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在徐州的生意受了些挫折,那位把他约来彭城的吴知吴员外原来是个骗子。武好古和西门青按照吴知给的地址,去彭城临泗大街上寻了一番,倒是找到了吴知说的吴家画斋,可是人家压根不认识什么吴知吴员外。

    根本就是查无此人!

    回到西门堂后,西门青和武好古分析了一番,觉得勾武好古来彭城的那位,十之七八就是梁山泊的好汉,很可能便是那位号称智多星的吴用了。

    不过吴用这回没有露面,显然是暂时放弃追杀武好古了。

    由于梁山好汉们在大泽乡吃了大亏,现在有个烂摊子要收拾,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武好古。

    而且,梁山和武好古没甚大仇可言,不过是收入钱财,替人办事而已。

    现在事儿虽没有办成,但是梁山也算尽力了,还折了个头领,连大头领晁盖也弄得毁了容,一条性命能不能保下来也两说。

    所以也对得起陈佑文给的头款了,按照江湖上的规矩,事情办了,但是不成功,便不取尾款了。

    若是陈佑文还想叫梁山出手,且不说晁盖、宋江在西门堂里的保证算不算数,便是大泽乡那一战,也让武好古项上的人头在江湖上的价值番了几倍!

    没有几万缗的头款,梁山是无论如何不会再出手了。

    在彭城盘桓了几日,出手了几百缗的书画,又和潘巧莲、西门庆结伴四下游玩一番之后。

    武大郎和西门青离别的日子,终于到了。

    虽然不久之后还要在海州再见,但是武大郎还是有些依依不舍。西门青更是一路相送出了彭城十几里外。武好古和西门青两人都牵着马,走在众人之前,边走边聊,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小乙哥,那晁盖的伤,真的能医好吗?”

    “都伤成那样了,好是好不了,只是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了。”

    “能活下去吗?”

    “兴许吧。”西门青一笑,“大郎是担心梁山泊因为晁盖之死再寻你的晦气么?”

    武好古点了点头,“总是不放心梁山,真叫西门大哥见笑了。”

    “有甚好见笑的?”

    西门青摇摇头,看着武好古,“大郎你是第一次走江湖,背后又没强宗大族可以依靠,全凭自己的本事,能来来回回走上一遭,没亏甚底,便是很不易了。”

    生意原来是很不好做的!

    武好古这一次做的还是家传的书画勾当,都如此不易。从开封府出来,行了好几百里,差点丢了性命,却也没赚到几个钱。真还不如呆在开封府替贵人画写真,以他现在的名头,一幅画收个几百上千缗的必然是供不应求。若是能替官家、太后画上几纸,绘画称旨立马就能到手。

    可是在开封府做个画家,别说挽回二十多年后的天倾了,便是要在大难中独善其身都不大容易。

    如今还是太平盛世,出来走一遭都差点叫梁山好汉剁了。若是到了靖康年间,还想安安稳稳带着家财女子从开封去江南吗?

    若是不带上财货,到了江南又怎么活?太平盛世里面画家自然容易赚钱,可到了天下大乱的时候,画师的日子还能如现在这样吗?

    武好古依稀记得,那位如今在潘楼街上潇洒自在的李唐,在靖康之难后便流落江南,落魄了很长时间,直到宋高宗赵构重建画院才好过起来。

    所以这买卖,再难也得做。开封府再好,怕也不是久居之所……

    “小乙哥说得也对,”武好古点了点头,“在下的买卖的确是刚开始,除了书画之外,甚底都不知道。”

    “也不是甚底都不知啊,”西门青笑道,“你不是雇了老林教头、小林教头和陆教头吗?

    他们可都是有真功夫的,有他们保着,日前在大泽乡便是没有遇上我和武都头,你也能全身而退的。”

    大泽乡那一战,其实是碾压了梁山好汉!如果没有西门青手下的人马和武松,只凭着林万成、林冲和陆谦三人,也能保住武好古逃走的,顶多就是丢点货罢了。

    西门青顿了顿,又说:“若说你有甚底欠缺不周,便是身边乏人可用了。

    你现在的买卖,说起来也不小了。可是一没帐房,二没管事,三没文案,四嘛,也没小厮仆童,便是护卫也不是家养的。”

    武好古连连点头,这西门青说得还真对!

    武家的买卖固然不小,然则书画行有其特殊性,是不需要雇佣大量人手的。

    可武好古若是想把买卖做大,跳出小小的开封府书画行,那就必须要有人才。

    想到这里,武好古扭头看了西门青一眼,心想:这西门青倒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能让他来做总管,将来的买卖便容易开展了。

    可是他西门家有自己的大买卖,如何肯去帮衬别家?

    西门青似乎发现武好古在看自己,扭头和他对了一眼,轻声道:“你莫不是在打我的主意吧?”

    武好古被说破心思,苦笑着摇头道:“岂敢,岂敢……”

    西门青一笑,“我倒可以给你荐两个管事,姓花,名满山,字子虚。”

    “花子虚!?”武好古听了这名便是一惊,心说:这花子虚不会有个名叫李瓶儿的老婆和西门青勾搭上了吧?

    西门青也没看过金瓶梅,自然不会猜到武好古的想法。他道:“他家原是海商,做辽国、高丽国和宋国间的买卖,前年时家里的船队在海上遭了风灾,因而破落,如今在海州榷场做牙人,过得很不如意。

    你若去请他,他一定会跟随你的。”

    “好,好。”武好古连连点头,“小乙哥推荐的一定是人才。”

    “人才哪儿都有,只是看你怎么用了。”西门青说,“另一个可用之人,便是日前在虞城遇上的那个张熙载了。”

    “张熙载?他自己不是掌柜的吗?怎么肯给我当管事?”武好古分明记得那个张熙载是张家客栈的掌柜,族里面还在做护卫的勾当。

    “他的四叔,也就是张都保正叫宋江的手下打杀了。”西门青轻声说,“族里的好手也死了三个,都保正的位子也叫别家顶了,这张家算是败了。

    他的客栈自然开不了,前几日离开徐州的时候便说要发卖了店铺,然后来投我家。

    你这里正好短人手,不如就叫他来帮你吧。你别看他是个小地方的商人,其实也读过书的,几年前还过了应天府的发解试,去考了一回省试,不过没有高中。你若想要,我便带他去海州。”

    那个开客栈的张熙载居然还是个读书人。不过这在宋朝也是稀松平常的,宋朝的士农工商四民阶层非常模糊,商人子弟考科举,官宦子弟经商,都是非常普遍的。

    武好古道:“进过学,做过买卖,还能和江湖人物交往,看来这位张熙载是个人才,小乙哥,可多谢你了。”

    “谢甚底?”西门青一笑,“反正我家也用不了他……我家也是大族,族中子弟好几百呢!

    倒是你,市面做大了,也莫忘了白波武家的宗亲,都是太原王的后人,总比外人可靠。

    说着话,回头遥遥看了眼彭城的城墙,都快消失在地平线上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今日便到这里吧。

    大郎,一路走好了!”

    武好古冲着西门青一拱手,“好,小乙哥,我们海州再见吧!”

    ……

    武大郎已经走了,消失在了通往淮阳军的官道上。可西门青却还策马立在官道旁的一处高坡上,遥望着东方。

    一骑飞驰而来,直到了西门青身后才猛的立定,因为停得太急,马儿的一对前蹄都扬了起来,还发出一阵嘶鸣。

    “三郎,这里可不是辽国,你这样纵马奔驰可就惹眼了。”

    西门青头也不回,便知来的是他家的护卫慕容三郎。

    “太闷了,实在太闷了,跑跑马叔口气……”慕容三郎叹道,“在辽国也憋屈,到了大宋还是如此,甚时候能出头?”

    “出头?”西门青只是摇头,“给你家林牙的书信送出去了?”

    “送了,马十一亲自去的,最多二十天便可到燕京。”慕容三郎顿了顿,“只是那武大郎不过是个画师,值得俺们如此么?”

    “值得不值得,你家林牙自有分说。”西门青冷冷道,“你且悄悄跟着武好古他们,若是再见到梁山吴用,不需多说,杀了便是!”

    “诺!”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