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柴员外,也叫柴大官人的,并不是水浒传里面那个后周苗裔的小旋风柴进。

    在真实的历史上,后周皇帝柴荣没有公开的子孙传到北宋末年,他的四个儿子中的三个都在宋朝初年“不知其所终”了。曾经当过几天皇帝的柴宗训则被贬居房州,在宋太祖开宝六年三月离奇去世,享年二十四岁,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

    因此柴荣一系,早就绝嗣了。小旋风柴进,还有杨家将里面的柴郡主,都是不存在的。

    也有一些野史记载了柴荣的一子在赵匡胤的默许下被潘巧莲的老祖宗潘美抱养,后来改姓了潘。也不知道和潘孝庵、潘巧莲有没有血缘关系?

    不过现在居住河北沧州的这一门柴氏,倒是和柴荣有点血缘关系。他们和柴荣都是北周骠骑大将军柴烈就是柴绍的祖父的后裔,自唐末迁居沧州,至今有两百多年了。

    两百多年的繁衍,使得这一门柴氏人丁兴旺,成了沧州无棣县的大族,称无棣柴氏。

    而无棣柴氏和武好古在洛阳白波的宗亲们一样,也是一家义门,也称沧州义门柴。

    武好古是在当日黄昏时,才和西门青等人一起抵达的。到了地方,他才发现无棣柴氏原是聚族而居的,整个柴家庄好似是个城堡,围墙之内有数百个小院,每个院子里面住着的都是柴家人。

    “这位小哥,在下是阳谷西门家的西门青,是柴国栋柴都保正的朋友。”

    柴家庄门外有柴姓的保丁站岗,挡住了武好古一行的去路,西门青则取出了早就备好的拜帖,双手奉给了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保丁。

    那保丁拿过拜帖看了看,又叫西门青稍等,便一溜烟跑去通报了。

    “小乙,沧州一带是不是常有盗贼出末?”武好古翻身从马上下来,到了西门青身旁,望着柴家大院高大围墙和犹如城门楼似的正门,问西门青道。

    西门青点了点头,低声说:“沧州本是富庶之地,可惜数十年来累受水患,十室去了五六,还有些不肖之徒趁灾做乱,落草当了贼人。

    为了防贼,同时也为了在水患中保命,沧州的大族,大多聚起宗族,还修了这等堡坞居住。柴家在沧州也是一等一的大族,自然如此。”

    “原来如此,”武好古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官府也不管他们?”

    “官府管谁?”西门青有点不明白武好古的问题。

    “管柴家呀,”武好古说,“聚族筑堡,还有族兵,还持着利器,这个……”

    “大郎,你在说甚?”西门青瞪着大眼睛,有些奇怪的瞅着武好古,“官府要管也是管水患抓强盗,怎么会管好好的柴家?

    你方才没听见我管柴员外叫柴都保正吗?那柴员外可是都保正,柴进的几百丁壮,都是保丁,保丁自然有兵器,官府还要定期校阅呢!”

    武好古这时才记起来,宋朝有一个后世没有的“巡社制度”,就是一种地主土豪掌握的民间武装组织,又称弓箭社或忠义社。

    而在王安石推行的新政中,又实行保甲法,将相当部分的弓箭社、忠义社变成了保甲武装。也就是朝廷合法的地方武装力量了!

    之前武好古在虞城遇到的张都保就是一个都保正,手下也有好几百保丁。

    不过和张都保正向比,柴都保正的实力肯定更强。

    因为柴家是聚族而居的义门,几百保丁都是一族,容易团结。而且西门青还告诉武好古,柴家义门世世代代都走习武务农的路子。

    习武是为了考武举得官身,务农则是柴家一族的谋生手段。而且柴家是几百子弟不分家的“真义门”,除了出过武进士的柴家分支,其他的族人都没多少私产,宗族便是他们安身立命之本,因而打起架来都是远近闻名的凶人!

    而阳谷西门这样的家族,为了在沧州走私,也向来交好柴家,西门青的爷爷还是柴都保正的把兄弟。

    所以只要找到柴都保正,沧州路上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

    ……

    “我家都保正有请。”

    不多时,那位去通报的柴家保丁,便满脸堆笑的将西门青等人放进了柴家庄。

    “大郎,小米官人,智深法师,把马匹都交给柴家的保丁……跟我来吧。”西门青显然来过这里几次,认得庄内的道路,因而就在前面带路。

    进了庄子,武好古马上感到了一种欣欣向荣的贫穷。

    和开封府的人们相比,沧州柴家肯定是穷的,几百口丁男守着一两万亩不算肥沃的农田,还时常被水淹,而且也没有别的产业。

    可是这些柴家子弟的生活也是欣欣向荣的,有房,有家,有宗族,有土地。现在正是用晚食的时候柴家人肯定是一日两餐,庄子里面到处散发着肥肉的香气。

    庄子里面有两条街道,呈十字相交。街道两边都是连片的房屋,没有店铺。在两条街道相交的地方,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广场四周摆着许多兵器架子,都是空的,并没有插上武器。

    广场周围,还有几栋开面很大的建筑,门脸上挂着义门正宅、祖训堂、刑仗厅、柴家祠堂、柴家族学、讲武堂等等牌匾。

    这柴家庄虽然不大,里面倒是五脏俱全,俨然是一个小小的王国……

    武好古一边跟着西门青往里走一边想:这柴家义门倒是一股力量,也不知洛阳白波的武家义门是不是一样的?若是能拉个一二百武家子弟去海州立个庄子,倒是一个依靠。

    看来这封建宗族,有时候也有点用。

    就在武好古盘算着等将来成了名士后要怎么认祖归宗,再把白波武家的人拉一部分出来的时候,忽听有个嘶哑的嗓音喊了一声。

    “西门大姐,怎地这么快就来了?”

    什么?西门大姐?难道是西门家的女儿嫁到柴家了?那得见见。

    武好古抬起头,刚想要寻一下西门青的“姐姐”在哪儿时,却看见一个身材矮胖,肤色发黑,有一张圆脸,留着齐胸的白胡子,小眼睛眯成一条缝的老爷子站在一处门廊下,冲着自己这边招手,刚才说话的是他吗?

    “西门青见过柴家大爹爹,”这时西门青上前几步,朝着那矮胖老头行了一礼。“这一次是奉了我家大爹爹之命,护送几个朋友去北朝,还请柴家可以派人护送则个。”

    老头哈哈一笑,开口就是那嘶哑的嗓音:“好说,好说。大姐儿,西门鹤那老儿还好吗?对了……你都老大不小了,甚时候才给鹤老儿招个孙女婿啊?”

    什么?什么?西门庆,不,西门青是大姐姐?武好古的嘴巴张得老大,然后又仔细瞧瞧西门青,这才发现他,哦,应该是她果真细皮嫩肉,眉目秀美,说话的声音也不似男儿。

    这个真是同行数十日,不知西门是姐姐……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