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下燕人马植。”

    在西门堂的后院厅堂里面,武好古见着了一个三十不到的英武青年,锦袍玉带,戴着一顶洒花头巾,身材高大,面色黝黑,五官方正,棱角分明,一看便知是条好汉。

    这人一开口,便是燕地口音,武好古听了一耳朵,却则声不得,只有愣愣看着对方。

    这人竟然自称是“燕人马植”,知道一些北宋末年历史的武好古当然知道鼎鼎有名的燕人马植!

    据说他出身燕云汉人大族,在宣和元年童贯使辽时密献“联金灭辽”之策,提出了扶植女真,与约攻辽,夺取燕云十六州的计策。

    此后数年间,马植还带领部下,往来奔走,秘密探访女真部落,想尽办法挑起女真和契丹的矛盾,终于促成了联金攻辽。可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貌似强大的宋军却不堪一击,在伐辽之战中,面对奄奄一息的辽军,居然遭致大败。而后又被兴起的女真入侵,最终酿成了北宋王朝的覆灭。

    作为联金伐辽的始作俑者,南归之后的马植,在钦宗靖康元年被北宋朝廷处死。

    而此公之死,从某种程度而言,和岳飞颇可一比。

    他们二人,虽然一个是将帅,一个是谋臣,可是都想要北伐蛮夷,收复汉家故地,而且都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

    这两人在宋朝来说,都是各自领域最顶级的人才岳飞是当之无愧的大宋第一将。而马植以谋略破辽国,复燕都一度收复,毫无疑问也是大宋开国以来第一谋臣。

    第一武将和第一谋臣,在大宋这国里,下场倒是一样的……

    而且,马植这个谋臣,比岳飞这个名将还要凄惨。岳飞虽然死了,但是后来却名垂青史,成了人人敬仰英雄。

    而马植……这收复燕云,怎么就是罪过了呢?

    若是这马植,不献联金灭辽之策,这辽国和北宋能否躲过一劫呢?

    另外,眼前这位燕人马植,和历史上是马植,是一个人吗?

    带着满腹的疑问,武好古还是恭恭敬敬给眼前的燕人马植施了一礼,“在下开封武好古。

    这四位是潘十八郎、郭三郎、刘小乙、林大郎,都是在下的朋友,一起从开封府过来的。”

    “大郎,”西门庆这时候也指着自己的好友花满山说,“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花子虚,他如今是海州榷场的牙人。”

    “在下花满山,见过武员外。”花满山上前一步,含笑朝武好古拱拱手。

    武好古看了看他,果然生得精明强悍,皮肤看着有点黑,应该是长年累月跑海晒的。

    这海贸,将来肯定是要发展的……就是烧钱也要上马,万一真避不了靖康大难,也无法退避海州,还可以坐船逃走啊。

    武好古拱拱手,还了一礼:“在下虽然做书画勾当的商人,但是买卖一直不大,因而没有甚底人手。如今想要伸展则个,想请子虚兄相助,切莫推辞。”

    花满山笑了笑,道:“那可真是求之不得,满山自今日起,便在崇道先生门下奔走了。”

    “好好,”武好古笑道,“薪俸之事,稍后在和子虚详谈。”

    虽然花满山是西门庆推荐的,但是武好古对他并不了解,不可能随便就定下薪水。必须要经过一番了解之后,才能给出合适的待遇。

    “单凭东翁吩咐。”花满山也不是第一天在商场上混了,自然知道武好古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改口称对方为“东翁”了。

    “廷扬?”西门青接着又把在厅堂外守候的张熙载唤了进来。

    “大郎,”西门青一指张熙载,笑道,“张廷扬,你认识的,他可是个会经营的,定可助你大展拳脚。”

    “张某见过武员外。”张熙载上前来给武好古唱了个肥喏。

    武好古也还了一礼,笑道:“廷扬兄,今后你我便同心协力,共创一番事业如何?”

    张熙载道:“求之不得。”

    “这事儿你们找个机会慢慢谈便可了。”西门庆笑眯眯地道,“大郎,还记得日前在徐州相约要共游云台山之事吗?”

    “如何不记得?”武好古笑道,“今日来访,便是想约个时日……小乙,两日后我们同游云台山如何?”

    “好啊。”西门庆突然看了马植一眼,“马世伯,可有兴趣往云台山一遭?”

    “那可是海东第一胜境,某家早就想去了。”马植看了眼武好古,“不过在某看来,燕山之壮丽远胜云台,草原之辽阔不亚东海,昔日盛唐强汉牧马之土,才是天下第一胜境啊!”

    这番话……在大宋来说,自是激昂人心的!若是寻常士子听了,恨不能立马赋诗一首,以舒心中豪情。

    不过武好古却是微微拧起了眉头。这燕人马植居然说出这等话,看来多半就是历史上那位献联金攻辽之策的马植了。

    而这样的人物,又怎么会在西门家?

    “大郎,”西门庆试探道:“你可想去一览燕山美景?”

    “燕山很美吗?”问话的确是潘巧莲。

    “美!”马植道,“而且雄壮!

    最好是冬天去看燕山风景,那可真银装万里无极,群山覆雪叠叠,汉关唐城依旧,壮士迎风傲立。

    只可惜,此等汉唐景色,如今皆属契丹所有,故国百姓,沦陷铁蹄,只得含泪翘首,日日南盼王师。

    吾闻如今大宋国力蒸蒸日上,且有英主在朝,西军强盛,逐破党项便在旦夕之间。而西贼破后,大宋天子必将北顾燕云故土!

    若先生能在那时献上一幅燕云河山图,必将为士林仰望!”

    听了马植这番话,武好古百分之百相信他就是历史上那个“大宋第一谋臣”了。

    这位的嘴巴,真是太会吹了!而且还很能鼓动人心,还说的很有道理……

    “燕云河山图?这是……山水画还是地图?”武好古似乎还不完全明白马植的话是什么意思。

    “既是山水,又是地图。”马植一字一顿地说,“燕山地形略图,在下家中便有收藏。”

    马植原来是想让武好古画一幅具有山水画风格的燕云或燕山地图,然后借着武好古画中第一人的名头献给大宋官家。或许还会加上他自己的复燕之策,一块儿献上去。

    便是官家和当朝宰执一时用不上他的复燕之策,武好古画的河山图也是至宝啊!

    这年头地图可精贵啊,高精度的敌国山河关城形势图简直就是战略级别的情报。这要是献上去,哲宗皇帝和宰相章惇见了肯定当成宝贝!

    而且武好古脑海中恰好还存着一些燕云地形图的画面!他在前世当原画师的时候就接过这方面的活儿,早就把燕山地形大略熟记于心了。

    如果再能画出一个带山水画风,且又准确详细的燕山地形图……的确是一件于国家有大用的至宝!

    而且寒冬腊月,深入辽境,画了燕山景色和汉关唐城带回开封府的意义,也不是画张美人图能比的。用后世的话是,那就是抒发了伟大的爱国主义情怀!

    往大了说,这就是还我河山图啊!

    是能激励一代又一代大宋爱国志士去北伐燕云而奋斗的!

    这画要是能流传后世,就不是摆进故宫博物院了,而是要放大以后复制到人民大会堂,上面说不定还会有伟大领袖的题词……

    而武好古也不用等到几百年后,便是如今,就能摇身一变,成为闻名天下的名士。

    名士和画家,可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

    若武好古早就是个名士了,不仅刘有方这样的内官不敢招惹,连宋江、晁盖这等江湖草寇,也绝不敢来劫杀。

    而且,一旦成为了名士,武好古就能进入大宋真正的权力圈子,成为执掌朝纲的文官士大夫的坐上宾,还可以办学授徒,传播自己是思想和理念。

    以后要做什么救国救民的大事,也就容易多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