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原来这位员外也知道这伙强人头领的名号啊。”

    和郭京、林万成一块来见武好古的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听武好古叫了宋江的名号,便一拱手道:“在下姓张,名熙载,便是这间张家老店的掌柜,也做些保镖护路的勾当,不知员外如何称呼?”

    “原来是张掌柜,在下武好古。”武好古还了一礼,急急问道:“掌柜可知这伙梁山强人有多少人马,可能闯得过去?”

    梁山贼寇的大名他如何不知?水浒传里面他们可有一百零八条好汉,拥众数万,破州夺县,纵横中原。

    虽然武好古在现实中遇到的“水浒人物”,大多比水浒传里面混得差。梁山大约也不会有一百零八好汉和几万兵丁,但还是不能小觑了。

    所以武好古现在已经琢磨明天一早就应天府去了徐州的买卖,不做也罢。

    张熙载却是豪爽没所谓地一笑,说道:“员外也莫多虑,最多便是两三百人的流寇而已。”

    “哦。”武好古应了一声,稍稍放心。

    参考高俅、林冲、陆谦他们的处境,想来梁山的那伙贼人也是要缩水的。

    不过两三百,听着还是蛮多的,还是应天府去吧

    张熙载又笑道:“不过为了防个万一,虞城的护卫行还是要组个大商团,再多雇些护卫方可出行。”

    “大商团?有多大?”武好古忙问。

    “那可不好说了,”张熙载笑道,“虞城这边,做护卫行的有好几家,以往都是单独组一队,几条好护着顶多十几人过大泽乡的。

    而有些大商家都养着护队,不需另雇保镖,只是透过虞城护卫行给大泽乡那边打个招呼,多少送点礼品,也能安然过去。

    不过如今大泽乡来了过江龙,原来的好汉都被驱走了,谁也摸不清他们的底。因而便需几家护卫行和大商家联手,这样人多势众,就可保无虞了。”

    “原是如此”武好古嘴里应着,却还是不大放心,便看了老走江湖的林万成一眼。

    林冲他爹马上解释道:“员外,凡是大商家一般都养着硬手,而且江湖上的各路神仙都拜到家了,一般不愿意让外人加入的。不过我们不一样,没甚底行李,还有八个好手郭京和四个潘家护卫也算可以,而且人人有马。”

    武好古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好手”的价值,实际上林冲、林万成、陆谦这三位能射连珠箭的骑将,是可以一当百的!

    若是平常的草寇,三百个他们也能对付当然了,这不是说他们一个能杀一百个,而是连着射杀三五个,余下九十几个都吓跑了。

    草寇嘛,也就这点出息了。

    要是大宋的草寇个个都如水浒传里那样悍不畏死,那西军精锐该是如何样子的?这女真蛮子怎么打得进来?

    虽然有三个骑将和五个普通护卫,武好古还是觉得不太放心,便问那刘二道:“如今可有路过的大商队在虞城吗?”

    “有,正有一个,是往徐州去贩生药的商队,有二三十个护卫,甚为精壮。他们的东家就在楼下大堂用饭,大官人若要去相见,小底可以带路。”

    “那便劳烦掌柜了。”武好古说着话,从随身携带的招文袋长得像个折叠的皮夹子中取出一个小小的银铤,递给了张熙载。

    张熙载收下了银子,道了声谢,便转身引路,带着武好古又到了客栈大堂里面。

    此时大堂里面的客人已经少了一多半,显得空空荡荡。刘二将武好古等人引到了张靠窗口摆着的方桌子旁,桌右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须发花白,相貌和刘二有几分神似。桌左坐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袭青色儒服,头戴士子巾,耳鬓插了枝红芍药,身材修长,神态清雅,面如冠玉,五官俊秀,下巴光溜溜一片,没有续须,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溢彩流光。

    武好古心道:“好一个美男子。”

    这位美男子正在和那老汉说话,嗓音稍有些尖细,不过听着还是蛮舒服的。

    “张都保,你的消息不会错吧?宋江那伙贼人向在郓州左近为祸,怎跑到徐州来了?你莫不是想多搂几个钱,就编了个假消息吧?”

    美男子管这老汉叫“张都保”,张自然是姓氏,都保却不是名,而是“都保正”的意思。根据宋朝实行的保甲法,民间十家为一保,设保长;五十家为一大保,设大保长;十大保为一都保,设都、副保正。

    这“张都保”,便是管着五百家乡民的都保正了!

    在官员遍地走的东京开封府,都保正什么的不算甚底,然则在虞城这么个地方,都保正必是一方豪强。

    若是有个会经营的都保正,手底下都有百人以上的备着弓箭刀枪的保丁如果让这些人去东京开封府,和潘大官人指挥的那二百多捧日军精锐打一架,谁胜谁负可真没一定

    而这位张都保可以在虞城这边“走镖”,不用说,手底下的保丁肯定都是比较能打的。

    另外,他和张家老店的掌柜张熙载同姓,多半就是张熙载的族中长辈。

    “瞧你说的,我张虎是这样的人么?你去问问你大爹爹,我张虎在虞城是甚底人物”

    “四叔,”张熙载这时上前一步,冲着自称“张虎”的老者行了一礼,“武员外请来了。”

    张虎忙站起身,冲着武好古拱了下手,笑道:“在下姓张,是虞城这边的都保正。”

    武好古也拱拱手,“在下姓武,行大,是开封府的画师,也做些画营生,都保正称我大郎便是。”

    “原来是画行的朋友,”那美男子似乎知道开封府画行的一些事情,站起身拱了拱手,“潘楼街市的武员外是你甚么人?”

    “那是在下的远房叔父,”武好古留了个心眼,可不敢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是武诚之的儿子武好古,“在下武大郎,不知大官人高姓大名?”

    那美男子点点头,盯着武好古看了一会儿,才展颜一笑,答道:“在下是个行走江湖的郎中,兼做些药材生意,复姓西门,单名一个青字。大郎若不见外,唤我小乙便可”

    “西门庆!”

    武好古听到这名字,险些没有惊死过去。

    他现在是武大郎,潘巧莲又化名潘金莲,还遇上了一个西门庆,还有梁山好汉在前面劫道这怎么看着有点要领便当的节奏啊!

    “大武哥哥,可寻到你了,咦,这位大官人是谁啊?”

    武好古正惊讶的当口,潘金莲,哦,应该是潘巧莲已经洗完了澡,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衣裳,头顶一帕青巾,娉娉婷婷便下了楼。

    “小郎君,”美男子西门庆看见“潘金莲”,便上前一步施了礼,“在下西门青,是做生药买卖的,还稍通些医术。不知小郎君尊姓大名?”

    潘巧莲也不是整日在家里窝着的小女子,她日常都在帮哥哥经营金银绢帛交引铺,早就习惯了陌生男人说话了,当下便低头曲身拱手行了个礼,口中念道:“见过西门员外,小子是开封潘十八。”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