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将奄奄一息的晁盖安排在了林子深处一些的地方以后,赵铁牛便依着晁盖的吩咐,骑着马昏昏沉沉的就往大泽湖畔的树林去了。

    他的脑袋里面已经是乱麻一团了……这可是逼上梁山啊!

    他本是开封一泼皮,固然不是善类,但也就做些狗仗人势,欺压良善的事情罢了。他干的那些恶事,若是告到开封府,最多也就是挨板子,充军都不够资格。而今却是一时糊涂,做下了要砍脑壳的事情了。

    若是再回开封府去,多半要没性命了。

    可要是真的上了梁山,仿佛也不大容易活下去啊。

    他和梁山宋江早就认识,也知道一些山上的事情,原本以为梁山好汉们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银,快活得很……却没想到,做贼也有挨揍的时候!

    光是随随便便一个商队,就恁般厉害了,若是官家派了几百西军,梁山老巢都得被攻破了。

    到时候他赵铁牛还是要死啊!

    想到这里,饶是赵铁牛好大男儿,也是到了伤心处,忍不住便在马背上哇哇大哭起来。

    正哭天抢地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声暴喝:“兀那汉子,因何哭喊?”

    赵铁牛好好的在哭鼻子,被人打扰了自是心中不爽,张口便骂:“直娘贼的,老子就是爱哭,干你鸟……”

    骂了一半,赵铁牛突然寻到了骂他的人,原来是个高大威猛的汉子,骑在马上,手中还握着根长枪。

    赵铁牛认得他正是方才将梁山四头领李进义打落马下的杀神!

    “好汉爷爷饶命……”赵铁牛顿时心惊肉跳,大声求饶起来了。

    遇上赵铁牛的原来是武松,他将李进义和几十个被捉的梁山喽罗押回车阵后还想再捉晁盖,便带了几骑四下里搜索,不想正撞上了赵铁牛。

    武松原本怀疑赵铁牛是梁山的头领,现在见他这副熊样,当下便打消疑虑,只是问道:“兀那汉子,可是遭了贼人打劫?”

    赵铁牛可是开封府的泼皮,虽然不能打,可脑袋还是活络的,马上便反应过来,“不不不,不是贼人,是好汉……”

    武松哈哈大笑道:“莫慌张,某家是徐州这边的禁军都头,奉命捕盗,专管捉拿梁山贼寇的。你快告诉某家,哪里还有贼人?”

    “原来是中了官兵的诡计了……”

    知道武松没认出自己是梁山好汉太怂了,不像后,赵铁牛大松口气,指着东面便道:“回禀都头,小底便是在那里遇到好……遇到贼人的。”

    武松不知有诈,招呼了身后的三两骑便向东去寻找梁山寇了,赵铁牛见武松走远,才拍马往大泽湖畔的树林去了。

    ……

    武好古这时已经换掉了尿湿的裤子,镇定自若地回到了车阵中央,正想找寻潘巧莲,却闻见了浓烈的血腥味儿,四下一寻,便看到一大车面目狰狞的死人头,顿时就是一阵反胃,大口大口呕吐起来了。

    “大郎,大郎,你还好吗?怎就吐了?是不是感冒没好全?快来给我瞧瞧……”

    他这一吐,马上就把西门青给招来了,好一阵关切,还递上了一块绣花手绢给武好古擦嘴。

    摸了下武好古的额头,确认没有发热后,西门青才吐了口气,笑道:“没事儿就好,正寻你呢。老林教头刚刚审了梁山的四头领李进义,知道还有一百多贼寇跟着宋江、李逵在我们西面。”

    “还有?”武好古吸了口弥漫着血腥味道的空气,脸上滑过惶恐之色。

    西门青却没所谓地一笑:“他们白天不敢再来寻晦气了,所以老林教头让我们赶紧启程,争取今夜便到丰县县城。

    到了丰县县城,便可将李进义和一众梁山贼寇都押进大牢,到时候自会有官兵前来清剿,那般贼人是不敢在徐州久留的。”

    现实中的梁山好汉原来是怕官兵的!

    武好古舒了口气,再想说话,郭京已经寻到了他,“大郎,正找你呢,老林教头给你和潘小郎、小金金瓶儿安排了辆大车,接下去这段便坐车吧。”

    老林教头原来是个精细的性子,他早就知道武好古不能骑马,而且病体未愈,刚才这番折腾下来,一定是乏到了极点,不能再骑马了。

    于是便寻西门青要了辆装生药的大车,让武好古、潘巧莲和小瓶儿共乘。

    “好好。”武好古连声应答,又冲西门青一拱手,便随郭京去了,很快便见到了正坐在一堆药材包上安慰小瓶儿的潘巧莲。

    小瓶儿则哭得好似个泪人儿,一边哭一边喊着要回家。

    “十八郎,可是苦了你了……”武好古爬上了大车,见了有些憔悴的潘巧莲,很是过意不去。

    潘巧莲却对着武好古一笑:“不苦,不苦……我和大武哥哥在一起便不苦了。

    再说我早在开封府呆得腻了,早就想四处看看。”

    武好古点点头,“对,是得四处看看……天下之大,不只开封府一处是好地方。说不定还能寻到一处好地方建个庄园,做将来的归隐之地呢。”

    见识了一番刀光剑影之后,武好古自己的蝴蝶效应很是怀疑了他根本不懂军事啊,见了梁山草寇都尿裤子,何况金兵?

    且不论将来能不能想到办法,先做最坏的打算总是应该的。

    潘巧莲不晓得武好古的心思,不过也想和武好古寻个人间仙境一样的地方过自己的小日子,便说道:“听西门大哥说云台山是人间仙境,不如就在那里买块地皮建个山庄吧。”

    “嗯,且去看看吧。”武好古点点头道。

    武好古不记得海州在历史上属于南宋还是金国?不过云台山是个岛,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

    武好古等人抵达丰县县城的时候,被“逼上梁山”的赵铁牛也在大泽湖畔的树林里见到了满载而来的宋江、李逵和吴用等人。

    原来宋江和李逵在泡水和旧汴渠的交汇处设伏,打了张都保正一个措手不及,把跟着张都保正的客商所携带的财货都给掠了!

    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却遇上了飞马赶来报信的吴用,知道了晁盖大头领所部碰上了硬茬,四头领李进义被捉,大头领晁盖生死不明。

    于是孝义黑三郎宋江当场就急火攻心背过气去了,亏得吴用懂些医术,忙乱了好一阵子才活过来。

    活过来后的宋江又当众宣布,一定要去救回大头领,还赌咒发誓若是大头领没了,他便要领着好汉们去寻仇,怎么都要割了武好古的首级,以告慰晁盖的在天之灵!

    发完了誓,宋江就带着兄弟们和掠来的财货,一路向东慢腾腾的追赶武好古等人,到了天将黄昏的时候,才到了大泽湖畔的林子,正准备用最沉痛的心情宣布晁头领凶多吉少,却听见有人大喊:“宋头领,晁大头领快不行了,寻你去相见……”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