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现实中的武松不仅没打死过老虎,也不是梁山的一员,而且还专门抓梁山好汉的禁军都头!

    而现在,就在宋江陪着梁山大头领晁盖到西门青的西门堂治伤的时候,专抓梁山好汉都头武松却恰好来访。

    这可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了。

    武好古的心脏一下子篷篷乱跳起来了。他虽然没多少江湖经验,可也不会天真到以为宋江会没有一点准备,就陪着晁盖进西门堂。

    西门堂左近,一定埋伏着梁山的人马……

    说不定,一场血战,马上就要在西门堂展开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的身子就连连后退,额头上也滚落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子。

    站在晁盖身后的赵铁牛也比武好古强不了多少,两条大腿都在不住打颤了。

    这梁山贼寇,还真不是好做的……

    “是武二郎啊,快进来吧。”

    西门青这个时候开了口,语气平静,哪有丝毫的慌张。

    说完这话后,他一边撸自己的袖子,一边对宋江和晁盖道:“这武松武二郎是我的一个朋友,在徐州禁军中做个都头,还有一身的好本事。”

    “是吗?”宋江的脸色和语气也没有丝毫变化,“那可要结交一番才好。”

    武松已经大步流星走了进来,穿着武官最常穿着的缺胯衫袍,还挎着一口长剑,模样好不威风。进了屋子一看,便说道:“原来有病人在啊,哎哟,这面目怎伤成这样了?”

    宋江苦苦一笑:“我这大哥是单州鱼台县的都保正,前日调教儿郎的时候被箭误伤了。”

    晁盖也哼哼着道:“直贼娘的,等老子治好了面目,回了鱼台,定要将那杨十三吊起来抽上几百鞭子!”

    “莫说话了,小心牵扯伤口。”西门青说完便在一只铜盆里面洗了下手,就走到晁盖跟前,弯下腰开始查看伤口了。

    武松这时瞧见了正在悄悄往门口退去的武好古,便笑着招手:“武大郎也在啊,快过来坐吧。”

    说着他便拉过一把椅子,自己一屁股坐了下去。

    武好古可不想过去,还在继续后退,可西门青却笑着开了口:“大郎,你先坐一会儿,待我料理好了这位员外的伤口,便和你一块儿去寻马盼盼。”

    “好,好的……”

    武好古无奈,只好在武松旁边坐下,提心吊胆的观看屋子中这些老江湖的表演。

    西门青已经查看完了伤口,坐回了一张摆着药箱和纸笔砚台的方桌子后面。

    “怎样?”宋江问道。

    西门青道:“伤得可不轻啊,若是寻常人,这会儿恐怕已经起不来了。

    幸好都保正的身体强健,暂时还扛得住。我先去抓些药给都保正敷上,再开副药,看看能不能把烧退下去。”

    说着话,西门青站起身,向大堂一侧的一间耳房走去,到了耳房门口,又忽然向宋江招了下手。

    宋江站起身,对晁盖道:“都保正,我去看看。”

    晁盖点了点头,宋江便快步走向了那间耳房,和西门青一起消失在一扇木门后面了他们俩这么做并不奇怪,因为郎中总有些话是不好当着病人说的。

    比如让病人想吃啥就吃啥……当然了,晁盖的腮帮子都伤成这般了,估计吃啥都不容易了。

    不过西门青和宋江会说些什么,武好古却猜不大着,另外他对武松的来意也有点兴趣。

    “武都头,”他低声问武松道,“你来寻西门员外有甚事情?”

    武松一笑,“也没甚大事,就是前几天拿住的那个梁山寇,名叫李进义头领的快不行了,便来寻西门小乙去看看,或许可以吊着口气叫提点刑狱司的官人审问则个,也好做实了某家的功劳。”

    李进义可不是一般的贼寇,是京东西路提点刑狱司下来海捕公文,悬赏一千缗捉拿的大贼头。现在被武松拿住,自然是大功一件,而且他也不是不懂规矩的傻子,该往上使的钱是一文都不少的。

    现在只等京东西路提点刑狱司的官人审过李进义,武松的功劳就会报上去,转几个官是闭着眼睛的,说不定还能一步登天,拿到一个有品级的武官衔。

    这可是真正的官人啊!

    武松扫了一眼惶恐不安的武好古,笑了笑说道:“对了,某在丰县便审过李进义了。他和那伙梁山贼寇原来是受了一个名叫赵铁牛的贼人收买,来取你性命的。”

    “甚底?要取我的性命?赵……赵铁牛?”武好古惊了又惊,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站在晁盖背后瑟瑟发抖的赵铁牛,正要当场指认,西门庆和宋江却已经一起从那间耳房里面出来了。

    “二郎,你且回吧,待我看完了这病人,便去寻你。”西门庆一开口,却是要打发武松离开。

    武松仿佛不知有诈,起身便说:“也好,某家便去了,在州衙大牢等你,可要快些来啊。”

    “知道,知道了。”

    武松一拱手,便大步流星出去了。

    他刚一走,西门青便用目光扫了扫屋内几人,“大家也是不打不相识,往日有甚恩怨,今日便一笔勾销了,如何?”

    “行啊,”宋江还是温言柔声,客客气气地对武好古说:“武员外,我梁山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想却失了手……不过事情也算做过了,今后不会再寻武员外的晦气。若武员外有用得着我梁山之处,尽管开口,大家交个朋友。大头领,您说是这样吗?”

    “是的,是的。”晁盖也连连点头。

    西门青一笑,“梁山晁大头领,宋二头领向来信守承诺,既然他们都说了,大郎,我看这事儿可以过去了。”

    武好古看着赵铁牛,冷冷地问:“姓赵的,可是陈佑文指使你的?”

    赵铁牛点了下头,却突然瞧见了宋江阴冷的目光,顿时颤栗一下,不敢说话了。

    他已经“上梁山”了,自然要守山规!

    梁山在江湖上也是金字招牌,替人消灾的事情不知做了多少,即便事情不成功,也没有主动出卖过主顾。

    武好古吸了口气,又问:“姓赵的,你便是上梁山了?”

    “他已是梁山兄弟,”宋江笑道,“今后不会再寻你的晦气。”

    赵铁牛听到这番话,心里面那是在滴血啊!

    这回真的要在梁山上度过余生了。

    开封府的房子、娘子和财货,怕是都要散给梁山了……

    武好古看了眼西门青,后者已经驱除了把闪闪发亮的小刀子,放在一支点燃的蜡烛上反复烧灼了。这显然是在给刀子消毒,准备给晁盖的面孔动手术了。

    光是看西门青认真救治晁盖的姿态,武好古就明白自己这位好基友的心思了。

    他是不愿意和梁山彻底闹翻的!

    虽然西门家的实力不弱,但是不怕贼抢就怕贼惦记啊!梁山泊实力不弱,光是头领就有三十六个。哪怕晁盖和李进义都死了,也还有三十四个呢……

    想到这里,武好古道:“那便多谢晁头领,宋头领了。”

    西门青笑了起来:“这便好了,以后大家还要在江湖走动,再见便是朋友了。

    晁头领,你这面目怕是要挨刀子了,得把腐肉割了去,缝了口子,再敷些熊胆粉和金创药……可疼着呢。”

    晁盖笑了笑,瞥了眼身边的宋江,“莫关系,便动刀子吧,晁某人若哼哼一声,便不是好汉子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