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两位可真敢想啊,我朝的太祖、太宗两位先帝也只想收复燕云之地,你们二位竟想要长白山,这岂不是要灭辽了?”

    米友仁和西门青这时并肩上了高塔。米友仁一身青袍,手持把折扇,耳鬓上还插着支不知哪儿摘来的芍药花,果真是个风流才子。

    西门青则是白衣胜雪,头上一帕方巾,手中也有一把折扇,虽然耳鬓后面空空如也,可还是显得有些妖娆。

    说话的是西门青,他虽然是幽州镇牙将之后,家中先辈也素有复燕之志,但是却没有人想过平辽。在西门青看来,大宋收复燕云已经是千难万难,要平辽,简直是痴人说梦。

    马植却笑了笑说:“对大宋而言,复燕和平辽,其实是一件事!

    若能复燕,辽东亦不难取。若无平辽之雄心,燕亦难复!而大宋太宗皇帝两次北伐之败,便是败于没有平辽之心。”

    “马二哥何有此言?”米友仁忍不住发问。

    他到底将门出身,也知晓一些太宗北伐的成败,但是从未有人将复燕和灭辽等同起来。

    马植一笑:“此论在辽国那边其实是有公论的。大辽国虽有南北两面,但失却其一便要亡国了,这南面北面,对大辽是一样紧要的。

    因而燕云之战对大宋是锦上添花,对辽国却是存亡之战,必倾举国之兵一决生死,断无捐弃南面燕云之地以保北面之理。”

    “可辽国有万里疆域,去了南面的燕云之地,仍然不失为大国啊。”

    “哈哈,”马植摇头道,“元晖你有所不知,辽国虽有万里疆域,但大部分都是人烟稀少之地,真正富庶的也只有燕云和辽东一部。

    若失去燕云,辽国的财富将十去七八,人口也要减少五成以上。而且契丹统御北方的威信也将荡然无存,草原诸部,生熟女直,渤海奚部都将背辽而去。

    所谓万里大国,将会分崩离析,处处狼烟!”

    “说得好,真是叫人豁然开朗!”武好古拍起了巴掌。

    这马植肚子里是真有货色的!一番分析,将燕云之地对辽国的重要程度,阐述的明明白白,而且有理有据。

    辽国失燕云不仅将失去大量的人口和财富,而且还会失去赖以统治草原沙漠和白山黑水的威信。

    对北方部落而言,威信是等同于实力的。

    有了威信,便会有别的部落来依附投靠。匈奴有威信的时候,草原上都依附匈奴,柔然崛起之人,大家都是柔然,到了突厥,则各部都投突厥,现在则是契丹称雄。

    一旦契丹失去燕云之地,那些依附契丹的部落,马上就会认为契丹衰弱了,而一一背离。

    到时候契丹可就真的要崩盘了!

    所以燕云之地,就是契丹存亡之地,如果放弃燕云,契丹就会面临亡国灭族的危机。

    如果契丹不是自己完蛋,大宋想取燕云,就必须要有灭亡契丹的决心!

    而在燕京城下展开的决战,则是契丹的存亡之战,如果大宋获胜,那契丹的主力必然被粉碎,大宋根本不必止步在十六州,完全可以再造一个盛唐气象了。

    “那马二哥以为,我大宋有力量平辽复燕吗?”米友仁这时皱着眉头问。

    “有。”马植道,“大辽如今腹心已衰,弱干强枝,四方离心,早就不复昔日之勇。

    而大宋国力蒸蒸日上,人口十倍于辽,财富百倍于辽,民生安乐,君臣和睦,四方平静,如何不能恢复燕云,平灭契丹?”

    “马二哥,”武好古插话道,“可我大宋的用兵取胜之法,终不及汉唐。

    这十倍于辽的人口,百倍于辽的财富,是很难养出灭辽大军的。”

    “这有何难?”马植一笑,“若是百年前的契丹,那真是没有办法的。可时至今日,契丹早就病入膏肓了,腹心部只知道吃斋念佛,哪里还有战力?而大宋兵弱……再练一支新军不就行了?

    用昔日后周世祖的法子,精选严练,配以上等的器械,再用西军的良将指挥。若是用人得法,十年可成劲旅。用完以后,再杯酒释兵权也不迟啊。如今大宋立国已一百余年,士民安乐,天下归心,难道还怕几个带兵的将帅起甚底不臣之心吗?”

    马植顿了顿,又言道:“与此同时,还可以用器械财帛收买联络辽国境内的部族豪强,如草原诸部、生女直部落等等,令其举兵以呼应大宋。

    对了,如今草原上就有阻卜作乱,已经和契丹人打了六七年了。”

    听了马植一番高论,武好古心道:果然没有看错,这马植真是大才啊!

    将来或许可以早点将他举荐给宋徽宗,有了马植的辅佐,靖康之耻一定可以避免。

    说不定宋徽宗还能摇身一变成了宋武大帝呢!

    “不成,不成,”米友仁却连连摇头,“如今可不是五季乱世,怎可效仿周世祖呢?况且这周世祖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兵,后来还不是在那个……那个陈桥驿兵变了?

    再说,大宋向来是各方分管兵权,怎么可能再练出一支难御的精兵?王荆公的将兵法便是极致了,选西军悍将练新军根本是不可能的,便是章相公也不敢再进一步了。要不然,他的相公可就到头了!

    便是如今的那些西军将门,章相公也是不得已而用之。若是有一日西贼平定下来了,西军将门也是要夺了兵权圈到开封府的。”

    米友仁说的也对!

    马植是知辽的,因而一眼可见辽国的死穴,所言所论是不会差太多的,但是他却不知宋!

    而米友仁是大宋将门出身的艺术家,虽然不怎么知兵,但是却知道大宋兵弱难振的根本原因。

    归根结底,就是怕别人学赵匡胤兵变夺权。其实也不仅仅是不相信武将,文官真要掌握兵权,大宋官家一样是不相信的。

    所谓以文御武,不过是让文官去领导武将打仗,并不是让文官真正掌握兵权宋朝的兵权是多头管理,拆得很散,很多衙门都能管一点,可是谁也复不了总责,除了完全不懂打仗的皇帝。

    因此也不可能有一个或是几个大臣可以去负责训练新军,无论文资武资都不行!

    至少在北宋是不行的,南宋倒是可以练新军,而且还练出了赫赫有名的岳家军和忠顺军、安丰军后两支抵抗蒙古的主力。

    如今既然没有人能负责除了皇帝本人,那再好的办法也是无法实现的。

    释迦塔上安静了下来,马植和米友仁都不言语了,武好古的兴致也去了大半。

    马植练新军的办法,在北宋恐怕是不可行的……

    可辽国若真如马植所言,已病入膏肓,那未来的天下,将何从去呢?

    就在塔上的几人各自陷入沉思的时候,楼梯响动传来,接着便是潘巧莲打了个哈欠的声音:“各位起的可真早啊,哇,外面可真是云山雾罩啊。大武哥哥,寅哥儿,你俩不如便在这里画上一纸,把云台山的美景收在图上,带回开封府吧。”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