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说武好古一路都跟着那老和尚了?”

    就在武好古抵达应天府的当天深夜,化名吴知的吴用,便在靠近汴河码头的一处客栈里面,见到了宋江。

    宋江等人这一路都跟着武好古,和武好古前后脚入的应天府城。入城后,就在事先和吴用约好的客栈里面住下,只等吴用摸清了武好古等人的底细前来报告。

    “不过是一个老和尚,有甚了不得?大不了一块儿砍了!”

    插嘴的是那个一路跟随宋江的“黑厮”,他也是个头领,绰号黑旋风,名叫李逵!

    也是一个出现在水浒传里头的人物,不过身上并没带着一双车轮大的板斧。

    “你这黑厮莫说话!”宋江一边说一边李逵倒上了酒,“喝你的酒。”

    李逵也不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取过酒壶,自斟自饮起来了。

    “军师,”宋江皱着眉头说,“那老和尚受过皇封,还是个罗汉果,可不能伤了。”

    “伤了又如何?”李逵又插了一句。

    宋江瞪了李逵一眼,没说话,一旁的吴用却道:“伤了老和尚可没人给钱,说不定还会招来大兵围剿。”

    宋江点了点头。其实没有人给钱和大兵围剿都不是他最担心的,他最担心的是彻底断了招安的路子。

    他可不想做一辈子的强盗在宋朝,做官才是人人向往的。

    宋江没念过多少,自然考不中进士,拼爹又不如人家,所以只能另辟蹊径,先做强盗,再找机会招安了。

    当然了,强盗招安也不易。不过即便一辈子招不了安,他现在也不想弄大了和朝廷对抗。

    吴用接着道:“那老和尚是去日本国,先去海州,若是没有去日本国的商船,便要去明州了,那武好古说不定会一路跟随。”

    “那可不大好下手啊”宋江轻轻转着酒杯,“另外,他们若是一路沿着运河前行,也不容易下手。”

    运河是开封府的生命线,沿途二十里就是个兵巡铺,六十里就是个水陆驿站,一百里便有税卡,而且还不时有禁军往来巡逻。若是要在运河沿线下手,就必须速战速决。

    可是武好古带着的几个护卫,看着都是硬手,所以宋江没有把握很快解决。若是引来了官兵,那可就有麻烦了。

    “军师,你便使个计策,将他们从运河沿线引开。”宋江道。

    “引去哪里?”

    “最好能引去郓州,那是我们的地面!”宋江道,“就怕那姓武的太过小心。”

    “便引去徐州吧,”吴用呷了一口酒,言道,“徐州是大州,武好古不会起疑,而且徐州离郓州不远,我们做完了案子可以直接去郓州躲避。

    另外,我还知道在徐州有那武好古想要的东西。”

    宋江眸光一闪,“好!便如此了。”

    宋江、吴用盘算着要把武好古等人诳去徐州。而武好古一行人现在根本没有离开应天府的意思,便在应天府的馆驿里面一住多日。

    武好古在应天停留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给戒绝老和尚画写真了。说起来这事儿可比什么都大,老和尚七十多了,去了日本国就不来了,基本可以当他圆寂了。

    而在封建迷信的宋朝人看来,戒绝老和尚是可证罗汉果位的高僧!

    也就是说,他一圆寂就是罗汉了。那么武好古给他画的写真,可就不得了啦。

    这就是罗汉真容图,是有法力,可用来降妖除魔的宝贝!

    而且以武好古的人像写真本身做出来的图,法力肯定是特别高强的

    “画得太好了大武哥哥,等你了东京,便可将此画献入宫去,官家和太后见了,怎么都要赐你一官的。”

    “赐官?”

    刚刚在一张熟绢上勾完线条的武好古放下了手中的细笔,一边舒展筋骨,一边头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潘巧莲,笑了笑道:“我记得赵家是崇道的,怎会为了一幅罗汉图赐官?”

    潘巧莲嫣然一笑,低声道:“官家崇道,向太后却信佛。她老人家年事已高,若是能一幅罗汉真容图伴着往生,赐个官算甚底?”

    她突然眨了眨眼,“若是你那高俅哥哥真能攀上端王,便把这图献给端王,由他往太后那边送,那可就是以小博大了

    即便官家的身子骨渐渐好起来,能成为端王的人,也不亏了。”

    武好古马上明白了潘巧莲的话,如今官家的身子骨弱且不能生子,早就是开封贵族圈子里公开的秘密了。

    而官家一旦走在向太后之前,那么由官家的哪位兄弟继承大统,还不是向太后一句话?

    虽然赵佶用不着奉上罗汉真容图也能继承大统,可是赵佶现在不知道啊。所以献上罗汉真容图的武好古在赵佶即位后,肯定是有功劳的。到时候论功行赏,武好古还能亏了?

    即便官家赵煦还能活个十年八年的,武好古投靠赵佶也不亏。

    因为做官最要紧是朝中有人,虽然大宋的亲王没甚实权,但是有实权的宰执武好古压根够不着。能有个亲王罩着,总比没有后台强吧?

    反正武好古要做官也是个“文艺官”,本来就和宰执重臣不在一条线上。

    “十八果然好计算,”武好古笑吟吟看着潘巧莲,“你若是男儿,说不定能进政事堂了。”

    潘巧莲撅了下嘴,轻轻叹道:“我才不喜欢甚底政事堂呢,斗得鸡飞狗跳,早些年还好,斗败了不过是稍稍贬斥则个,可如今却是越斗越凶,越贬越远,都把苏东坡贬到儋州去了。

    大武哥哥,以后你做了官,可得离那些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远一点,便在亲贵圈子里逍遥吧。

    反正我们也不会缺钱使的”

    说到最后,潘巧莲突然觉得不对,脸羞得通红,低着脑袋不往下讲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刘无忌的声音:“大郎在里面吗?可方便?”

    他这话问得古怪,潘巧莲秀眉一蹙,开口便道:“方便得很,进来说话!”

    “嗯。”刘无忌应了一声,便兴冲冲推门进来了,“大郎,有勾当上门了。”

    “勾当?甚勾当?”

    “画勾当啊,”刘无忌笑道,“是吴大官人想买我们的画,郭三哥真和他在谈。三哥叫我来请你,一起去和吴大官人分说。”

    “好吧。”武好古站起身,对潘巧莲道,“十八郎,我去去就来。”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