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快不行了是什么意思?

    宋江正在酝酿的悲痛情绪一下子就被这个突发消息给打断了。他身旁的吴用已经听出是赵铁牛的声音,便低声对宋江言道:“公明哥哥,是赵铁牛那厮!

    这次是祸事都是他招来的,不如给他来碗板刀面吃了,一干二净!”

    板刀面就是剁吧剁吧扔进大泽湖喂鱼的意思。

    不过宋江还是讲义气的,可不能做这种对不起朋友的事情。而且……赵铁牛那一嗓子很多人听见了,现在人人都知道大头领晁盖还有一口气呢。

    “不可,”宋江吸了口气,“去请他过来,叫他说说大头领怎么样了?”

    赵铁牛很快就被李逵李铁牛连人带马牵到了宋江和吴用跟前。

    “宋头领,吴头领,晁盖大头领脸颊上中了一箭,流了一大摊血,快不行了,叫某来寻二位去见最后一面,许是要交代后事。”

    宋江和吴用互相瞧瞧,得去给晁大头领送终啊!晁盖是不喜欢女人的,因而也没个子嗣,就是和一堆异姓兄弟要好,现在要死了,自然该是兄弟去给他送终收敛,等回了梁山,还得风光大葬。

    当然了,葬完以后还是要报仇的,去找武大郎报仇……

    “赵五哥,快快带路吧。”宋江拿定了主意,便一脸急切地说。

    “好好,”赵铁牛道,“快随某来吧,兴许还能见上一面。”

    宋江和吴用也不再耽搁,便把喽罗们交给了李逵带领,并且吩咐他们在林中等候,然后便带着十几个心腹喽罗,随着赵铁牛往北去寻晁盖了。赵铁牛的祖上是当斥候的,传下了认路识图的本事,不过两三个时辰,便将宋江、吴用领到了晁盖躲藏的那片林子外面。

    “便在这里了,待我去寻一下……”

    赵铁牛一边说一边从马上下来,一路小跑就进了林子。宋江和吴用却是勒着缰绳不动,一只手还搭在马弓上面,保持着随时准备交战的姿态。

    跟着宋江、吴用过来的喽罗也颇是精悍,全都取了刀枪弓箭,护在两人左右。

    “宋头领,吴头领,寻到了,晁大头领在这里。”

    树林里面没有埋伏,不一会儿就传出了赵铁牛的喊声。

    宋江和吴用也从马上下来,不过两人还是非常小心,都抽出了直刀,而且还牵着各自的坐骑,小心翼翼地进了树林。

    走没几步,就隐约看见赵铁牛跪在一个倒卧在地上的人影前冲他们招手。

    那倒卧的,一动不动的,应该就是晁盖,不,应该是晁大头领的尸身了!

    宋江、吴用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孝义宋三郎就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

    “晁盖哥哥,你死得好惨啊,我宋江来迟了,宋江在此立誓,定要为哥哥报仇,宋江定要捉了武好古刨腹取心,来祭奠哥哥在天之灵……”

    吴用则在一旁流着眼泪苦劝:“哥哥,莫伤心了,先去拜一拜晁盖哥哥,再做打算吧。”

    “对对对,先给晁盖哥哥磕个头,哥哥啊,你死得好惨……”

    宋江说着话,已经到了晁盖的尸身跟前,扑倒便拜,恸哭不已。

    吴用也跟着一起跪地痛哭,瞧着真比死了亲爹还伤心。跟着宋江、吴用一块儿来的喽罗们也都嚎啕大哭起来。

    赵铁牛瞧见他们都在哭,寻思着自己是要“逼上梁山”了,也跟着一块儿哭吧。于是就扑倒在了晁盖的“尸身”上,也呜哇哇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被赵铁牛压着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把赵铁牛吓了个好歹,猛地跳了起来,连哭都忘了。

    “直娘贼的,谁在嚎啊?”

    “尸体”不仅动了,而且还开口说话了,虽然语音有些含糊因为脸上挨了一箭,但还是能听出来是晁盖的声音。

    晁盖居然没有死!

    宋江和吴用顿时也怔住了。

    “大,大头领你还好吗?”吴用反应比较快,先开了口。

    “好个屁!”晁盖骂道,“直娘贼的脸面上挨了一箭,还能好吗?哎哟哟……痛杀人了!”

    原来晁盖方才是痛晕过去了。不过他的身体素质也好得惊人,晕了小半夜,脸上的伤口居然结了疤,也不是恁般一阵阵生疼了。现在一开口,牵动了脸上的肌肉,伤疤有点破裂,又疼了起来。

    “大头领莫说话了,小心伤口……”孝义宋三郎也好生无奈,只得上去和赵铁牛一起把晁盖扶起来,这时又人打出了个火把,宋江借着火光,看清了晁盖受创的脸颊。

    伤口在右侧的腮帮子上,好大一个疤,现在有些破裂了,同时整个右侧腮帮子都红肿了起来,上面还是血迹斑斑,非常吓人。

    这伤……恐怕是可以致命的!

    宋江和吴用对刀伤、箭伤并不陌生。在厮杀场上当场送命的人其实不多,因为伤重而死的才是大头。

    而这伤是否致命,能否及时得到名医的治疗,恐怕是个关键!

    “哥哥,您脸上的伤……还是得赶紧医治啊。”宋江一脸焦急地说,“不如马上回山将养,再请名医上山来给哥哥治伤。”

    “不可回山,”晁盖捂着腮帮子道,“直娘贼的,梁山那个鸟地方有甚名医?

    某这伤可不好医……还是去徐州寻西门堂治吧。他家祖上世世代代吃行伍饭,知道该怎么治刀伤箭伤。”

    “西门堂?”

    宋江和吴用互相看了看对方,宋江在打劫刘都保正那一队时,抓了几个刘家的护卫问过了,知道西门庆和武好古在一起呢。

    晁盖这伤,搞不好就是西门家的人做的!

    晁盖去找西门家治脸,不会是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吗?

    “好!”宋江点点头,“便去徐州……我和吴加亮一起陪哥哥去寻西门家的西门青!

    赵五哥,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徐州吧。”

    ……

    武好古和西门青并不晓得,也不会想到晁盖的那张烂脸要叫西门青来整治。

    他们在泡水北岸大败了晁盖率领的贼寇之后,便一路向东,当晚便抵达了丰县县城。在将李进义等被俘的贼人押进县城大牢后,武松暂时留在了丰县善后,其他人次日一早继续上路,先到了沛县,然后又沿着中运河南下,终于在六月二十这天入了徐州州治所在的彭城。

    彭城自古就是大城,而且位于大运河的要冲,周遭河流密布,水运发达,土地也算肥沃,四下皆是沃野。

    唯一的缺陷就是常常发大水。另外,有宋以来,海事兴旺。而彭城又不是港口城市,因而它在黄淮平原东部的中心城市地位,逐渐被东面靠海而立的海州所取代。

    不过彭城城内,仍旧有十数万居民,运河左近的堤街之上,更是商铺酒肆鳞次栉比,街上行人摩肩接踵,比之虞城、丰县和沛县这些小地方,不晓得要繁荣多少。

    而西门家的生药铺子西门堂,便开在徐州堤街上,是前店后院的格局,后院由两个正院和两个跨院组成,非常宽敞。西门庆本人,便长住于此。

    在西门庆的邀请之下,武好古一行,也住进了西门堂的西跨院和东跨院。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