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都是幽燕汉儿,虽然辽国自兴宗朝起就越来越重视文治,且又大兴佛教,也搞了科举取士,但是尚武之风比起大宋还是要强盛不少的。

    便是国内的汉人、渤海大族子弟,也都是允文允武,如果只会死读书,便是中了进士,也没有什么大好前途可言的。

    再说辽国的军制也不同大宋,靠得不是职业雇佣军,而是兵民合一之法,凡是年龄在十五至五十岁的民丁,都要隶属兵籍。便是燕云汉人的民丁,也不例外,都是亦农亦兵,轮番服役,还要自备部分器甲粮草,有些类似隋唐北周的府兵。

    这种兵役制度,虽然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对于生产也不大有利,但也增强了民间的武力和尚武精神,同时也让燕云地区的汉人大族必须立足武力。

    毕竟号称120万的京州兵所能提供的将校职位,远比辽国科举所取之士要多,得到辽国武官身份比考上辽国进士可容易多了。

    而且,辽国那边向来是重武轻文的!不存在文官高武人一头的规矩……

    因为以上这些原因,燕云大族的子弟,大多精通武艺,马背上的功夫大抵也都了得。

    而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就见他们从马群中前出自己的坐骑,麻利地装上马鞍,又取了马弓、羽箭撒袋和一柄直刀,然后就翻身上马,便车阵中一个刚刚打开的口中冲了出去。

    此时梁山好汉们刚刚取出干粮酒水,才啃了两口,就听见放哨的兄弟在大喊:“风紧!风紧……”

    晁盖、吴用,还有一个名叫李进义的头领都还坐在马背上,一边嚼着早就凉透了的炊饼,一边在观看“张家车阵”,见到两骑从车阵里面冲出来都是一惊。

    吴用拧起眉毛,“大头领,是两个骑将,骑术还挺俊的,不想虞城张家竟也有此等英雄……”

    晁盖不敢怠慢,连声下令:“快,快结阵,弓手在前,长枪在后!”

    他麾下虽有一百多个步卒,可是因为他们这次是异地做案,从梁山跑到了沛县的大泽乡,途中可有不少关卡要过,自然不能全副武装了。所以一百多人中,披着纸甲的还不到二十人,携带的盾牌不过十三四张,长柄兵刃也没几根。大部分只有一柄单刀最多再加上一张七八斗的步弓。

    这样的轻步兵要抵挡骑将冲阵是很吃力的……哪怕对方只有区区两骑,而且还不是“甲骑具装”的重骑,也必须小心应付。

    在晁盖和另一位梁山头领李进义的呼喝之下,梁山步卒的早饭是吃不得了,全都提起兵刃盾牌,组了个稀稀拉拉的方阵。

    就在好汉们结阵的当口,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已经控着战马,分别冲到了梁山方阵的左前和右前方三四十步开外,几乎同时侧转马头,从梁山好汉阵前横穿而过,并且张弓搭箭,顺势抛射出了四五支羽箭。

    羽箭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然后带着破空的风声,扑向梁山步卒的阵型,立时便射倒了两条好汉。其中一个被利箭射穿了脖子,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噗通一声扑倒在地。还有一人肩膀上挨了一箭,哭爹喊娘的就惨叫起来了。

    “张……射!”

    梁山这边也有弓箭手,居然颇有章法,在步卒阵前列了两排,还有小头目指挥着齐射。

    二三十支羽箭转瞬就被齐射了出去,不过对高速移动中的小目标没啥用,弓箭都落在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的屁股后面。

    从梁山步卒的阵前冲过去后,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就开始包抄两翼。梁山的弓箭手人少,都集中在阵前,两翼和侧后是没有的。所以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便放慢了马速,拉近了距离,以方便射箭。

    转眼的功夫,两人就各自射出了七八支箭,梁山阵中又倒下了三人,不过暂时都没丢命,在那里凄惨的叫唤着。

    “大头领,某家去迎那直娘贼的则个!”

    看到部下死伤连连,梁山的四头领李进义顿时就恼了,抽出一把直刀,哇哇直叫着大声请战。

    晁盖也有点怒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有六个梁山好汉躺下了,而对方连个毫毛都没伤着。

    要这样打下去,他带来的一百多个梁山好汉再过不久便要散了!

    想到这里,晁盖自己也把直刀抽了出来,便要和李进义一块儿去战了。却听一旁的吴用叫了起来:“哥哥且慢!”

    晁盖看了眼吴用,吴用说道:“今日只有大头领和四头领两个骑将,若有个闪失,兄弟们还有甚士气?

    不如就现在,趁着兄弟们士气正盛,便冲杀过去,凭着人多势众,一举把车阵拿下!”

    军师吴用果然是有点用处的,提出的方案是最合理的。现在梁山这边的优势就是人多,若要拼骑将,便只有晁盖和李进义两个能打了。不过他们的武功怎么都不是林冲、陆谦、武松的对手,正要冲出去骑战,绝对会把性命送了。

    大头目要是死了,剩下的梁山喽罗还有什么士气?马上就得散伙!

    晁盖也不是不听劝的人,马上便将直刀向前一指,大声道:“儿郎们,前边的车阵里面有十万财货,抢下来便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银,……给我冲!

    直娘贼的,哪个敢不向前,便先吃俺一刀!”

    “冲啊!”

    “杀啊!”

    一听到有酒肉金银,梁山的喽罗们顿时便来了气力,也不管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在旁游斗,嗷嗷叫着就开始向车阵冲锋,不过一冲锋,阵形立马就散乱了。

    晁盖、李进义、吴用和赵铁牛四个,则都披上纸甲,策马跟着压阵。

    这等一拥而上的打法,在林万成、林冲、陆谦看来,无异于儿戏。不过没有一点军事经验的武好古却吓得够呛,整个人都在发抖。若不是他不怎么会骑马,这会儿说不定就要和潘巧莲一起夺马而走了。

    潘巧莲也比他强不了多少,一样脸色惨白,紧张得话都说不了了。至于她的女使小瓶儿则坐在地上暗自抽泣,小脸儿早就沾满泪花了。

    “大郎,潘小郎,莫惊慌。”西门青倒是云淡风轻,丝毫不惧,还笑着安慰武好古和潘巧莲,“在外行商,打打杀杀是常有的事儿,第一次害怕,以后习惯了便好。”

    什么?

    都打成这样了,还是常有的事儿?

    还要习惯……

    武好古是凉气连连,心说:你们西门家到底是做什么买卖的?开药铺的还是武装贩毒的?

    “西门员外,能射箭吗?”林万成这个时候突然点了西门青的将。

    “能!”西门青答道。

    “那便和林冲、陆谦,还有老夫射第一阵吧!”

    射箭不仅讲究技巧,而且是门力气活。寻常的弓箭手,一阵射上二十箭指步弓差不多就力竭了,胳臂酸痛,拉不了弓了。林冲、陆谦、武松这样的小将,本领自然高强些,可以开弓三十次以上。

    所以林万成必须合理使用手头的几个“弓箭手”,不能一股脑都派出去,如果把力气都消耗光了,可就打不了持久战了……如果梁山寇能持久的话。

    另外,林万成还得安排人手逆袭,也需要好手带头,因而老头子用来应付梁山第一波攻击的,就是他自己、林冲、陆谦、西门庆的四张步弓,再加上在外游击的慕容三郎和马十一郎的两张马弓。

    “得令!”

    西门青应了一声,便取出自己的角弓,走了两步,纵身上了辆大车。然后取出一支羽箭,轻轻搭在了弓弦上。一连串的动作显出了行云流水,看来他真的不是第一次和人打打杀杀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