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是一条深幽狭长的巷子,虽不甚宽,却也能让二马并行。小巷中铺着青石板,因为昨晚上下了一场秋雨,因而地面上还能看到潮湿的印迹,偶尔还能在这石板路上看到一坨散发着臭气的马粪。不过这坨马粪并不会存在太久,很快就会被人收集起来。

    在大宋,人畜的粪便可都是能卖钱的肥料!朝廷的群牧监的官员们还能通过贩卖马粪赚上一小笔外快呢。

    因为粪可以卖钱,所以在宋朝的大都市如开封府和大名府之中,是没有难闻的粪便气味在漂浮的。

    另外,宋朝人口百万的大都市也不大会出现污水横流的场面,因为宋朝的城市是有排水沟渠和集中给水系统的!

    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赣州的“福寿沟”和苏东坡设计的广州蒲涧山泉引水入城工程。

    在武好古生活的开封府城和眼下这座大名府城,武好古也见到了由水渠、水井和储水的方井组合而成的供水系统。在有些富豪之家中,甚至还修了“水龙管”,将清水从水源处直接引入家中的蓄水缸,看上去就好像后世的自来水似也。

    而在大名府城内的这条名为马市街的狭长巷子上,武好古也看见了几个应该连着陶瓦管道的储水的方井。其中一个方井边上,还立着一匹四尺三寸多高的公马正在饮水。

    “这马怎么样?”武好古问身边的几人。

    “高约四尺三寸,看样子是河北土马,可以骑骑。”马植瞅了一眼,并不怎么感兴趣。

    辽国马多,虽然也不讲究育种,而是以接近自然生长的牧养为主。但是胜在数量众多,可以百里挑一,精选战马。因此马植家中就拥有不少好马,也就瞧不上这匹河北土马了。

    “这位客官好大口气,俺这匹马都快有四尺四寸了,便是做战马都够格了,只是可以骑骑?”

    原来在这匹河北土马的另一侧,还有个正在洗马的少年,听见马植的评论便大声反驳起来了。

    武好古走了几步,瞧见了那人,原来是个面目憨厚,身材倒颇高大的少年,他一边说话,一边蹲着擦拭马腿,因此才被马的身体遮住了。

    “相马可不能只看高矮,还得看骨骼、毛色、牙齿、形体、肌腱、马蹄,还有马儿是蠢笨还是聪明。”

    马植也是个好与人争辩的性子,而且说起马来也是头头是道,显然是个骑马、玩马的大行家。

    那少年已经擦完了马,起身便行了一礼,憨厚笑道:“客官原来是行家,失敬,失敬了。

    不过客官相马的眼界忒高,能入客官法眼的好马,恐怕只有官家的御马了。”

    马植家里面的马,要是牵到宋朝来,质量肯定超过御马的。那些御马就是好看而已,真要骑着上战场是不行的。而马植家里面的马,都是能上战场的!

    但是武好古的眼界更高,想要用后世养狗的方法,养出比契丹良马更好的精品马种!

    所以这憨厚少年的马,其实也只是刚刚能入武好古的眼而已。

    “小郎君说得也对,”武好古哈哈一笑,插话说,“某家这朋友就是信口说来。不知小郎君如何称呼?”

    憨厚少年道:“小底姓岳名和,汤阴县人。”

    汤阴岳和?没听说过……

    武好古只晓得宋朝有个岳飞,现在大约还没生养出来呢。

    “你家是养马的?”武好古又问。

    “我家养马,也种地。”岳和如实回答。

    原来是个富农。

    武好古知道,能养得起马的农民是不可能太穷的,多半是个有几十上百亩田的富农,养马应该是个副业河南人多地狭,主动养马的农户极少。不过大名府周遭因为三易回河事件的影响,人口没有恁般密集,人均土地也多,便有了养马的可能。

    而且大名马市上多少也有点需求,也就促成了养马这个产业出现了。

    不过养马业在河北也不会有太大规模,看看这个有点清冷和破旧的马市街就知道了。临近的羊市街、驴市街上的生意,可是相当火爆啊!

    听西门青说,这个马市街是条极老的街巷,大约是唐朝魏博藩镇的时候出现的。那时魏博军对战马的需求极大,才促使马市的产生。

    而如今,宋朝的官军由群牧监提供战马,不需要从市场上购买。民间对马匹的需求不大,远远比不上对羊和驴子的需求恁般火爆。

    另外,民间也不需要高大强壮的战马,走马、挽马、驮马的需求反而更大其实宋朝各地都有马,西北有番马、西马,河北有土马,京东有东马,江淮有淮马,四川有川马,江南还有小小的兔儿马。

    所谓大宋不能养马,就是一个传说。

    而大宋的马市上对战马没有兴趣才是真相不是大宋朝廷不需要战马,而是市场不需要。

    因此岳和带来的这匹四尺三寸有余的“大马”并不好卖,活脱脱是一匹亏本的滞销马。

    “这马还行吧?”武好古这个马盲又扭头征求西门青的意见。

    “还行,”西门青看了看马,“不过你要骑它就得先阉了它,要不然一定把你摔下马背。”

    阉割过的公马性情温和,容易驾驭。以武好古的马术才堪堪能骑,要是不阉割了,就不知道谁骑谁了。

    “不阉它,”武好古忙摇摇头,对西门青说,“给你骑吧。”

    “送给我?”西门青脸颊一红,脑袋垂了下去。

    “这马多少钱?”武好古的“帐房”张熙载出面询价了。

    “这马要八十缗。”

    八十缗对武好古是小钱。

    可是在汤阴县是能买上五六十亩好田的!而对这位卖马的岳和来说,这八十缗不仅可以还上去年他爹岳立得病欠下的医药钱,还能用来迎娶邻村有名的美人姚大姐,从此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

    “太贵了……”张熙载开始侃价。

    他其实也懂马,知道这匹马就是索价一百缗也不贵。但是……没人买啊!

    这种“大马”的确可以做战马,可前提是买回去必须好好伺候,不仅要好吃好喝,还得有“好住”,还得有地方可以跑马。可是如林万成、林冲、陆谦这样的骑将,自己都没房住,让马住哪儿?更别说有地方跑马了。

    所以这封建农耕国家建立骑兵的基础,必须是有地方可以养马的富农、地主或是小贵族,要么干脆就是MSL的奴隶兵也行奴隶兵的主人负担养马的成本。想要靠养在大城市雇佣兵为基础建立强大骑兵军团是不可能的,无论有没有马。

    “不行,就要八十缗。”岳和摇摇头,坚决不肯降价。

    他不怎么会做生意,若不是老爹身体还没痊愈,他也不会出来卖马。旁人做买卖,都会把报价虚高一些,然后等着客人还价。

    他倒好,直接给个一口价!

    “七十怎么样?”张熙载说,“要不行,我就走了。你在这里卖马,每天都得给马铺老板租金吧?一日也得几十文上百文的。

    而且你这马就是骑着玩的,又不能用来驮货拉车,而且还娇贵,得好生伺候,还不如江南的兔儿马实在呢。”

    “就要八十缗……”岳和憨厚的面孔显出了纠结的表情,但还是不肯减价。

    “就给八十缗吧。”这时武好古开口打断了正在侃价的张熙载,“岳小哥,在下是开封武好古,素来喜爱好马。跟你打听个事儿,在你们汤阴县,养马的人家可多?”

    “多谢员外,”岳和喜形于色,回答道,“回员外的话,汤阴县倒有些养马户,听老人们说,相州过去叫邺郡,向来是出将军的地方,便是如今也有好多习武考武举的人家,养马户也就比别处稍多了。”

    “原是如此。”武好古点点头。

    科举的作用除了选拔官吏之外,就是引导民间兴学了。文举可以引入民间习孔孟之道,而武举则可以让民间研习弓马之术,理论上是可以做到文武兼备的。

    可惜在具体实行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重文而轻武,以至于武举入仕之人大多转做了文官。同时武举又在文官的领导下进行,逐步偏向文科,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文科举的补充。

    “这样吧,”武好古想了想,又道,“我再多给你十缗,请你帮我做件事,留心你们汤阴县中哪家养了好马,无论公母,我都高价收购。若是有了消息,便辛苦你来大名府一趟,报到西门堂。可知道大名府西门堂在哪里吗?”

    “知道的。”岳和回答道,“不过员外给的十缗小底却不能收,这是无功受禄。”

    武好古笑了笑,“那好吧,等你替我寻到了好马,再给筹佣也可。”

    岳和这才点点头,又一拱手:“多谢武员外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