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将子时,张熙载终于摸黑寻到了在泡水之畔扎营的商团。

    守夜的护卫中有张都保的人,便将他放进了车阵。他也不声张,蹑着手脚便去找了亲自带着护队的张都保,把梁山好汉的要求合盘托出。

    买路财其实好商量,强盗也有强盗的规矩,基本不会把事情做绝,做绝了,那就是一锤子买卖了。

    大泽乡和芒砀山这里一直有匪,但是商路不绝,就是因为买路财收得合理。不至于叫过往客商绕远路走运河-符离集,再北上的路线这条路线上是没匪的,不过却远得多,还有大宋官家的税卡,所以花费和走大泽乡、芒砀山也差不多,而且还浪费时间。

    而梁山好汉在大泽乡虽然是过江龙,但是江湖规矩还是要讲的。要不然京东西路的好汉都会瞧不起梁山,说他们不讲义气的。

    所以梁山好汉要的买路财,也是在尺寸上的。

    可是这一次梁山好汉显然不是为几个买路财而来的,他们仿佛是来寻仇的,点名要杀武好古……

    “怎么就要杀人呢?”张都保正眉头大皱,“二郎张熙载,他们就不能在别处杀吗?”

    “他们不肯。”张熙载两手一摊,“也不知姓武的哪儿得罪梁山了,居然跑那么老远来杀他。

    叔,我们怎么办啊?能让他们杀吗?”

    张都保正摇摇头,“不好办啊……”

    “不让杀?”张熙载追问。

    张都保正瞪了侄子一眼,“不让杀,那些梁山好汉就要来杀我们了!”

    “那就由着他们杀?”

    “也不成,”张都保正说,“传出去谁还寻我们张家护卫?”

    干护卫这一行,要说没“丢”过人货是不可能的,可是将护卫的客官抛弃,让强盗去杀掠,却是个大失信誉的事情。要传扬出去,往后就没人寻张家保护了。

    “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可如何是好?”

    张都保正寻思了一番,摇摇头说:“廷扬张熙载的字号,快快去寻西门青来。

    还有,管好你这张臭嘴,和梁山见面的情形,谁都不许告诉。”

    “知道,我知道的。”张熙载连声应答。

    他当然知道这事儿不能往外泄,便是出卖武好古,也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卖。要不然护卫这一行,张家可就做到头了。

    另外,张都保正也看出了西门青和武好古两人间是“基情满满”,要卖武好古恐怕得过他这一关了。

    没过多久,呵欠连天的西门青就被刘二带到了张都保正那边,刘都保正便在一堆篝火旁开始套西门青的话。

    “小乙啊,刚刚得到个消息,梁山那伙人下山是寻仇来的……”

    西门青闻言笑了起来,满不在乎地说:“寻仇?向我寻吗?”

    “怎么可能,”张都保正笑道,“阳谷西门可是郓州大族,还有辽国的亲戚朋友,梁山还不至于寻你家的晦气。”

    “那是谁恁般倒霉?”

    “是谁还真不知道,”张都保正皱眉道,“小乙,你说这事儿该如何啊?”

    “该如何你问我?”西门青笑道,“你们护卫行有规矩的。”

    “规矩是有……”张都保正点点头,“但就怕连累了其他人,毕竟来的是梁山贼寇啊。”

    西门青淡淡地道:“要是大泽乡的贼寇,怎么都要卖您老的面子,就算是仇人也只好放过了。”

    “那是,那是,”张都保正捋着胡子,“凭老夫的面子,要真是本地的贼寇,这一趟怎么都不会出事的。

    可是,梁山好汉偏偏不是本地的贼啊。

    小乙哥,你我两家是世交……今次的事情,怎么都不能累着你。要不,明天一早,你带人先走一步。梁山的那些人,想来也不会劫你的道吧。”

    西门青看着张都保正,“那张都保正呢?”

    “我自护着其他人回虞城,”张都保正言道,“虽然过不得大泽乡,但是总归能保住人货。”

    “哦。”西门青点点头,不置可否。

    “当然了,”张都保正说,“若是小乙愿意和老夫一起回虞城,老夫自是求之不得了。”

    “好吧,”西门青笑了笑,“我回去找人商量则个,过上片刻再给你答复。”

    ……

    西门青和他的手下,是紧挨着武好古的人宿营的。从张都保正那边回来,他便立即寻了武好古、郭京、林万成和武松,一起围着火堆商议起来。

    “梁山那伙贼人是来寻仇的,这一趟可不好走了。”西门青眉头紧蹙,显然是有些担忧。

    武好古忍不住问道:“知道是向谁寻仇吗?”

    他问这话的时候,心里可直打鼓,很担心梁山贼寇要对付的人就是自己……他之前在开封府,可得罪了不少人。

    也许就是他们买通了梁山!

    “不知道,姓张的老狐狸不肯说,我看他是想要卖了客人自保。”

    “能不能退回虞城?”

    “不能。”

    林万成和武松同时说道。

    两个武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年长的林万成道:“回虞城的途中必有埋伏!”

    武松也道:“估计梁山贼寇会分兵两路,还有一路正向我们扑来。”

    “打得过吗?”武好古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他毕竟是个画家,不是军事家……现在他都后悔从开封府出来了。

    “打不过!”武松沉声道,“若是让某家来指挥,保管可以打得那般贼人抱头鼠窜。

    可是姓张的是个孬种,未战先怯,这仗没得打了。小乙,我们得和他们分开走。”

    “分开?”武好古一惊,“那可只有四十余人这是包括西门家和武家的总人数了。”

    武松瞪了武好古一眼,“四十几人怎么了?有某家来指挥,便是有数百贼寇一样也能打败了!”

    “还是老夫来指挥吧!”林万成却和武松争起了指挥权,他看了眼武松,“老夫是打过西贼的,治平年便做过队正了。”

    “队”是系将禁军的编制单位,一部通常有百人之多!相当于不系将禁军的一个“都”。而在西军中做到部将的队正,大多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临阵作战的能力远超武松这样没有见识过真正战场的都头。

    顺便一提,梁山好汉打仗的本事,肯定也没水浒传里面描写得那么大。

    “原来是老前辈了,”武松也知道西军的厉害……如今大宋诸军中能打的,也就只有西军了,“那便由林教头来指挥吧。”

    林万成又瞧了眼西门庆,西门庆也点点头,“便听老林教头的。”

    “好!”林万成两眼中射出了不知被隐藏了多久的锋芒,“叫姓张的马上带人走,给我们留下个向导便可了。”

    “叫他们马上走?”西门青对林万成的布置有些不解,“那我们何时上路?”

    “我们不上路,”林万成说,“就在这边组个小一些的车阵,然后养精蓄锐,等着梁山贼寇来送死!”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