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西门家的商队常常会在柴家庄上歇脚,庄上的人们早已习惯了,还专门准备了一间院子给西门家的人路过时居住。现在武好古和米友仁就住在这间院子里面,隔壁就是突然变成了漂亮大姐姐的西门青。

    西门青因为是女扮男装,有些女性使用的东西还是要带着的,又不方便让人看见,所以习惯了自己动手、自力更生。一大早起来便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装了一个马包,叫了一个西门家的护卫提出去绑在马背上,自己却换上一身月白色的襕衫在院子里面来回跺着步子,走几步停下来,朝武好古和米友仁居住的屋子看一眼,有时候还莫名其妙地笑起来,有时候却蹙起秀眉,轻轻一叹……

    也不知道是不是旅途劳累,还是昨天晚上和米友仁谈人生、谈理想,聊得太晚了。西门大姐姐在院子里转了老半天,也没见武大郎推门出来。

    就在西门大姐有些失望,想要自己离开去吃早饭的时候,却听见房门响动的声音,忙扭头看去,只见个高大、英俊,不失儒雅,气质高贵的青年站在门内。

    原来是米友仁。西门大姐有些失望了……她知道小米官人是谁,米芾的儿子,开封府的将门才子,国子监生,将来是要做大官的。

    不过,他却不是西门大姐的菜。而且西门大姐也不可能“吃”下小米,小米可是正经的开封将门之子,还是官宦子弟,国子监生,可以说一只脚已经踏上官场了。

    “西门大姐。”米友仁对西门青恭敬非常,见面就行了个礼。

    这可不是西门青受得起的!

    西门青的曾祖父虽然中过武进士,但是她家算不上世宦之家,她又是个“走江湖”的女子。如何当得起米友仁的一礼?

    除非……她能嫁给武好古,到时候就是米友仁和宋徽宗的师娘了!

    到时候,便是阳谷西门一族,都能跟着沾光。

    当然了,西门青现在还不知道武好古回了开封就要当端王殿下的“美术老师”了。

    “小米官人,”西门青也忙还了一礼,“大郎他……”

    米友仁出了门,又轻手轻脚把房门关了,然后才对西门青道:“老师还在酣睡。”

    武好古没有早起的习惯,而米友仁是练过些武艺的,因而习惯早起,无论睡得多晚,一大早总能起来。

    “哦。”西门青应了一声。

    米友仁又说:“老师昨日还提起你呢,说这一路多亏你照顾,要不然一条性命都要丢掉了。”

    “是吗?”西门青脸颊有些发烫,心里面也噗通乱跳起来。“那都是缘分,是缘分。”

    “是啊,您和老师有缘。”米友仁继续瞎扯道,“前路艰难,老师希望你可以一路陪伴……”

    武好古压根就没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只是米友仁热心过头,想给自己的老师寻个良配。

    什么?什么?

    一路陪伴?是要一生一世吗?米友仁是在给武大郎保媒吗?

    想到这里,西门青的脸颊滚烫,低着头,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米友仁缓缓地说:“……陪伴他到开封府。”

    这位怎么说话大喘气呢?

    不过有些失望的西门青还是满口答应,“嗯,我也有此意,河北路上不平静,多些人一起走也是好的。

    况且,马二哥想要去开封府一游,我正好给他做个向导。”

    马植倒是真要去开封府考察,他出来一次也不容易,自然不是单单为了见武好古一面,还要顺便考察一下宋朝的国力和民生,有可能的话,再通过武好古的线搭上几个大宋的权贵。

    当然了,他也不知道武好古的路子恁般粗,可以直接通往大宋未来的官家赵佶……

    “好,好,”米友仁连连点头,“马二哥的本领高强,若能一同去开封府,路上可就能保无虞了。”

    米友仁说话的时候,心思也转开了。

    他是知道马植是什么人物的,那可是有大背景,有大本事的人……更重要的是,马植是真正“知辽”的。

    他家是辽国汉人四大家族之一,族中的长辈、兄弟在辽国朝廷当官的数不胜数,自然知道辽国会不会真的力挺西夏……

    这样的人物,要是推荐给了宰相章惇,那么凭着举荐之功,他米友仁马上就可得官了。

    “元晖,你在和谁说话?”

    米友仁正在心里面盘算着是不是快点捞个一官半职的时候,武好古的声音传来了。

    原来武好古也起来了,正穿衣服的时候就听见米友仁在和谁说话,于是就衣衫不整的拉开了房门。然后,一张有点中性的,红红的俏丽面庞,就出现在了武好古的眼眸中。

    西门青……看上去好漂亮啊!

    武好古瞅了眼羞答答的大姐姐,一边把根腰带系好,一边说:“大姐起得可早。”

    “习武之人,都习惯早起了……”西门青红着脸说,“大郎,时候不早了,你洗漱则个就来吃早食,吃完后柴家人便会护送我们出发。”

    “护送?”武好古眉头微皱,“前方不大安稳?”

    “前面是黄泛区了。”西门青叹了口气。

    黄泛区当然是“三易回河”造成的!

    如果说北宋这一百多年间做过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恐怕“三易回河”还要在“联金灭辽”之上了。

    就是因为“恐辽”,好端端的河北大平原给折腾得支离破碎,到处都有黄泛区,黄泛区不仅道路难行,而且盗贼丛生。便是西门家的走私商队,没有柴家这种地头蛇的护卫,也不大敢接近黄泛区。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面“有鬼”,武好古和西门青在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竟然无话可说了。

    洗漱完毕后,武好古和米友仁就跟着西门青去吃了早饭,还在吃饭的厅堂里面见到了马植、林万成、郭京和刘无忌等人。

    他们都已经吃好了早饭,也收拾停当,随时可以上路了。

    武好古和西门青、米友仁在一张方桌子周围坐了下来,柴家的两个老妇给他们上了炊饼和稀粥。武好古低着头伸手去拿炊饼,却一下捏住了个滑溜溜的手背,他忙抬头一看,发现这只手背是属于西门大姐姐的!

    西门大姐也正红着脸在看武好古,四目相对,都流露出复杂的目光。

    “快吃,快吃,吃完了还要赶路呢。”米友仁很及时的给两人打了圆场。

    吃完了早饭,林冲、张熙载就来报告,说是一切准备就绪,柴家的护卫也都准备好了。

    武好古吸了口气,对西门青道:“大姐,既然一切都准备妥当,那我们便去向柴老官人告辞,然后上路吧。”

    西门青答应着,便和武好古、马植一起去见了柴老官人,然后出了柴家庄,扳鞍上马,扬鞭一路西去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