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法起寺尚客堂内,几盏云雾点茶,飘散着袅娜变幻的香气。武好古已经在法起寺的客房内安顿下来,沐浴一番,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也没有戴幞头帕巾,只是插了一支木簪固定住发髻,然后便被小沙弥请到了尚客堂,一边喝茶,一边等着用斋。

    过午不食是和尚的戒律,武好古是“佛弟子”,还不需要守持这戒律的。开封府来的僧判级大和尚鲁智深也不守这戒律,武好古到的时候,他已经在尚客堂内坐了一会儿。

    郭京和刘无忌两个假道士,还有马植、花满山二人也早就到了,正捧着茶碗和老和尚净因寒暄谈笑。西门青、潘巧莲和小瓶儿都没露面,许是身子乏了,要小憩片刻吧。

    武好古其实也乏得很,不过却还不能歇着,因为他有正事儿和同净因老和尚说说。

    寒暄的场面话很快就说完了,就看见武好古一脸羡慕地说:“净因法师,佛弟子到了云台山,见此地寺庙林立,梵音处处,顿觉十分喜欢,想要在这里置个山庄,好方便修持礼佛。只是置产一事非常麻烦,佛弟子在云台山又是人生地不熟的,不知道该如何入手,只能请教法师了。”

    老和尚闻言一笑,脸上的皱纹也绽放开来:“施主还真是与佛有缘,若是早来个十天半月,老僧也爱莫能助……这云台仙山虽然占地广大,可是能用来建个山庄的地皮也不大多,且都是有主的。若是主人不卖,纵有万金也是无用。

    巧在半月之前,有个长居云台山的富商无疾而终,他的家人不愿意在云台山居住,想要出手山庄,也正好托到本寺。如果施主有意,不妨前去一观,若是还看得过去,最好早早出手买了。

    毕竟这样的机会,错过了就要等上一阵子了。”

    老和尚的话,听着有点象后世的房地产中介!

    武好古淡淡一笑,也没有露出着急的模样:“敢问法师,这座山庄占地多少,建在何处?”

    老和尚道:“这座山庄占地约10亩,便在北云台山南麓的黄茅顶中部,周遭树木成荫,修竹掩映,清泉流水,极有意境。而且还能眺望云台雾景,可是整个云台山顶好的一个庄子了。”

    这话听着仿佛是个售楼小姐,不,是售楼和尚。

    武好古不置可否,又问:“还有别的庄子吗?若没有现成的庄子,土地也可。

    若是山里面没有,宿城镇周遭也是不错的。”

    武好古其实压根不想在云台山修什么仙,他就是听了马植的分析,想着在云台山这边搞点“防御工事”……虽然现在距离靖康之耻还有二十多年,不过武好古所谋的事情不小,有没多少头绪,因而得抓紧一些才行。

    而根据马植给出的建议,主要的防御工事,应该摆在云台山脚下的宿城港地区。

    在仙客居用饭的时候,武好古目测了一番,发现宿城港地区海滩并不开阔,大约只有四里长,两边都是大山。

    若是能修个四里长的海塘,然后再沿着海塘修几个庄子,便可彻底封锁宿城港了。

    未来的金兵肯定也没有坚船利炮,面对这种海防工事,只能束手无策。

    如果武好古还能建立起一支能和大金水师抗衡的船队,就能把云台山建成一个海上抗金基地了。

    当然了,对于未来,武好古能做的事情肯定不止“云台山抗金基地”这一项,不过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

    “宿城港那边的地?”老和尚显得有些失望,云台山的地产,向来是“离神仙越近,价钱便越高的”,宿城港那边的平地反而不怎么值钱。

    “有倒是有,”老和尚眼珠子转了转,便露出难色,“只是那边没有现成的庄子,只得买些菜地来自建了,在岛上营建,可不便宜啊。”

    武好古抚掌笑笑:“花点钱不是问题,至于在岛上如何营建,自然还得请方丈法师和法起寺帮忙了。

    至于那北云台山南麓黄茅顶的庄子,明日也去看看,若是能瞧得上,一并买下就是了。

    对了,买主索价几何?宿城港的土地又是甚价钱?”

    老和尚闻言大喜道:“那庄子的买主所价两千缗,虽然不便宜,可是那庄子真是不错的,在云台山上也不多见。

    至于宿城港的地,那是贱得很,一亩就是两缗上下。施主买个百亩,也不过二百缗,只是要建成庄子还得花费不少。”

    宋朝的房子也就是开封府城内比较贵,别的地方是很便宜的。便是位于云台仙境,占地十亩的山景+海景别墅,也不过索价两千,这还是老和尚在狮子大开口,若是要讨价还价,有个一千五也能拿下了。

    当然,武好古今天不会和老和尚讨价还价的,这事儿自有张熙载和花满山去做。

    想到这里,武好古开怀笑道:“这样也好,明日便去看看山庄吧。法师,佛弟子还有个不情之请,想请法师或是法起寺中别的法师,帮着在下买入宿城港的田地建个庄子。”

    老和尚看来心情极好,笑道:“出家人与人方便,何况施主又与佛有缘,这个忙我法起寺帮定了。

    现在时候不早了,老僧陪诸位去用些斋饭吧,吃完以后,诸位早点休息,明日一早可以观日出,看雾海……这云台山的景色,便是那时最好了。”

    ……

    鸡鸣时分,朝霞绚丽

    起了个大早的武好古,第一个登上了法起寺的释迦塔,站在五层高塔上,眺望着日出云海的壮丽景色。

    诺大的云台山和周遭的海州湾,此时都隐入了云海,只露出一个个山峰,仿佛云海中的礁石小岛。东方的天空是金红色的,有些刺眼的霞光漫过层云,铺满了半边天际,仿佛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大郎,你看此处景色如何?”

    武好古耳边响起了燕地口音,他回头看去,只见马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雄壮,浩瀚,无垠,”武好古说,“和昔日魏武皇帝东临沧海时所见,堪有一比。”

    马植却摇摇头,叹道:“太白山云海,却比此处更加壮丽!也难怪隋唐之时会六征高句丽。

    只可惜先人功业,子孙却未能守全!”

    太白山就是长白山,唐朝时称白山、太白山,契丹人把它的汉名改成了长白山。不过马植依旧称其旧名:太白山。

    显然是不忘汉唐之雄风……

    武好古道:“马二哥竟想到了太白山?那里可是汉唐故土啊……”

    马植点点头:“是啊,不知何日才能重归华夏?”

    “终有这一日的!”武好古脱口而出,“白山黑水,终有一日会回归华夏的!”

    马植望着武好古,重重点头,“大郎,你说的对,终有这一日的!”

    武好古完全明白马植的心思马植就是个“唐人”,想的事情和宋人是不大一样的,这大概就是他悲剧收场的原因吧?

    而武好古,其实也不是宋人,他的灵魂来自九百多年后,同这个时候也是处处不合。

    因此,他和马植直接,竟然在此刻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