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又深了,武好古和潘巧莲却难以入眠。

    因为潘巧莲的哥哥潘孝庵很快就要来海州了!

    武好古和潘巧莲已经游完了云台仙山,还买下了一座山庄,便是将来两人做神仙眷侣的地方。

    不过这神仙眷侣却是将来的事情,眼下等待他们的,却是正心急火撩般赶来的潘孝俺。

    这个消息是海州潘家庄园的管家告诉他们的,潘孝俺不知怎么突然改变了放任妹妹和武好古自由恋爱的政策,十日前就出发离开开封府,往海州而来,要将妹妹带回开封府了。

    对此,武好古和潘巧莲都认为是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了!

    潘巧莲毕竟是将门女,哪怕守了望门寡,多了一些自由,也不能私嫁给武好古。

    便是这次和武好古一起出门,也是“伤风败俗”的,所以潘巧莲用化名还扮了男装。不过大宅门里是非多,也存不住秘密,多半还是传出什么难听的话了。

    等潘孝俺一到,潘巧莲多半会被她哥哥看管起来,直到武好古完成了做官发财的小目标,然后才能明媒正娶!

    到那时,武好古和潘巧莲,才能过上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

    因此他和潘巧莲两人都知道,暂时的分离,是为了长久的厮守在一起。

    可是真的等到暂别的时刻将至,两人还是彻夜难眠。

    “十八,最多两三个月而已,到时候就能风风光光娶你了。”

    “嗯……路上可要小心一些。”

    “知道,有马二哥,西门小乙,哦,还有智深法师在,不会有事的。”

    “身体也要当心,若是有个头疼脑热,一定要吃药,可不能像上回那样了。”

    “呃,一定,一定,西门小乙开得药,我一定吃。十八,你也要当心身体,天就要凉了,记得多穿些衣裳。”

    “嗯,大武哥哥,奴记得了。但辽国那边更冷,大武哥哥可别着凉。”

    “放心吧,这些日子在外走动,比起之前闷在画斋里的时候,感觉强壮了不少。”

    “这样就好……还有,大武哥哥觉得马二哥如何?”

    “马二哥吗?倒是个人物,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但是这等人物也不宜深交……”

    “不宜深交?为甚?”

    肩并肩坐在小楼里面一张卧榻上,看着窗外的夜色和空中那轮圆月的情侣正在说悄悄话。先是说些关心对方的话,后来不知怎么,却把话题转到了马植身上了。

    “因为他是英雄!”潘巧莲拧着秀眉道,“奴和大武哥哥都是凡人。英雄要做大事,要复燕平辽,要流芳千古。这固然没有甚底不好,但是英雄人物为达目的,是会不择手段的。

    对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敬而远之,其实你答应和他共赴燕云,已经有些不妥了……幸好没约时间,还是想办法推了吧。”

    还别说,潘巧莲到底是出身豪门的女人,看人还是有点准的。

    马植在后世史书上是小丑似的人物,但实际上他能往来宋金之间,促成联金灭辽的大业,使大宋一度恢复燕京,如何不是英雄?

    至于后来的靖康之耻,这锅实在不该他来背。

    “我知道,”武好古点点头,“等我回了开封府,便对他敬而远之就是了。”

    这回他是在欺骗潘巧莲。因为武好古也想做成一件大事,就是挽回靖康之耻!

    而要达成这个目标,光是在云台山和海州做准备是不够的。最好的路子就是让辽国走上昔日唐中后期藩镇割据的路子,这样武好古和潘巧莲才能在大宋过真正安稳舒适的小日子。

    可是武好古的这个小目标,靠他自己根本实现不了,只有马植能够做到。

    马植和他背后的燕云汉人大族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他们过高估计了大宋的力量其实也没高估,只是低估了宋朝统治者的愚蠢,结果走了一条错误的路线,引发了靖康之难。

    “对,一定要敬而远之,”潘巧莲又说,“而且你也不要和朝中的新旧人物走得太近。你想要做名士就要有名士的超然,千万别像苏学士那样陷进党争。

    将来,我们最好就久居在云台仙山……钱也不需太多,奴现在就有三四十万缗的嫁资,大武哥哥的书画商行再赚个几十万,有个百万便可了,再多也会遭祸的。”

    潘巧莲是将门女,自小就在一种讲究明哲保身的环境中长大,打骨子里就不想“做事”,只想享清福。各种自保和保家的办法,早就成了她的一种本能。

    武好古听了她的这些话,却有些暗皱眉头。

    其实他也不是个想惹是非的性子,可是……靖康的是非能躲过去吗?

    这神仙眷侣,不是我们俩想做就能做的!

    就算武好古和潘巧莲逃去了江南,也得防着金兵在“搜山检海捉赵构”的时候波及到自己。

    而且南宋初建时期的局势也纷乱得很,武好古和潘巧莲要真有百万缗的家产,又没有一点自保的武力,会不会被人当成肥猪宰了也不好说。

    “好,都听你的。”不过武好古也没有把真实的想法告诉潘巧莲,而点点头应付了一句,然后伸出一条胳膊,突然挽住了潘巧莲的纤腰。

    潘巧莲嘤咛一声,细腰动了动,似乎想要从武好古的胳膊中挣脱出来,可是她用的力气是恁样的小,而武好古的胳膊又出人意料的有力。

    刚刚还仿佛是个大姐姐一样在告诉武好古将来要怎么做的潘巧莲,这会儿似乎有些慌了神,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

    武好古哪里肯这样就放过潘巧莲?他突然扭过头,在潘巧莲俏丽嫩滑的脸颊上就香了一口。

    “大武哥哥……”这下潘大小姐可是羞的面红耳赤。

    武好古那只原本按在她小腹部的手掌,这时也开始慢慢向上挪,直奔那一对隆起来的“山峰”而去。

    “不行,不行……”

    嘴上喊着不行,心里面其实是万般愿意的。可是潘巧莲毕竟是宋朝人,还是大家闺秀,这个时候还是没有完全沦陷,还在有气无力的抵抗。

    而就在武好古即将得手的时候,猛烈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大郎,小郎君,马员外和智深法师到了!”

    这是小瓶儿的声音。武好古和潘巧莲在阁楼中相会的时候,她就在外面把风。

    什么?什么?马植和鲁智深来了?

    这也太不是时候了吧!

    刚才还扭捏在一起的武好古和潘巧莲一下就分开了,两人连忙起身,各自整理了一下衣裳,又不约而同望了对方一眼。

    武好古看到的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眉目含情,哪有办法恼怒?

    心中道了一声可惜,武好古就对潘巧莲道:“十八,我们去见马二哥和智深和尚吧。”

    “嗯。”潘巧莲应了一声,便和武好古一起走到门口。

    武好古推开了房门,就看见小瓶儿紧张兮兮的在看自己,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射出的目光可是没有多少善意。

    就在武好古想问问马植和鲁智深在哪儿的时候,小瓶儿突然一把抓住潘巧莲的右手,拽着她就走,一阵风似的便下了阁楼。弄得武好古一头雾水,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叫那小丫头当成大色狼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