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靡靡细雨,不知什么时候又降了下来。

    当上方寺的斋宴结束,众人散去的时候,才发现细雨已经潜入了这个午后,驱散了一些暑气,还带来了几分诗意。

    武好古是和高俅一起离开城北厢的,高俅还向上方寺借了两把雨伞,两人各打一伞,并肩走在开封府的长街上面。

    柔柔细细的雨丝并没有驱走多少行人,进了安远门后,马前街上依旧如晴日一般热闹,只是行人多打起了纸伞,街上还多了一些卖伞的商贩。

    “哥哥,”武好古边走边问,“方才不方便说话是吗?”

    高俅点点头,笑道:“便知你要问了这一次,真是多亏你了,我高大郎,算是看得到出头之日了。”

    原来那日武好古在王诜府上遇到的神秘少年,就是微服来访的端王赵佶,未来的大宋官家,被后世称为“灰溜溜”的宋徽宗的那位了。

    便是没有武好古的高俅蹴鞠图,高俅也会一头扎进端王赵佶的怀抱他们俩可是命中注定的有缘人!因而赵佶见了蹴鞠图,又在王诜那里见到高俅的本尊,顿时就喜欢了。便开口向王诜要了高俅去端王府了。

    至于画了蹴鞠图的武好古,赵佶当然也是喜欢的,不过武好古不是谁的门客家臣,不是赵佶一句话就能要了去的。

    而且,赵佶也不想对武好古用强强迫人家入自己的门下这多没品?以赵佶的心境,怎能做这种事情?

    “是端王吗?”武好古当然知道高俅和谁命中有缘了。

    高俅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莫声张。”

    “为何?”这下武好古有些不大明白了。

    高俅一笑,“大郎,你也是读人,又是画中第一人,怎就不明白相交于市井的那份意境呢?”

    相交于市井?

    武好古想了想,仿佛宋徽宗就是个没事儿老爱在开封市井中瞎转悠的“青楼天子”这位官家是既要享尽天子的荣华,又想要感受名士隐者的那一份悠然。

    这份心境,后世的史家早就评过了,武好古也是知晓的。

    他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高俅接着又道:“之前哥哥我在苏学士家和王驸马府上当小吏,不知道王府是甚模样,如今一头扎进去,才知道那里的水有多深。

    大郎一身本事,何苦投入这浑水?所以哥哥便做了主,唆使他化名来做你的学生。”

    高俅是真心为朋友打算的。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斗争。赵佶的王府亦是如此,虽然面子上一团和气,然则底下的斗争,比潘楼街上不知残酷了多少!

    潘楼街上的斗争基本上还是有底线的,但是王府里面那可就没什么谋财不害命的说法了。

    为了往上爬,谁不是不择手段?

    以高俅的老奸巨猾,自然可以应付自若,可武好古没有这个能耐。

    和武好古交往了多日,高俅早就看穿了武好古的为人。不仅恃才傲物,而且有点谋事不周。他若是入了端王门下,潘楼街上自然没人敢惹他,但是王府之中,谁也不会由他超然的。准保把他斗得北都找不着!

    所以高俅这个好朋友,就为武好古打算,替他另谋了一条路子。

    当赵佶的美术老师?

    武好古一想,这个好啊!赵佶再过一年多就是皇帝了,自己到时就是皇帝的美术老师啊!虽然是教画画的,但是名分是在的,那谁还敢欺负?

    而且做宋徽宗的美术老师,相较于做宋徽宗的臣子,更容易发挥影响力。

    至于一个官身,那根本不是个事儿!

    “还是哥哥想得周到。”武好古感激地说,“只是叫端王等上两三个月再来,是不是有些不敬了?”

    他的意思其实是,是不是要让宋徽宗早点来拜师啊?

    高俅却摆摆手,笑道:“不急不急,得先让端王晓得你有多大本事才行他现在得了一幅桑家瓦子图、一幅醉罗汉图和一幅蹴鞠图,如获至宝,成天在家里临摹。待到他临来临去临不出来,才知道你的本事,到时候才会心悦诚服拜你做师父。

    所以你尽管去寻米芾吧,只是路上须小心一些。”

    高俅思量了则个,又说:“你寻到的林家父子和陆小乙确实有真本事,若是再和智深大师一路,应该是可保无虞的。

    待你来,端王便会微服相交。你可千万别露了底,知道吗?”

    武好古笑道:“知道,我知道总要叫他享受一番市井江湖的逸趣。”

    “对,对,对,”高俅笑道,“就是要这个味道,大郎你明白就好!”

    金水河畔,端王府,西房内。

    就在高俅和武好古慢慢走在雨中的马前街上的时候,赵佶,也就是武好古日前在王诜的保宁赐第门外巧遇的高大少年,这时正在品鉴一幅刚刚被送来的图画。

    这是一幅潘巧莲写真图,不过并不是武好古画的,而是米友仁的作品。

    “若是没有武好古,小米凭这幅画,也是当事第一人了。”赵佶看着画上的美人,突然笑了一下,“对了,这潘巧莲是谁?”

    他的问题是问一旁捧着个拂尘站立着的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宦官的,老宦官正是刘有方。这幅潘巧莲写真图其实是个摹本就是他用一纸苏东坡的真笔字帖从米友仁那里换来献给赵佶的。

    “这潘巧莲是潘家将门的女子,”刘有方柔声道,“是左卫将军潘意的姑姑,不过年纪很小,只比大王您大一岁。”

    “可曾许配人家?”赵佶似是无心一问。

    不过刘有方脸上却闪过一丝快意。端王赵佶,如今还没有到婚配的年纪,所以他还是个未娶之身,身侧是没有正妃的。

    若是他瞧上了潘巧莲,那潘家将门上下,包括潘孝庵潘大官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将潘巧莲送入王府这可不是寻常的富贵啊!

    “许过一次,”刘有方道,“是个宗子,不过没完婚就一命呜呼了。”

    “哦。”赵佶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刘有方接着又言道:“其实那武好古也在潘家园替潘巧莲画了一纸写真图”

    “潘家园斗画吗?”赵佶点点头道,“听说过的。”

    “那幅潘巧莲写真图才叫好呢!”刘有方看着赵佶说道。

    “那幅潘巧莲写真图在哪儿?”赵佶果然有了兴趣。

    刘有方说:“就在潘家将门的潘孝庵手里若是大王想看,老奴可以替您走一趟。”

    “也好。”赵佶点了下头。

    刘有方施了一礼,笑道:“事不宜迟,老奴这便去寻潘孝庵。”

    “好,快去快。”

    “好好好,老奴这就去。”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