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也不知那吴用用了甚手段,只是几日便和郭京、刘无忌二人混熟了。

    而且这吴用也读过诗,习过琴棋画,对于画行也不是完全陌生。于是他便也扮作一个徐州来的画商人,前来应天府的目的便是采购一些不知名的画家的作品。

    不过这还不是最勾人的地方,最让郭京和刘无忌两人心动的是,吴用告诉他们:在徐州有个女人想要出手几幅苏东坡的真笔字帖!

    这可的了不得的好东西啊!

    苏东坡是和米芾、蔡京、黄庭坚齐名的当世画大家!而且还是公认的四人中最有才的一位,所以他的字帖和画作,一向是相当昂贵的。

    另外,苏东坡现在已经被贬到儋州去了。儋州远在海南岛,在北宋时属于蛮荒之地,贬去那里几乎和判死刑差不多。路途遥远、水土不服和各种瘟疫疾病,都是要人命的。况且苏东坡今年都63了

    这一去,多半要客死琼崖了!

    而苏东坡一死,他的画作品便绝了来路,立即就会被炒起来。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郭京马上就打发刘无忌去寻武好古来了。

    而武好古在问清了情况后,马上叫上了林冲,跟着刘无忌便出了驿馆,在距离驿馆不远处的一家酒楼的雅间里,见到了正在喝酒吃菜的郭京和吴知吴大官人就是吴用。

    武好古一进门,郭京便问他道:“大郎,你可听过一个名叫马盼盼的角伎?”

    “马盼盼?”武好古想了想,“是徐州的马盼盼?”

    “就是她!”吴用笑了笑,看了眼跟着武好古的林冲,便拱拱手,“在下吴知,不知这位好汉高姓大名?”

    “在下林冲。”林冲也拱了拱手,说了名号,却没有提及禁军。

    在他看来,堂堂禁军武官给商人当保镖赚小钱简直是丢人现眼。

    如果不是为了买房子讨娘子,他才不会走这一遭呢!

    “林大哥,且在外面等候片刻好吗?”武好古客气地对林冲说。

    “好。”林冲吸了口气,便拱了下手,转身出了雅座。

    他现在是保镖,雇主谈生意的时候自然不能跟着听,得在门外守着

    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武好古此时却无心思去想“英雄”的事情,他已经被吴用抛出来的诱饵给勾住了。

    方才郭京说的马盼盼,在画行里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她本是个角伎,原是徐州的上厅行首名伎的意思,不过不是现在的上厅行首,而是十几年近二十年前,苏东坡知徐州时候的上厅行首。

    画行和士子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个美伎曾和苏东坡相恋了两年说给苏东坡包养也可,而且她还能仿苏东坡的字这在外行人看来,她便是个大大的才女。

    不过在武好古这样的内行来看,她手里一定有苏东坡赠送的真笔字帖!

    如果不是照着字帖下苦功夫临摹,能仿得出来才怪呢!

    “是马盼盼要出手字帖?”

    在士子圈里面有过传闻,说苏东坡去湖州做官后,马盼盼因为相似成疾,没多久便去世了。

    不过武好古却知道这根本是无稽之谈,她和苏东坡真有恁般深的感情,一起跟去湖州便是了,害什么相思病啊?而且一“天上人间”的小姐居然会害相思病,这也忒不敬业了吧?

    而根据画行里面的传闻,这位马盼盼实际上是隐居在徐州城了。因为不时有高仿的苏东坡的法作品,从徐州一带流到开封府。

    吴用笑道:“便是这马盼盼要出手字帖。”他顿了顿,“可是她要的不仅仅是钱要不然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买下来了。”

    武好古点点头,这个解释是合理的。

    苏东坡的字帖是有行无市的宝贝,而且升值前景明朗,傻子才不马上拿下。

    “她要甚么?”

    “画!”吴用看着武好古,“一幅可以帮她的养女名扬开封府的画。”

    这事儿有点蹊跷啊!

    武好古当然有办法帮马盼盼的养女伎女隐退后改行当老鸨是非常多的名扬开封府只要她的养女姿色足够便可了。

    不过,这个条件仿佛是为武好古度身定制的,也太巧了吧?

    这一世画古玩行的经验告诉武好古:无巧不成局!

    凡是骗局,都是一个个巧合凑一块儿的。

    可是对方图谋的是甚么?

    骗钱吗?

    自己又不是甚底“好事家”,开封府画行里面也算一号人物,哪儿那么好骗?若是真的能蒙了自己,那么这字帖也有七八分真了。

    难道是这马盼盼知道了自己的名声,特地派吴知吴大官人寻来的?

    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去一趟徐州,若能得到一纸苏东坡的真笔字帖,等老苏一挂点,价钱就得涨几倍啊!

    而且,苏东坡活不了太久了,他仿佛是建中靖国元年,在遇赦北归途中病故的。距离现在,也就是两三年。

    武好古想了想,还是不大确定。

    一旁的郭京却动了心,对武好古道:“大郎,不过是徐州而已,也算顺路,跑一趟也无妨。”

    他的话也对。如果吴用要武好古走一趟郓州,别说苏东坡的字,就是王羲之的字他也不会去的。

    可徐州是大城,可不是没王法的地方,只要小心一些,应该是无大碍的。

    不过武好古还是要试探一下吴知吴用。

    “吴大官人,方才刘小乙与我说,你想要买些不入流的画,是吗?”

    “正是。”吴用笑道,“徐州不比开封府,东西太好反而不容易出手,差一些便可。”

    “那么,吴大官人何时看货?”武好古问,“又如何结账?”

    听了武好古的问题,吴用也有些为难了。他只是粗通画,不是真懂行。若是去驿馆画,是很容易穿帮的。

    另外,武好古显然是要自己先拿出点钱,才肯相信自己是真正的画商人。

    若是拿不出钱,又不大懂画,这局恐怕就被破了。

    不过这点难题还是难不倒智多星吴用的,他笑了笑道:“在下的买卖小,徐州的地方也贫,没有恁般多的交引,便是画行也用银铤结账的。不过在下行走在外,随身没带够银铤,得徐州一趟”

    这话说得不错,交引并不是全国通行的纸币。而且徐州画行的买卖肯定比不得开封画行,都是以低价画为主的,用银铤便够了。

    而银铤携带不便,谁也不可能没事儿带着上万两银子出门转悠。

    “无妨,无妨。”武好古道,“我也要在应天府停留盘桓,不如十日为期吧。”

    “一言为定。”

    吴用害怕言多必失,便借口与人有约,离开了酒楼,了自己的住处,去向宋江报告。

    “军师,这姓武的要试探我们呐。”

    宋江的黑脸微微皱起,“铜钱银铤我们手里还有不少,可是画你可懂?”

    “哥哥,画我是不大懂的,”吴用道,“不过我知道哪儿有人懂画。

    应天府此处也有画行,还有我几个朋友。”

    宋江这伙好汉虽然做无本钱的买卖,但还是离不开商人的帮衬,因为他们抢来的东西需要销赃,而其中也不乏有画文玩。

    所以吴用便认得几个画行的牙人,其中便有人在应天府勾当。

    “那就快快寻来吧,”宋江道,“再取百十个大银铤去,总要把戏演真了。”

    “哥哥放心,保管出不了错漏。”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