在马上往里看,隐约可以见到飞檐翅角,富丽堂皇。

    马到了门前,武好古就想到了“一入侯门深似海”,这潘美当年可是封了韩国公的!身份比侯爵还高,他在大名府老家的宅邸,大约真的要其深如海了

    自己能娶潘家的女儿,还能结交上未来的宋徽宗,前途可真是一片光明了!

    仕途什么的不说,便是做宋徽宗的“白手套”,未来聚敛起几个“小目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后世做买卖,不都是要讲后台的吗?

    有了几个“小目标”,将来就是怎么烧钱的问题了大宋可不是亡在没有钱,而是亡在有钱没烧好。

    只要能从几个“小目标”里面拿出一个,好好烧,都烧在刀刃上,都烧到位了,还怕烧不出一个太平盛世来?

    武好古正琢磨着今后烧钱救国的美好前景时,潘府的门子已经打开了一扇偏门迎了出来。

    “来的可是米家大郎和武崇道先生吗?”

    这门子客气得很,显然是潘府的主人一早就关照过了。

    米友仁开口道:“我是米友仁,这位是家师武崇道,是贵府的潘刺史和左卫将军邀我们来访的。

    潘刺史和左卫将军可在府上吗?”

    潘孝严的恩州刺史和潘意的左卫将军都是武阶官,而且官位不低。不过二人都没有职官,是有官无职,只拿钱,不用干活的!

    这也是武好古的追求他当然不是不想干活,而是不想替朝廷干活。因为大宋朝未来二十多年,只到灭亡,基本上都是新党的天下。各种“富国”为目的的改革,都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而以强兵为目的的改革,又是注定无法实行的。

    而且,宋徽宗还是大宋朝历史上权威最大的官家。

    如果武好古能对宋徽宗施加影响,那就没有必要进入庞大的宋朝官僚系统了。若是不能,那么就算做到宰相也没啥用。

    在徽宗朝,宰相还想限制官家?

    这不是做梦吗?

    而且武好古现在要做的事情,比如开办六艺院,比如养育良种战马,比如开发海州和云台山,比如发展海洋贸易船队,比如用金钱参透辽国干涉大辽内政等等,都不是宰相能做的。

    至于一边做宰相一边开公司这可想得太美好了!

    就大宋官家的那点心眼,会允许一个宰相手里掌握“几个小目标”,还拥有一支能在海上驰聘的船队?

    至于宰相办个六艺院,教出一堆能骑马射箭的儒生这不是要结党营私,就是在私蓄武力,都能往造反上面套了。

    而勾结辽国汉人大族据武好古所知,这个权力向来属于宦官主导的往来国信所!东府、西府,只能建言,不可直接参与。

    要不然历史上马植干嘛去找童贯这个阉人?

    实际上,宋朝宰相的权力并不大,而且还被御史言官死死盯着,稍有出格,弹章可就雪片一样飞来了,从开国到如今,也只有当今的章惇是个例外,独相多年,深得官家信任。不过他也不敢太出格,去干一些让官家起疑心的事情的。

    反而是做个白手套商人,只要得到宋徽宗的充分信任,更加能做出一点事业。

    毕竟“白手套”捞钱是给宋徽宗花用的,那是宋徽宗的自己人。而且“白手套”又不染指政权和兵权,也不是没卵子的宦官可以控制宫廷要挟君王,完全是人畜无害的。

    另外,宋朝的宰相和官员通常都不会在一个任上做太久官家怕大臣养成势力因而正经的做官,常常会在各地辗转,不停熟悉新的岗位,能做事业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

    所以做一只无害的白手套,默默地替大宋王朝添砖加瓦,仿佛才是武好古改变未来那段痛史的最佳路线。

    “元晖兄,崇道先生,二位大驾光临,本官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当武好古和米友仁从马上下来,整理好衣袍的时候,潘家少主潘意已经大步出迎了。

    “老师,这位是左卫将军。”米友仁给两人介绍,“大郎,这位是家师崇道先生。”

    “在下见过潘大官人。”

    武好古连忙向潘意躬身行礼,他现在是白身,而潘意则是从五品的左卫将军左卫将军是个“环卫官”,不是环境卫生的官,而是什么都不管的官,名义上是“禁卫”,负责保卫官家,实际上就是在家里干拿俸禄。但终究是个官,而且品级不低,所以武好古得向他行礼。

    潘意显得非常客气,一点没有将门少主的架子,看来已经将武好古当成“妹夫”看待了。

    武好古在潘意和米友仁陪同下进了大门,一进门他就发现这所宅子里面到处都在施工。亭台楼阁周围大多搭着脚手架,树木山石周边也都有人在休整。

    而且这宅子的占地极大,超过了开封府的那座潘家园,要是放在开封府,起码值几百万!

    武好古跟着潘意和米友仁往宅子里面走,一连过了几进院子,又绕过一条长长的曲廊,才到了一进已经完全修缮一新的院子。院子里面没有工人在施工,只有几个青衣小帽的家丁在打扫。

    一个身着青袍,年约四十,中等身才,五官清朗,方巾下的头发和颌下的三缕短髯都梳得整整齐齐的男子,快步从堂屋内迎了出来。

    武好古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人一定是潘家的管家或者管事。

    青衣人向潘意施了一礼:“少主,七姐儿已经到了。”

    武好古心想:看来今日是见不到潘家将门的老大,恩州刺史潘孝严了。不过想想也对,自己还是个白身,由未来的驸马爷出面招待,已经给足面子了。要见将门之主,起码得有个官身吧?

    看来官身也得抓紧时间搞一个等收了赵佶这个好徒儿后,就叫他保举一个吧。

    潘意扭头对武好古一笑:“崇道,家父有些俗务,去见韩大府了。”

    韩大府是资政殿学士,知大名府的韩忠彦,他是为相十载,辅佐三朝的重臣韩琦的长子,属于旧党人物,和开封府的将门勋贵自然比较亲近。

    “不如先见一见吾家的七姐如何?”潘意接着说。

    “好,好的。”

    潘意朝那青衣管事一挥手,管事边大步走去,推开了一道房门,唤道:“七姐儿,快出来吧。”

    “嗯,这就来。”

    一个脆脆的,甜甜的,嫩嫩的声音响起,然后就看见一个提着红裙子的小小姑娘,仿佛一只快乐的小燕子似的从屋子里飞了出来,到了潘意身边,俏巧地行了一礼,甜甜叫道:“小素素见过哥哥!”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