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张都保正果然带着大部分人走了,只给武好古和西门青留了一个向导,便是那个张熙载了他认得梁山贼寇,待会儿便是被捉了,也不至于害命的。

    因为少了两个商队,大车的数量也减少了三分之二,还余下十几辆,大都是西门青家装生药的骡马车。在林万成的指挥下,这些骡马车依旧围起了个圆形的车阵,人和马匹都在内圈挤着。

    三十多根哨棒被从这些大车上取了下来,安上了不知藏在什么地方的枪尖,全都变成了一丈上下的长枪,都发给了西门家的护卫和车夫。

    林万成、林冲、陆谦、郭京、西门青、武松,还有另外四个西门家的护卫和两个潘家护卫,都是人手一弓,还背着箭囊,披上了纸甲。

    还有十几张圆盾也被取了出来,分发给了一些持着砍刀的西门家护卫。刘无忌和另两个潘家护卫也拿了一张大号的皮盾是林万成从军营里面“借”出来的守在了武好古和潘巧莲身边,准备在打起来的时候提他们挡箭。

    所有走马的马鞍都在林万成的命令下被卸了下来集中在一起,目的是防止有人在形势危急的情况下骑马突围。

    完成这些步骤之后,林万成又叫人扑灭了篝火,让车阵隐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瞧着这位在开封府连房子都买不起的林老教头一番布置,都是极有章法的,武好古也稍微安心了一些,也想到了安慰一下潘巧莲。

    于是便小声说:“十八姐,不用怕,没事的。”

    “嗯,”潘巧莲也应了一声,语气倒是镇定,“大郎,我不怕,有林老伯居中指挥,那般贼寇奈何不了我们的。”

    “大郎,潘娘子,莫担心,今次定能击退梁山那般贼寇的。”

    林万成听见了武好古和潘巧莲的交谈,也大声开口给他们俩打气,接着又说:“冲儿,陆小乙,你二人戒哨,其他人可闭目休息,蓄蓄锐气。”

    武松闻言笑了起来,“呵呵,你这老教头倒是笃定,都要打起来了还叫人闭目休养?”

    “嘿嘿,”林万成笑道,“三十多年前老夫和西贼厮杀的时候,在战场上都是该吃吃,该睡睡的……吃好睡足了才能打!武二郎,等你以后上了沙场,便知道这个理儿了。”

    “好啊,那武二我便先眯一会儿,待贼人来了再叫醒我。”武松也不完全是战场新丁,他虽然没打过西贼,却打过草寇,因而并不慌张。说罢便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是鼾声如雷了。

    打鼾的还不止武松一个,在西门青的护卫里面,还有另外三个持着弓箭披着纸甲的汉子也睡着了。武好古循着鼾声望去,一片黑暗中却看不见什么。他心想:这几位,大约就是在辽国那边犯了事跑来的凶人吧?

    武好古和潘巧莲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两个人被安排在了车阵中心,依偎在一起取暖,旁边还有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瓶儿。他们三人背后则是堆起来的马鞍,也可以挡箭,前面是抱着盾牌的刘无忌,两旁还有两个持盾的潘家护卫,倒是防护周全。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只到天色将明的时候,也没见有传说中的梁山好汉来打劫。倒是困意一阵又一阵袭来,就在武好古的眼皮越来越重,快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声:“来了!”

    谁来了?

    迷迷糊糊的武好古脑子反应有点慢,还没想起来是梁山好汉来了,就听见林万成问了一句:“有多远?”

    “最多十里。”

    “都醒醒吧!”林万成大声道,“先活动则个,再吃些干粮。

    小乙,冲儿,拿上步弓站到车上去,贼近便射,莫和他们废话!”

    “诺!”

    “诺!”

    林万成完全是战场上的做派,可没有什么“上前搭话”、“来将通名”,便是有这等事体,也和他一个队将没关系。

    “林老教头,这样不好吧?”张熙载听见林万成的命令如此决绝,吓了一跳,忙道,“都是江湖上的朋友……”

    “不得喧哗!违令者斩!”

    林万成沉声便是一句训斥,然后恶狠狠瞪了张熙载一眼,吓得他一哆嗦,什么话都不说了。

    好嘛,林老头子真把这里当成战场了!

    另外一边,梁山好汉们不知道将要遇上的是如此狠人。他们也是一晚上折腾,现在有点人困马乏了。

    原来晁盖带着人从大泽湖畔出发后不久,林万成就下令熄了篝火。结果晁盖等人大晚上的,又不熟悉地形,再没篝火指引,根本寻不到方向。好似没头苍蝇一般,转悠了半个晚上,直到日出后才发现了摆在泡水岸边不远处的小小的车阵。

    军师吴用马鞭摇指前方的车阵,对晁盖道:“大头领,那边有个车阵,该是姓张家的商团了。”

    晁盖远远一瞧,却是眉头大皱,“直娘贼的,怎才这么点车马?不是说有四五十辆大车,俱是满载财货的吗?”

    “大头领,兴许是一部分车马和姓武的一起往虞城去了。”

    晁盖点点头,“那样也好,落在宋公明手里,连车带人都掠了。”

    “大头领,这边呢?”

    “派个弟兄去喊话,一车要十缗。”晁盖是好汉,当然要说话算话了。之前便说好要买路财的,现在也不好马上动手劫车。

    吴用得令,便打发了一个步行的喽罗堂堂梁山也只有头领骑马,喽罗们都是步行的去喊话要钱。

    一个喽罗得了令大摇大摆就向前去,到了距离车阵约百步的距离上就准备喊话,可是刚一张嘴,就听见“崩”、“崩”两声轻响,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胸前就是一阵被撕裂的剧痛。低头一看,就见两根尾部粘着羽毛的细木棍生生的插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然后,便是眼前一黑,往生去矣!

    瞧见这一幕,晁盖、吴用和赵铁牛都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连话都不说就把人射死了?姓张的这么干可不合江湖规矩啊……

    “大,大头领,姓张的莫不是收了武好古的厚礼……”还是赵铁牛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头领,姓武的一定随身带了大笔的财货!”

    晁盖又瞧了眼军师吴用,吴用摇着羽毛扇子想了想,“大头领,铁牛兄弟言之有理。”

    晁盖哼了一声:“既然姓张的不义,也莫怪我梁山无情了!

    叫兄弟们先用点吃食,然后披甲冲阵!”

    “喏!”

    梁山好汉也不是铁打的,一晚上折腾下来,不仅人困马乏,还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不吃点东西,待会儿打起来没准就犯低血糖了。

    不过梁山的敌人是不会允许好汉们安心吃饭的。

    “父亲,贼人好像在用饭休息。”

    林冲大声报告。

    “西门员外,”林万成道,“你的人可有能骑射的?”

    “有。”西门青道,“慕容三郎,马十一郎。”

    两个面色阴沉,续着络腮胡子的大汉闻言转身,望着林万成和西门青。

    “你二人上马,出阵扰敌,不可接战,只得骑射,若有敌骑迎战,便将他们引来车阵百步之内。”

    “喏!”

    “喏!”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