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位潘十八郎是在下的表弟,咳!咳咳”武好古刚一开口,突然喉咙一阵发痒,便连声咳嗽起来。

    西门青望着武好古,关切地问:“大郎,你怎咳嗽了?莫不是染了风寒了吧?要不我给你把个脉,再开几贴药吃吃?”

    这就要喂毒药了?

    武好古闻言便是一惊,左右看看,见林万成和郭京都在,才稍稍松了口气。

    西门青瞧见武好古的反应却笑了起来,“大郎,你怎和个孩子一般,听到吃药便怕了?”

    能不怕吗?武好古心说,吃了你的药,我就要死了

    “不必,不必,在下没病,在下好得很咳!咳咳”

    也不知道是给西门青的乌鸦嘴咒的,还是武好古的体格实在有点弱,禁不住这一路颠簸,真的害了病,他竟然忍不住又咳了几声。

    这下潘巧莲也紧张起来了,“大武哥哥,要不便让西门员外瞧则个。”

    “无妨,无妨的”武好古说着话,也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心里却想:千万别病倒了,便是要病,也等到了徐州再病。到时候便叫郭京去寻个靠得住的大夫,绝不能让西门庆看。

    西门青却还是一脸关切,只是望着武好古道:“大郎,你莫着急,若是身子不适,就别急着赶路了,且在虞城多住几日,在下的商队还可等些时日的。”

    等?等谁啊?武好古心想:肯定不是等我,这是要等潘金莲啊

    “小乙这么说,是答应和武员外一起了?”一旁的张都保听到西门青的话,也笑了起来。

    他刚才和西门青说起要租大商队的时候,对方还不大乐意呢,谁知现在居然就松了口。

    “答应了,答应了。”西门青连连点头,“我与武大郎有缘,一见如故,正好结伴去徐州。

    大郎放心,和我同行的二十余人中有几个是徐州禁军的好汉,功夫很是了得,管保不叫梁山贼寇近身。”

    张都保也在旁帮腔道:“便是西门小乙自己也是一身功夫,祖传的枪术骑射,若是单人匹马,用不着护卫也能来去大泽乡。”

    单人匹马可以战梁山好汉?这是“西门庆”还是西门吹雪?

    武好古越听越害怕了,这“西门庆”咋就比水浒传和金瓶梅里面的还厉害呢?

    “西门员外还会骑射?”林万成听了感到奇怪,“您祖上莫不是行伍出身吧?”

    “也算是吧,”西门青笑了笑,又是一声叹息,“不过不是大宋的兵将,是幽州大骑,石贼割了燕云十六州后便流落到了郓州阳谷县了。一开始代代都养马做兽医,到了家翁那一辈改医人兼卖生药。

    不过家传的武艺,倒也还记得一些。”

    西门青说的事情,武好古大致能听明白。这西门家祖上原来是幽州镇的牙将,石敬瑭割了燕云十六州给契丹时难逃到了郓州,以养马和做兽医为业,到了西门青爷爷一辈改成医人的郎中了。

    不过在行医养马的同时,西门家的子弟也没丢了祖传的武艺,一直在练习,却又不知报效朝廷,莫非是想要图谋不轨

    就在武好古思量着要离“西门庆”远一些,免得被他“牵连”的时候,潘金莲,不,是潘巧莲却开口道:“大武哥哥,我们便和西门员外一起吧,你这一路有些劳累,休息个两三日就上路如何?”

    被潘巧莲这么一说,武好古还真感到了浑身乏力,再想想潘巧莲对自己是有真爱的,所以自己不该担心甚底“西门庆”的。

    于是便道:“那就休息一日再启程吧。”他看了看正笑吟吟看着自己的西门青,“也不须劳烦西门员外,我休息一日便可精神百倍了。”

    “相遇便是有缘,”西门青摇头笑道,“有甚劳烦的?若真有不适,便让人来寻我,我就住在天字一号间内。”

    “好,好的。”武好古连连应道。

    西门青接着又对张都保说:“我便在虞城多留一日,后天出发,若再有人要加入,你见靠得住便许了。

    另外,我有二十二人,武大官人也有八个好汉,你再出个三十人吧。若是后天出发前没有人再加入,这个雇人的花销,我出七成,武大郎拿三成。

    大郎,你看如何?”

    “那便多谢员外了。”武好古答道。

    说实话,这西门大官人还挺仗义的。他这边有二十多个能打的,而且他自己也号称弓马娴熟。而武好古这边只有三个骑将和五个寻常护卫,武好古自己还是身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照理说,雇佣护卫的钱该武好古出大头才是,现在西门大官人却只要武好古出三成

    可是西门大官人却是仗义,武好古就越感到事情蹊跷这是无事献殷勤啊!

    武好古正疑惑的时候,西门大官人却起了身,冲着武好古一拱手,微笑道:“大郎,在下先走了,明日我们再见吧。”

    “啊,走好,不送。”武好古忙了一礼,总算是送走了自己的“命中克星”。

    然后他又和那张都保招呼了几句,才和林万成、潘巧莲和郭京三人去寻了张大桌子,叫了些酒菜饭食。林冲、陆谦和刘无忌三个这时也寻了过来,和武好古等人坐成一圈,开始用晚饭了。

    “老林教头,咳咳”武好古扒拉了几口饭食,便觉没什么胃口,又咳嗽起来,便向林冲他爹请教道,“您老觉得那位‘西门庆’如何?”

    “西门员外么?”林万成点点头,“挺好的。”

    武好古又问:“是不是好得有点过了?”

    “是有点,”林万成一笑,“不过人家肯定不是歹人,我叫林冲去探过了,和他一起的好几个都是禁军的厮杀汉,押送得也都是生药,你放心吧。”

    能放心吗?

    水浒传和金瓶梅里面的西门庆也不是梁山好汉那样的人物啊,可是他毒死了武大郎,还“霸占”了潘金莲

    月黑,风高。

    大泽湖畔,一片疏林中,火光跳动。

    宋江、吴用、李逵、赵铁牛,还有一个身强力壮,满脸络腮胡须,目光凶狠,好似托塔金刚一样的大汉,正围坐在一堆篝火边上,有说有笑。

    在他们周围,还有十数堆篝火,也都有带着刀枪弓箭的壮汉围坐,都在喝酒吃肉。

    这些人便是传说中的梁山好汉了,总共有二百多人。除了十余人是跟着宋江、吴用和李逵一路从开封府跟着武好古到此地的,其余都是那个如托塔金刚般的大汉带来这里的。

    而这尊托塔金刚,便是梁山名义上的大头领晁盖了!

    “公明,这次兄弟们下山来此,是冒了大风险的,在大泽乡这里也久留不得。”

    晁盖喝了口酒,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不大赞成宋江接下劫杀武好古的买卖。

    宋江笑了笑,一指身边的赵铁牛道:“还不是看在铁牛兄弟的面上?

    这些年铁牛兄弟在京中,可替我们梁山做了不少事情,现在就这么一点要求,还能不答应吗?

    对了,前日吴头领从武好古那里收来的画,铁牛兄弟在京中的朋友可能接了去吗?”

    “能,自然是能的。”

    赵铁牛如何敢说个不字?他和宋江其实也没甚底大交情,不过是江湖上的朋友互相利用罢了。

    晁盖又问:“那姓武的身上真有几万缗的货?”

    “有,有。”赵铁牛肯定地道。

    “那便好了”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由远及近传来,不多时便有一个寻常百姓打扮的汉子飞马而至,寻到了宋江、晁盖这里。

    马上的汉子拱手便报:“大头领,二头领,刚刚得到消息,阳谷西门家的少主西门青正带人在虞城,似乎要过大泽乡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