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晨光明媚,云台仙境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武好古等人已经在这座海上仙岛上住了十日,遍览了岛上的美景,还在法起寺净因大和尚的撮合下,花了一千四百六十缗,买下了北云台山南麓黄茅顶中部的一栋名叫云仙庐的宅院。在云台山脚下的宿城镇买田的事情则要费些时日,原来宿城镇上的田土都属于几个大地主,他们人都不在海州,不过净因老和尚打了包票,只要武好古肯出到三缗的高价,便是把宿城镇外的田都买了也行了。

    于是武好古便留了四百缗的私交子给净因和尚,又捐了一百缗香火钱,把买田的事情全权委托给了老和尚,云仙庐也交给法起寺的和尚打理。

    解决了在云台山购屋置地的事情之后,武好古心情愉悦了不少。虽然靖康之耻看起来还是历史的必然,但是能经营出一个抗金基地总是为挽救华夏天倾尽了一份力。

    况且,武好古现在的事业才刚刚开始。以后钱多了还可以加大抗金投资。

    另外,辽国的未来也未必就是金代辽,或许会有一个辽版的藩镇割据,这样大宋不就能高枕无忧了?

    今天,便是武好古等人结束了云台山之行的日子。带着一份东海县衙刚刚用了印的山庄房契,武好古和同行的众人又一次来到了位于宿城港码头旁的仙客居,他们准备先在这里用餐,然后再乘船离开。

    刚一上到酒楼的二层,武好古就看见那个金毛妞趴在柜台上,正跟一个背对着楼梯口,书生打扮的客人聊得正起劲儿。连武好古上楼来都没注意。

    花满山走了过去,刚要说话,金毛妞一抬头,看到了走在武好古身边的马植,立即叫道:“哎呀,马员外您来得可真巧,您托奴的事情有些眉目了,来来来,奴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泉州来的白思文白员外,是阿拉丁商会的总管。”

    什么?阿拉丁?武好古听到这个名字便是一愣,阿拉丁怎么跑中国来了?不对,阿拉丁本来就是中国人……一千零一夜里面的阿拉丁就是个中国人。难道自己遇上了阿拉丁的原型?

    武好古正瞎琢磨的时候,阿拉丁商会的总管已经转过身来了。

    这个人个头不高,大约在五尺三寸左右的模样,肤色古铜,五官非常立体,鹰钩鼻子,眼眶深陷,一看就是番人的样貌。不过他的打扮,却是书生模样,月白色的儒衫,头上戴着醒目的绿色幞头,手持折扇,冲着马植、武好古等人一拱手,开口就是标准的大宋官话:“在下泉州白思文,不知哪位是米员外?”

    “在下米友仁。”米友仁上前,拱手答道。

    听“米友仁”三个字,阿拉丁商会的白思文微微一展眉,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位金娘子金毛妞居然真的姓金说,您有买卖想和我们阿拉丁商会做吗?”

    阿拉丁是阿拉伯语,意思是“信仰的尊贵”,用来做商会的名称,表示对天方教的信仰,和那个有盏神灯的阿拉丁没有什么关系。

    “金娘子,给某还白员外开个包间。”

    “行啊,就天字四号吧。”

    米友仁又对武好古和马植道:“大郎,马二哥一起来吧。”

    “也好。”武好古对战奴的买卖的确有点兴趣。于是便叫郭京领着众人去了另一个包间,自己则跟着马植、米友仁、白思文去天字四号包间。

    现在正是饭点儿,米友仁叫上了几样酒菜,等酒菜上桌,掩上房门,米友仁才道:“白员外,金娘子和你说过某家想要甚底了么?”

    白思文颔首道:“说了,米员外想要几个白番女奴。”

    “正是,”米友仁瞧了一眼自己的老师,“要调教好的,最好能歌善舞,会说汉话。”

    “行,我们阿拉丁商会专门有人负责调教女奴。不过这价钱......”

    “看了货再说,”米友仁道,“在下是开封府米家的米友仁。”

    “小米官人!?”白思文吃了一惊,“失敬,失敬。”

    “知道去哪里寻我吧?”

    “知道,当然知道。”

    “那就行了。”

    “能搞到战奴吗?”马植这时插话问。

    白思文看了眼马植,马植一拱手:“在下马植,是米员外的朋友。”

    “马员外。”白思文顿了顿,笑道,“您不会想要买几个白番战奴吧?”

    马植一笑,不置可否:“那得看价钱是否合适了。”

    白思文哈哈一笑,摇头道:“这战奴可不是轻易能卖的。”

    “既然不卖就算了。”马植一听就有点不高兴,起身便要走开。

    “马员外留步,”白思文连忙叫住了马植,“听马员外口音,可是辽人?”

    “在下,燕京人士。”马植不愿意说自己是辽人,只说是燕京人。

    “恕在下多嘴,”白思文笑问,“据在下所知,北地权贵富豪多豢养死士,还有族人可依,还有人喜欢购买草原少年加以调教。

    这草原少年若是调教出来,可比古拉姆战奴强多了。”

    还有这事儿?

    武好古耳朵竖了起来,草原少年不就是蒙古族同胞现在蒙古族还为成型吗?后来扫荡欧亚大陆的就是他们的子孙,想来是非常能战斗的!

    “呵呵,看来白员外知道不少啊。”马植笑了笑,对武好古说,“死士是要养的,花钱雇来的都不可靠,不能当成心腹来用。最好的便是买了贫儿自幼教养,虽然费时费力,但是养好了是能有大用的。

    不过贫儿好买,教头却难得。若是我马家这样的大族,倒是不成问题,自有族中壮士可充教头。

    若是没有心腹可用,便要从头开始。那么选择教头就非常要紧了,这教头不能只有一人,也不能只有一个来路,以免欺主。得多找几个教头,天南海北的都有才好。

    另外,教头最好也养一养,先让他们看家护院,干个几年再做教头就放心了。

    总之,这等事情是不能急的,得慢慢来。”

    武好古终于明白了,原来马植不是真要买战奴,而是以此为借口,教自己怎么养打手死士。

    在开封府外面逛了一圈,武好古已经知道,这年头做买卖是要养打手养死士的!

    要不然,各种好汉就能抢光了你!

    至于海上的贸易,更是一门打出来的生意。如果没有心腹打手,单靠临时雇佣来的人员,谁能保证他们都像林万成、林冲和陆谦那么靠得住?

    而且,林万成、林冲和陆谦只是保镖,不是打手,更非死士他们只能保武好古不被贼人杀了,至于帮武好古欺负人的活儿,人家是不做的!

    明白了马植的用意,武好古感激地一拱手,“好古多谢马二哥指点!”

    马植笑着点点头:“不着急,慢慢来便是了,有个十年二十年的,就能养出些堪用的了。”

    养自家的死士都要十年二十年,要养出精兵,恐怕费时更久吧?

    想到这里,武好古的心情又沉重起来了。他倒是真羡慕那些三下两下就能练出精锐扫荡各种蛮夷的穿越小说主角。

    可是自己偏偏不是这样的盖世英雄……

    这前路,看来还是艰难无比啊!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