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梁山好汉被打跑了?

    风风火火闯九州的梁山好汉,就这样被“四张步弓”和十余骑将给杀退了?这也忒无用了吧?

    武好古被眼前发生的事情惊呆了!

    “方才,方才那些梁山寇在喊什么?”武好古问。

    “扯呼,好像是扯呼。”有人回答。

    “之前,之前呢?”武好古又问。

    “好像是……大头领,是快救大头领……”

    “看来是梁山大头领‘托塔天王’晁盖被射伤了。”

    武好古这吸了口气问道:“晁盖被射伤了?”

    方才用冷箭射了晁盖的陆谦傲然答道:“不是射伤,而是要死了!”

    武好古皱了下眉,“射中了哪里?”

    “面门!”

    百余步外,一箭正中面门!

    这陆谦果然是有真本事的!武好古心说:晁盖的面门是会招箭还是怎么着?水浒传里被射了脸面,现在也是面孔上挨一箭……

    而水浒传里面,宋江好像起兵打了曾头市替晁盖报仇来着,还灭了曾氏一门五虎和史文恭么?

    这回史文恭变成了陆谦,那曾头市的几个岂不是自己和西门青了?

    “小乙,”武好古看着正抱着胳膊观战的西门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次伤了梁山的大头领,他们怕是不肯干休,要连累小乙哥了……”

    西门青一笑,摆摆手道:“说甚底连累?我们西门家的生药都是从燕地过来,梁山恁般凶的可见多了。”

    西门青没有和武好古说实话,他家往来燕地可不仅仅是贩卖药材……实际上他家是走私的,少不得要和辽宋两国的官兵、豪强打交道,比梁山狠的在大宋这边兴许不多,到了辽国可就遍地都是了!

    西门青笑着又道:“大郎,你须知道,这凶人其实也是见凶怕的。梁山这次折了两个头领,还丢了上百的喽罗,元气大伤了。一时半会儿不敢再惹我们了,大可以放心去徐州、海州一游了。”

    会吗?梁山也会怂?

    武好古不大确定,于是又把目光投向刚刚打了场胜仗的林万成林老英雄。

    林万成笑道:“今日之事可轮不到西门员外来背,那武二哥不是徐州这里的禁军都头么?捉了梁山的头领和恁般多的喽罗,这功劳可不小,怎么都能转几个官吧?”

    武松真的会把梁山的头领和喽罗押去官府问罪?

    武好古正怀疑的时候,那位没有看过水浒传和金瓶梅的武松武都头,已经得胜收兵了,不仅捉了几十个梁山喽罗,还割了二三十个贼头,而且还捉到了一个梁山的头领,便是那个被武松一枪打下马来的李进义。

    这是个身长九尺,仪表堂堂的巨汉,也有一身的武艺,和武松相比也在伯仲之间,被打下马来纯是运气不好。

    兴许是被武松用枪杆打断了骨头,李进义是被两个被俘的梁山喽罗抬下来的,然后被捆了丢在辆板车上哼哼唧唧的,脸上还有黄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下来。

    武松敬他是条好汉,还叫个被捉的梁山喽罗好好照料,然后才乐呵呵的来见西门庆、武好古和林万成。

    “捉了个李进义,说是梁山四头领,该是海捕文书上留名的。”武松抚掌笑道,“还拿了几十个喽罗,斩了二十多颗贼头……可是立了大功了!

    老林教头,你瞧这功劳要怎么分啊?”

    李进义是谁?

    武好古可不记得梁山好汉里面有个叫李进义的,那108条好汉里头,分明有武松和林冲啊……

    “功劳自是武都头的,”林万成苦笑着说,“老夫这会儿该卧病在床起不来,我家大郎该在床前尽孝,陆小乙则要陪儿子去嵩阳书院拜师……怎会到徐州来捉贼?”

    原来林万成是以自己病重的名义请假的,这一眨眼却跑徐州抓梁山好汉了,说不过去啊!

    而且,徐州也不是禁军捧日军的防区驻地,这功劳怎么算啊?

    而武松是徐州这里的禁军都头,捉了跑徐州撒野的梁山好汉是天经地义的。

    武松也不推辞,一拱手对林万成道:“大恩不言谢,今后老林教头、林教头和陆教头但有用得着武某的地方,尽管叫人到徐州来说一声。”

    武好古用眼角扫了一下林冲、陆谦,两人都是一脸的不甘心。

    他们这种开封府的禁军,一辈子都难有一次立功的机会。想要转官就得熬资历,可是从无品阶的尉勇到无品阶的进武校尉就是九转,若是没有军功也无贵人的提拔,一辈子也转不完。

    现在眼看一件大功,便这样丢了,实在太可惜了。

    武好古刚想将来有机会可以拉一把林家父子和陆谦,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若是有大富大贵的一天,仿佛也需要几个教头,便按下了念头,什么都没说。

    梁山好汉的大头领晁盖还伏在马背上逃命,和他一起的只剩下了赵铁牛一人。

    吴用和其他的喽罗,全都没了踪影。

    晁盖和赵铁牛是一路往北逃。因为大部分梁山的喽罗都是顺着大路没头没脑的跑,所以赵铁牛就多了个心眼,向北踏着麦田逃了,结果还遇上了负伤而逃的晁盖。

    于是便结伴而走,也不知走了多远,到了什么地方,反正身后是没有追兵了。

    “晁大头领,后面没人追了。”

    赵铁牛勒住了自己和晁盖的坐骑,然后对晁盖说:“大头领,不如下马歇息则个吧。”

    “好……”晁盖应答的声音很轻,他的脸上和捂着箭伤处的手掌都被鲜血染红了,胡子和衣服上也都是血,那支射中他面目的利箭没了踪影,多半是被他自己拔出扔了。

    赵铁牛扶着晁盖下了马,旁边就是一处树林,他一手牵着两匹马的缰绳,一手将晁盖扶进了林子。

    晁盖靠着棵大树坐了下去,口中哼哼着道:“某家看来是不行了,赵五哥,你快些去寻宋公明,告诉他接任梁山大头领,先把兄弟们带回山去。

    以后再去寻用暗箭伤我的人报仇……”

    赵铁牛连连点头,心里却在寻思:纸里总包不了火的,说不定被捉到的梁山好汉中便有知道底细的,若是吃不住打将我供出去便是死罪了!

    看来开封府是回不去了,只剩下逼上梁山一条路可走了……不过我既没路走了,也不能叫武好古好过!晁盖的仇,怎么都得让姓武的背上一些!

    想到这里,赵铁牛又问:“大头领,我去何处寻宋头领呢?”

    “便去大泽湖畔的林子寻吧,”晁盖说,“那里是约好的地方……快些去,某便等在这里,兴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

    “大头领小心了,”赵铁牛哭丧着脸说,“在下便去寻宋头领了……”

    .......

    章推要离巨的新作我要做门阀,西汉中期,民生聊困,国势日衰。无数士大夫名士,纷纷高呼:张生不出,奈天下何!?于是,谚曰:张与刘,共天下。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