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嘎吱吱……

    房门不知被谁推开了,伴着一阵凉风,武大郎塞住的鼻子嗅到了一股浓烈的中药气味,接着就听见郭京在和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对话。

    “郭三哥,中药熬得了。”

    “员外,真是辛苦你了,大晚上的亲自替大郎熬药。”

    “做郎中的不就该如此么?这熬药也是门学问,熬不好,药性出不来,病是不易好的,还是我来吧。”

    “您可真是医者父母心呢。”

    “好了,别夸我了,快些给大郎喂药吧。”

    医者父母心的自然是“西门庆”了!他和郭京交谈的时候,就动手倒好了一大碗黑漆漆的中药,交到了郭京手中。

    “好,某来喂他喝药。”

    郭京接过药碗,便小心捧着到了武好古的床边,还念念有词道:“大郎啊,这可是西门员外亲手给你熬的,快喝了吧……”

    “西门庆”亲手熬得药,武大郎能喝吗?

    武好古也不用喝药,听了这话,便是一身冷汗出来了。已经被烧得糊里糊涂的他,现在也有点分不清什么是小说,什么是现实了。

    “西门庆”给得药,自然不肯喝药,武大郎的牙关紧紧咬着。

    “张嘴啊,大郎,张嘴啊……潘小郎,大郎不肯张嘴,怎么办啊?”

    原来潘巧莲也在屋子里……武好古迷迷糊糊地想:我若被西门庆害死了,她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牙关咬的更紧了。

    西门青也有点意外,他当大夫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成年人生病不肯喝药的。

    又不是毒药,怎么就死咬着牙关呢?

    “不喝药不行啊,”西门青看着潘巧莲,“潘小郎,只得灌了。”

    “好!”潘巧莲点点头,“我来吧,三哥,把大郎的嘴掰开。”

    “好的。”郭京应了一声,把药给了潘巧莲,上去就掰武好古的嘴。也不知道是他力气不够大,还是武好古“死到临头”发了急,嘴巴死死闭着,居然没有被掰开。

    郭京有点着急,“掰不开,这……可如何是好?”

    “我来试试。”化身潘金莲的潘巧莲把药碗给了郭京,自己上前温言道,“大武哥哥莫怕,药不苦的,西门员外往里面加了蜜糖。”

    蜜糖?骗谁呢?定是砒霜!

    武好古哪里肯上当,依旧咬紧牙关。

    潘巧莲蹙了下秀眉,只得伸出只玉手,一把捏住了武好古的鼻子。

    这是要做什么?武好古鼻子被捏,嘴巴又不敢张开,便要透不过气了。不过脑子还算“清醒”,晓得不能喝药。

    要不然潘巧莲就要变成谋害亲夫……不,应该是谋害姘夫的潘金莲了!

    于是他稍稍咧开嘴唇,像吸香烟一样吸了口气,然后又紧咬牙关。

    西门青也哭笑不得,便喊了一声:“二郎,武二郎呢?”

    武二郎?武好古听得奇怪,哪个武二郎啊?不会是武好文吧?他也来了虞城?是来救我的?还是亲兄弟好啊……

    “某家在此!”这时有个闷雷般的声音应了一句,接着就是一个大汉从外面进来。

    西门青指着大汉对潘巧莲说:“潘小郎,这是在下的好友,名叫武松,人称武二郎,是徐州禁军的都头……”

    什么?武好古真是被吓到了,武松武二郎居然是“西门庆”的好朋友?这怎么可能……难不成自己真要领便当了?

    “二郎,去将武大郎的嘴掰开。”西门青这时已经向武松下了命令。

    “好。”武松应了一句,大步流星就到了武大郎床头,也不多话,伸出两只铁钳一样的大手就掰武大郎的嘴!

    这可是老虎都打得死……哦,现实中的武松没打死过老虎,不过力气还是很大的,武好古那张小嘴根本不是个儿,马上就给掰开了。

    “潘小郎,快些灌呐!”西门青又是一声尖叫。

    “就来。”潘金莲,哦,是潘巧莲应了一声,就端着碗中药上去,对着武好古那张被人掰开的嘴,一股脑就倒了下去。

    咳!咳咳……

    苦得要死的药汁流进了武大郎口中,大部分顺着食道下去了,还有一些流进了器官,把武好古呛得好一阵猛咳。

    “这是毒药吗?这不是真的吧?真的要领便当了,被毒死了……本来穿越一回以为是主角,可没想到这年头主角也没光环啊!”

    想到这里,武好古大吼了一声:“药有毒!中毒啦……”接着便没了最后的一丝力气,眼前一阵发黑,便昏昏沉沉失去了知觉。

    “中毒了?”潘巧莲也心慌了起来,看着西门青问,“大郎……他没事儿吧?”

    西门青也是莫名惊诧,忙走上前去,摸了摸武好古的额头,“烧退了,该是睡过去了。”

    郭京也凑上去又是莫额头,又是掰眼皮,还弯腰俯身去听心跳,最后确定武好古根本没中毒,才大松口气,“真的退烧了,西门员外真神医啊!”

    西门青哭笑不得,摇摇头道:“哪儿啊,药才下去,怎么可能起效……定是方才大郎好一阵挣扎,出了身汗,热毒发泄了一点,烧就暂退了,不过多半会有些反复的。

    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去歇着吧,留一个人看护便可了。”

    “还是某家来吧。”郭京自告奋勇。

    “三哥你去歇着,你不懂医术,”西门青阻止道,“还是我来守着吧。”

    郭京道:“那多不好意思……”

    西门青挥挥手,“去吧,都去歇着吧,我是郎中,还是我看着他。”

    一边说话,西门青就推开了被郭京闭得严严实实的窗户,让房间通风,然后又对众人说:“伤风感冒是时行病,大家回去后都小心些,最好都擦洗则个,再饮些药酒。

    二哥,你去取些药酒,都分给大家,也给我拿些来吧。”

    众人都被西门青打发走了,不一会儿,武大郎的客房里面便只剩下了西门青和武大郎两人。

    武大郎死死睡过去了……只是睡过去,并没有被毒死。

    人家西门青可是医者父母心的好郎中,而且从头到尾都没看上潘金莲,哦,是没看上过潘巧莲。

    听到武好古发出的均匀安稳的酣声,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高烧暂退后,西门青已经确定武大郎并无大碍了。于是……便开始在武好古的房间里寻找起书画来了,很快便发现了几个捆扎在一起的卷轴。西门青抽出其中一个,在一张被他擦干净的方桌上展了开来。

    这是一幅戒绝罗汉真容图……此图武好古一共花了两纸,一纸给了戒绝和尚,一纸便在这里。

    看到图上和真人简直无二的“罗汉像”,西门青也呆了,他虽然见过醉罗汉图的摹本,但是还是被眼前这幅图画所折服了。

    瞧了一会儿,西门青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望着武好古,低声自语:“你果真是那画中第一人了……这可真是天意啊!”

    ……

    武好古确定自己没有领便当的时候,已是次日的日出之时了。他的烧已经退了,虽然还是浑身乏力,鼻子依然堵着,很难透气。但是可以确定,西门青熬的中药真是能治病的。

    人家就是个好好的郎中,不是给人下毒药的恶徒。

    “看来是错怪西门庆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张开眼睛,四下看了看,便发现正有人扑在屋内一张方桌上酣睡。再定睛一瞧,竟是“西门庆”!

    “昨天晚上,难道是西门庆在照顾我?”武好古心中好一阵羞愧,“我居然以为他会害我,还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还有,这水浒传和金瓶梅上的故事,还是别当真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更是惭愧,便从床上起来,轻手轻脚去寻了一件衣裳,披在了西门青身上。然后也没了睡意,又感到腹中饥饿,便也披了件衣裳,想出门去吃个早饭。

    谁知才一推门,便发出一阵刺耳的“嘎吱吱”的声响,然后又传来一个柔柔的,非常动听的声音:“武大郎起来了,你可好些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