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吃过了孙二娘的包子,又在虞城歇了一日,武好古没有再次发热,感冒已经好了大半。因而第二天,便收拾了行李,踏上了东行的旅程。

    此一次继续向东,离开虞城县城时,张都保正已经组织起了一个大商团。除了武好古和西门庆等人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商队和十余个旅人加入。新加入的两个商队也各有十七八个护卫,再加上西门庆的二十二人不包括西门庆本人,武好古的八人包括郭京和潘家护卫,刘都保正的三十人,总共有九十五个护卫,人数几乎和禁军的一个都相当。

    不过所有人心里面都有一些沉重,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凝重的表情。前方有梁山好汉出没,也不晓得这一回,是否可以花几个买路钱便平安通过了。

    在商团出发之前,张都保正告诉大家,他已派了侄子张熙载带着礼物去大泽乡拜会梁山好汉的头领了。

    如果对方要价还合理,付些买路财便可过了。若是梁山好汉要价太高,便只能打过去了。

    因为商团出发时还没得到回音,所以每个人脸上,都显出了紧张。

    大队人马出了虞城后先是向北行了一段,渡过了古汴渠和汴河故道,然后又沿着古汴渠北岸一路东行,入夜时便抵达了泡水。

    泡水是泗水的一条支流,沟通着泗水和古汴渠,古汴渠可直通开封府,泗水则又连着微山湖、鲁运河和中运河都是京杭大运河的一部分,鲁运河一路向北注入黄河,中运河则向南注入淮河,同时开封府向东的主要水上通道汴河也是大运河的一部分也会注入淮河。而在淮北的海州一带,还有运盐河、蔷薇河、新沐河、新沂河等一系列水道,也和淮河、汴河、中运河相连。从而形成了庞大且四通八达的水运和灌溉书包网.bookbao2络。

    在这片覆盖范围巨大的水系支持下,此时黄淮之间,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工商业繁盛,胜过了淮南、江南,是大宋经济文化的中心。

    现在正值盛夏,泡水两岸,皆是一望无际的稻田麦地,绿油油的农作物连成一片,随风波动,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海洋之中。

    不过泡水两岸的村落分布却有点稀疏,日落的时候,商团正处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段。

    “今日行得有些慢了,敢不急进庄子安歇,看来要在野地露宿了……”

    西门青骑着马,和武好古并辔而行。

    走得慢其实是因为武好古,他的感冒还没好透,身子骨乏力,又不大会骑马,根本走不快。而西门青也会照顾人,故意放慢了速度,一路缓行。旁人见他有二十几个护卫,皆身强力壮,还有四五个是备甲纸甲的,自然不敢催促。只能由着他陪着武好古一路悠闲缓行。

    “野外宿营,不会被梁山贼寇所趁吧?”看着四周一片旷野,武好古不由担心起被梁山好汉打劫了。

    “不必担心。”西门青一笑,“我们这一行有不少大车,等会儿就会结成车阵,依着泡水宿营。你有三个能射连珠箭的好手,我这边还有四个,张都保正手下还有三个,凭着十张好弓,便是几百贼寇都不惧了。”

    十个打几百……西门青并不是在吹牛,而是冷兵器时代战争的真实写照。按照兵法上的说法,就是兵务精不务多了。

    不过精兵是很不好练的,光是林冲、陆谦、武松这些人的一手连珠箭,就是从小打熬的本事。

    他们这些人都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用一张八斗九斗拉力的步弓,一口气射出二十箭,而且还不失准头!

    而十个能射连珠箭的硬手,一次可以投射出二百支利箭,如果来敌没有披甲,上百人就得躺下了。其实也不用射死那么多,一次射倒个几十,就足够让几百贼寇崩溃逃逸了。

    所以在读过些祖传的兵书,又常在外走动的西门青看来,凭着商团中的十个好手,就足够击退两三百个梁山好汉了。

    那些梁山好汉不过是求财罢了,不会真的拼命的。

    ……

    天色已黑,明月如钩。

    皎洁的月光洒在了大泽湖上,波光粼粼。湖边一片稀疏的树林中,又一次燃起了篝火。篝火多达二十余堆,大部分火堆周围都有穿着老百姓衣服,携着各种兵器的梁山好汉围坐,喝着酒,吃着干粮。

    晁盖、吴用和赵铁牛三人则单独坐在一处篝火旁。

    赵铁牛取来之前刘二送来的好酒,给晁盖和吴用满上,笑吟吟道:“三位哥哥真是仁义,只取武好古那厮一人的狗命,不累及他人,想来明日便是姓武的死期了。

    只是……那刘二回去报信后,武好古会不会连夜逃回虞城?”

    “要的便是他连夜逃回,”晁盖笑道,“宋头领已经带着一百多个好汉绕到古汴渠北岸去了,若是姓武的要回虞城,便中埋伏了。”

    “若是他不逃呢?”

    吴用大笑了起来:“若是不逃,和他一起的那些商队怎会答应?我们梁山肯受他们的买路财,只是要武好古的命,他们又怎会和武好古一条心?”

    这都是军师吴用的计策,梁山的这位智多星,肚子里面还是很有一点坏水的,而且也能揣摩人心,知道攻心为上的道理。

    “太好了!”赵铁牛咬着牙,恨恨地说,“姓武的这下是死定了!”

    其实他和武好古之间的矛盾也不甚大,只不过他和陈佑文走得太近,而武好古又要夺了陈佑文的书画行首之位。这一朝天子还一朝臣呢,武好古上位后肯定要设法换掉潘楼街上的泼皮头子。

    以武好古和潘大官人、王驸马的关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若失了潘楼街的“基业”,他赵铁牛可就要苦了……

    “铁牛兄弟,”晁盖也大笑道,“我们梁山办事,甚时候失过手?

    只是我们梁山兄弟不通书画文玩,劫到手的宝贝,还望铁牛兄弟和那位陈待诏能够给个好价钱。”

    梁山好汉这回出动那么多人,还跑到徐州附近做案,那是冒了大风险的。单单是陈佑文出的一万缗是不够酬劳的,武好古手中的书画,也是梁山好汉这一趟的进项。

    而这些书画要出手,自然需要陈佑文接盘了。

    “一定,一定。”赵铁牛连忙拍照胸脯打包票。

    “那便好说了。”晁盖笑道,“军师!待兄弟们用完了酒肉,今夜便开拔,明日一大早,就可以截住虞城来的商队了。

    直娘贼的,这些也是肥肉,可不能跑了!”

    虽然梁山好汉此行的目标是武好古,但是本着搂草打兔子的原则,也不放过那几个商队不是要劫了他们,而是要讹一笔过路费。

    自然不能允许他们不交买路钱就跑回虞城去了……毕竟梁山好汉不是大泽乡这里的坐寇,杀了武好古后,他们还是要回老巢梁山去逍遥的。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