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朝霞,自海平面升起。

    武好古睁开眼时,天已经亮了!

    屋外传来了整理物品的声响,想来是郭京和刘无忌这两兄弟在外间帮武好古收拾行装。

    因为潘大官人还要在海州逗留一段时间,潘巧莲自然也不好再和武好古一起上路了。因此今日便是武好古和潘巧莲暂别,并且踏上归程的日子。

    不过武好古不会直赴开封府。一方面是因为他这次从开封府带出来的书画还有近三分之一没有出手;另一方面,潘大官人带来了潘家家主潘孝严想见武好古的要求,这个要求可不好拒绝,毕竟武好古还想做潘家的乘龙快婿呢。

    所以,武好古就准备绕道兖州、济州、大名府和相州,最后才会返回开封府。

    因为西门青之前和武好古说过要回阳谷县一趟,所以武好古就让花满山走了一趟西门堂,约了西门青一起上路。

    而今日就是和西门青约好的上路出发的日子了。

    郭京、刘无忌还有张熙载前一日下午,就收拾好了行装,还准备好了走马。

    因为潘巧莲不会随行,而且携带的书画数量也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所以这一次上路要简单得多,没有再雇车,所有的人都骑上走马,还雇了两匹驮马用来驮运行李和书画。

    另外,跟随武好古一起上路的米友仁还收拾好了画架、画笔、生熟宣纸、生熟画绢、砚台和各种颜料,都一一备齐。还别说,米友仁这个徒弟,还是能派不少用场的!

    武好古起身下床,走出房间来准备洗漱。

    “大郎,早食已经准备好了,快来吃吧。”

    潘巧莲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外间,依旧是一身男装,不过却遮不住那份妖娆。

    她看上去很平静,仿佛昨天晚上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大郎,东西都替你收拾好了。”

    潘巧莲将一个包袱摆在了武好古身边的椅子上,有些唠叨地说:“出门在外,银两总需带足,奴这里有个牛皮的招文袋,里面放了二十几个小银铤。

    对了,还有这柄夏人剑,是奴向十一哥讨要来的。

    可惜大郎不会武艺,不过拿在手里也可防身。这次你要走的河北地界可不大好,这几十年不知发了多少大水,许多人活不了了,便落草为寇。所以一定得千万小心……”

    潘巧莲言语间,非常平静。可那絮絮叨叨,却让武好古感到了真正的关心。

    “潘娘子,你莫担心大郎。”郭京拍着胸脯对潘巧莲说,“某和刘小乙总会尽力照顾的,而且这次还会和西门小乙、马二哥同行,想来也不会有甚大事。”

    马植是和西门青同行,自然也和武好古同路了。根据刘小乙的回报,马植和西门青准备一路护送武好古到大名府才分手。

    而且马植也不是一个人南下的,他可是燕云四大家族的公子,出趟国自是带着几个马家的护卫死士,都是家养的壮士,可比武好古临时雇佣的林万成、林冲和陆谦靠得住。

    有他和西门青在,河北的强人是奈何不了武好古的。再说,强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现在武好古的脑袋可“升值”了,没有个几万缗谁也不会出动的。

    而这几万缗的巨资谁会出?陈佑文吗?那李进义现在还押在京东西路提刑司的大牢里呢,谁知道会不会把他供出来?他真要有那么多钱,还是先花在自保上面吧。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出门吧。”潘巧莲道。

    “十八……”

    武好古忍不住唤了一声,满是深情。

    “好了,莫这般模样,大郎是大丈夫,当志在四方。

    不过是去河北一行罢了,又不是甚龙潭虎穴,再说还有马二哥和西门小乙照顾。小米也和你在一块儿,别看他出身世宦之家,其实是常在外行走的,他家的山水,靠闷在开封府可画不出来,虽然你是他老师,不过出门行路之事,你还是要多听他的话。”

    “嗯……十八你也要早回开封府,到时候我们就能再相见了。

    用不了多久,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那是,那是……”

    两人相视,突然间没了话。

    只是在彼此眼中,都看到浓情蜜意和不舍之情。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米友仁的声音:“老师,马员外、西门员外到了。”

    马植和西门青都住在西门堂,现在是赶来和武好古汇合的。

    “那,我们走吧!”

    “嗯!”

    “大郎,我和十八一起送你。”

    潘大官人也来了,换了一身显得有点宽松的青色襕衫,耳鬓还插了朵红花,显得神采奕奕。他拍着胸脯对武好古道:“有某在,十八出不了纰漏,如梁山恁般草寇,连碰都不敢来碰的。”

    他这话还真不是吹的,且不说他带来的二三十个护卫如何,但是他的大宋武官身份,就足以叫草寇们望而却步了。

    因为若是杀了一个朝廷命官,那么草寇可就要荣升反贼了!若是没有泼天的富贵可以博,谁去干这等买卖?

    “那便拜托十一哥了。”武好古郑重其事的向潘孝庵行了一礼。

    “放心吧。”潘孝庵笑道,“某家的父母死的早,十八姐打小就是和某一起的,某怎会亏待她?”

    他这话说的也不错,他们兄妹俩的确相依为命多年,感情是极好的。

    便是这一次他准备狠心拆散潘巧莲和武好古,也是为了让妹子嫁的更好!

    武好古一介画商,便是做到了画圣和商圣,又如何能和天下之主相比?

    况且,端王殿下也是一表人才,年纪还比潘巧莲小一岁呢。

    至于武好古,潘孝庵也不打算亏待他和潘家族长潘孝严说好了,就在潘家将门里面挑一个才貌双全的姑娘,算是潘孝严的闺女,再由潘孝庵拿出价值十万缗的一座大宅做嫁妆,嫁给武好古。

    想来这样总能两全其美了吧?

    “一路走好。”

    还蒙在鼓里的武好古实在有点受不了这种分别之苦,一咬牙,便从潘巧莲手中接过包袱和宝剑,便大步走了出去。

    院子里面,身材高大的米友仁一身朴素装束,长剑在手,行囊在肩。看到武好古走来,拱了下手:“老师,都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武好古随着米友仁往外走,郭京、刘无忌、张熙载、林万成、林冲和陆谦等人也跟着走了出去。在海州这里跟随武好古的花满楼并没有跟着一起离开,因为武好古在云台山上买了庄园,还托法起寺的静因大和尚购买土地,所以留他在海州办事儿。

    众人很快就到了大门口,马植、西门青和几个西门家的护卫,都已经到了,全是一人一骑,还带着兵器。

    和武好古等人一同北上的还有一个鲁智深,他要回趟五台山,向智真法师复了命,交待一番,再回开封府去做他的大相国寺僧判。

    几个潘家的仆童各自牵了匹马过来,米友仁翻身上马,动作潇洒。武好古则在一个潘家仆童的帮助下上了马。

    潘巧莲也一路送出了大门,“大郎,何时才能相见?”

    武好古思索了一下,对潘巧莲说:“冬天,等开封覆雪之日,你我便能再见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