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六月初,盛夏降临。

    从应天府往东去的官道两旁,农作物正疯狂生长,绿油油的一片,铺满大地。

    从淮河以南吹来的西南风,驱走了笼罩在黄淮地区的暖湿云团,将整个大地都笼罩在了烈日之下。

    元符元年的夏,终于有了炽热的感觉。

    不过这热气并没有影响人们赶路的热情,官道之上,来来往往的车马,川流不息,营造出一副生机勃勃的景状。

    武好古正牵着马,和三个和尚并肩步行在官道之上。

    今天是他和傅和尚、鲁智深,还有日本和尚戒绝分手的日子。

    为傅和尚和戒绝和尚画的画,都已经完成了。一幅戒绝罗汉真容图、一幅毗沙门天图、一幅飞天图和一幅小相国寺图。

    除了小相国寺图是界画,其余的都是人像写真。当然了,这几幅作品都是工笔绢本设色,并不是武好古最拿手的油画,他的超写实油画可是杀手锏,不能轻易拿出来的。而且作画的材料也没有凑齐呢。

    另外,戒绝罗汉图、毗沙门天图和飞天图都不是一幅。武好古都留了底稿,随时可以临摹这种宗教题材的图画市场是很大的,武好古当然要多摹几幅了。

    “大师离开日本十多年,可知日本国内如今是什么情形?”

    武好古一边给三个和尚送行,一边打听起了日本国内的情况。他并不是很了解日本国的历史,只知道有“源平合战”,有“镰仓幕府”什么的。

    算一下日期,眼下大约是“源平合战”之前吧?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知道一些,老僧在日本国还有几个弟子,如今都是一寺之主,常让人捎信来。所以老僧知道,如今日本国内乃是和尚当国。”

    “和尚当国?甚底和尚有恁般大的法力?”

    “自然是落发的天皇了。”戒绝和尚说,“据老僧所知,如今日本国的大权都操于白河院法皇之手。因而,日本国是和尚坐天下了。”

    “那武士呢?”

    “武士?”戒绝老僧愣了愣,“日本国的武士自然都是听白河院法皇的,俱是我佛家护法。”

    原来武家时代还没有开始,武好古心说,现在日本国掌权的是一个名义上退了位当了和尚的法皇。

    而这个天皇本来就该是日本国的带头大哥,之所以要退位当了和尚后才能牢牢掌握大权,一定是要借助佛教在日本的庞大势力以压制权臣了

    看来傅和尚去日本镀金还是对的,若能真的巴结上了那个什么白河院法皇,将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别的不说,日本国在历史上,就曾经号称“黄金之国”,应该是盛产贵重金属的吧?

    想到这里,武好古便对和尚说:“此一别,不知何日方可见了。若平安抵达,可使商人捎带信到海州,只需交到海州的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吾便可收到了。”

    “好的,到时一定会有信送来。”

    武好古点点头,又问鲁智深道:“智深大师,你不去日本国吧?”

    “不去,不去。”鲁智深摇摇头,“洒家刚刚做了官,还去甚日本国?待洒家将戒绝大师和临政护送到海州,便一趟五台山,和智真师兄交待则个,就去开封府做官了。”

    武好古笑了笑,道:“到时候,可要请智深大师照应则个了。”

    “哈哈哈,”鲁智深大笑道,“到时候洒家还须麻烦大郎你呢,大郎可莫要推脱才好。”

    鲁智深已经亲眼见识过武好古的写真水平了,自然也知道他的画对和尚们而言有多大的价值了。

    哪个老和尚不想留下自己的罗汉真容图供后人信徒膜拜?鲁智深现在做了大和尚,自然也想传下真容法像。

    “大师说笑了,”武好古笑道,“大师若有所请,某家如何不允?”

    “好,那便一言为定了。”

    说话的时候,前方的官道已经一分为二了,一条通往徐州,一条仍旧沿着汴河运河东下。

    “和尚,一路走好。”武好古冲着三个和尚拱手道,“智深大师,后会有期。

    戒绝大师,我这兄弟临政和尚,便托付给您老人家了。他自小在开封府长大,从没出过远门,更别说渡海出国了”

    “是啊,和尚你这一路可得小心了。”

    “洒家听说海上风大浪高的,一定要小心些。”

    郭京和刘无忌也依依不舍,上前和傅和尚道别。

    他们俩还有被换魂前的武好古,都是打小就和傅和尚认识的,差不多是从小玩大的伙伴。不想从今日起,便要天各一方了。

    不过三个好兄弟都知道傅和尚出国一趟是大有前途的,再开封时,便是妥妥的一代高僧了。

    临到分别,傅和尚眼中也噙着泪水,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冲着兄弟们拱手作揖,走了几步,又过身再是一个拱手,如此反复了几,才消失在人群之中。

    郭京和刘无忌也都在流眼泪,如今可不是去趟日本好像串个门的时代。

    今日分别,也许就再没见面的日子了,如何叫人不伤心?

    不过武好古却没流泪,毕竟他和傅和尚实际上相交的时间并不长,以往种种,不过是记忆中的片段。

    看见三个和尚消失在了远方,武好古轻轻吐了口气,低声道:“走吧,我们去徐州吧,别让吴大官人等太久了。”

    吴大官人就是化名吴知的吴用了,他在几天前便从徐州带了其实他没去过徐州银铤和掌眼先生到应天府,不过武好古那时正在闭门做画,没空搭理他,便是郭京和刘无忌去应付的。

    一共卖了他百十幅字画,收了五千两的银铤。不过郭京和刘无忌两人在画行的道亨还浅了一些,没有在交易过程中看出吴用和他请来的掌眼先生的底细

    当然了,自从换魂后不断被人整治的武好古,还是有防人之心的,在离开应天府之前,他便将手中大部分银铤、交引,全部存入了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他只是带着少量的银铤铜钱、私交子存款、汇款单凭据和画上路。

    而且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是潘巧莲他们家的产业,就是私交子毁了,只要潘巧莲的人不丢了,也是一个大子儿也不会少了武好古的。

    骑马立在远处高坡上的黑宋江隐约看到鲁智深和武好古分别后,嘿嘿笑了起来。

    吴用视力并不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便问:“哥哥何故发笑?”

    “事情将成了,心里高兴啊。”宋江道,“那个大胡子和尚同武好古分开了,如今护着他的骑将只剩下三人,而且也离了运河大道。

    现在只等晁大头领的大队人马到了,我等终于有机会下手了。”

    “哥哥,你想在哪里下手?”

    宋江想了想,“就看他们走哪条路了,不在芒砀山,便在大泽乡!”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