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出乎武好古的预料,神秘少年并没有在西园雅集上露面,

    当武好古、武好文随着高俅走进保宁赐第的后花园中,那里已有二三十人了,但是其中并没有那神秘少年,驸马王诜也不在。

    这些人似乎都认得武好古,故而三人才一走进来,便立刻有人站起身打招呼,武好古也是一一礼,高俅则不时替武好古介绍不认识的来客。

    能出现在西园雅集上的,自然都是第一等的人物,现在居然都对武好古这个没一点功名,甚至连士子都算不上的人恭恭敬敬,倒是一向看不大上哥哥的武好文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不过武好古和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却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毕竟他现在只是个布衣商人,还不能算他们中间的一员。

    和这些人寒暄了一阵之后,武好古和武好文便找了一处偏僻位置坐下,高俅则带着刚刚到手的蹴鞠图兴冲冲去寻王驸马了这幅图画,今天可是他高俅的通天梯啊!

    “崇道,何故独坐于此?”

    就在武好古坐在角落里准备观察一番传说中的西园雅集的时候,忽听到有人叫他。

    身看去,却是一俗二僧三名男子,一俗是苏家铺子的苏大郎,一身士子打扮,看上去竟也有几分儒雅。二僧则是一老一壮,一矮一高。

    矮小的是个老和尚,目测连一米五都不到,保养得不错,面目白净,没有多少皱纹,眉毛却是白了,显然有点岁数了。

    高大的和尚正当壮年,身长超过六尺,虎背熊腰,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络腮胡须,显得杂乱。这模样和大相国寺的烧猪院大和尚倒有几分相像,不过这和尚却不似烧猪院整天乐呵呵,而是一脸的严肃,很有几分杀气。

    “苏大郎怎地在此?”

    武好古忙起身向苏大郎行礼。

    苏大郎呵呵一笑,“我是奉了家父之命,陪着两位五台山来的高僧到这西园来看个热闹。

    哦,待我来介绍,这位便武台山真容院高僧戒绝,这位是武台山文殊院高僧智深。”

    五台山文殊院高僧智深?

    这不是鲁智深吗?还真有这号人啊?

    他到东京开封府来做甚?难不成和水浒里面那个鲁智深一样,是来大相国寺看菜园子的?

    不对啊,大相国寺没有菜园子,那里的和尚都超有钱,怎会自己种菜?

    对智深和尚的出现感到疑惑的武好古一时竟有些发呆了。

    “崇道,崇道?”

    “啊!”

    武好古清醒过来,忙露出赧然之色,“还请二位高僧见谅,方才小底一时出神,实在失礼。”

    两位大和尚倒也没露出甚底不快,法号智深的大和尚不苟言笑,只是还了一礼。那个子矮小的戒绝老和尚却淡淡一笑道:“施主见到老僧和智深大师便一时出神,便是有缘了,待来日老僧离京东归之日,再去府上拜访。”

    “大师欲东归何处?”武好古随口一问。

    “东归日本国。”老和尚笑道,“老僧是日本国人士,渡海入宋十余年矣,本欲埋骨中国,却因佛祖入梦,命吾东归,才来开封一行,与老友们道别的。”

    原来是个想家的日本老和尚。

    武好古笑道:“如此一说,大师和某家还真是有缘,某家不日也将东游海州,或可和大师同路。

    对了,这位智深和尚,是否也要东行弘法?”

    “洒家可去不得那日本国,”智深和尚开口便是关西口音,“洒家只护送戒绝大师到海州便。”

    “去海州,那便是同路了。”

    武好古心想,此去海州或许有点危险,若有个“鲁智深”相随,便又多了几分保障。

    戒绝大师双手合十说道:“那便一同前去海州吧,老僧这几日便挂单在大相国寺,待谒见了官家,就要东行了。”

    还是一个可以谒见皇帝的高僧啊!武好古心说:这老和尚了日本,多半也是个很有地位的大德高僧,一路上该是结交一二的

    就在武好古想继续和日本老和尚戒绝交谈的时候,忽听高俅在耳边道:“大郎,驸马来了。”

    “哦。”

    武好古和两个和尚忙过身,不再交谈。

    只见高俅手指的方向,老驸马王诜正和一三旬美妇,缓缓走上一座小桥,正往众人聚会之处行了。

    待走近了些,武好古才发现那妇人竟是个绝色女子。两道罥烟眉似蹙非蹙,一双含情目顾盼生姿,态生两靥似有忧愁,一身娇袭之中又带着几分媚态。

    便是心有所属的武好古,乍一见这女子,也不由生出了倾慕怜爱之意。

    王诜和那女子径直便向武好古走来,武好古忙上前几步,朝王诜施了一礼,“小底武好古见过王驸马。”

    王诜点了点头,还未开口,他身旁的美妇笑道:“你便是画人天下无双的武大郎了?”

    “天下无双可不敢当,武大郎便是在下。”

    美妇笑了,“奴是李师师,不知可否请动大郎为奴画上一纸?”

    武好古闻言愣住了。

    李师师不是宋徽宗的姘头么?如今宋徽宗还是个少年郎,李师师怎会是个美妇人?

    这年纪,不大合适啊

    不对,李师师的确是成名已久的角伎。想到李师师,武好古的脑海中突然就涌出了许多和她有关的内容。

    原来在被换魂前,武好古便知李师师的大名了。这位李师师早就是一代名伎,花魁娘子。张先、晏几道、秦观、周邦彦等宋词大家,都和他有过交往。而且还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词。

    譬如张先为李师师创作的词牌师师令,还晏道几的名句“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此外,被尊为婉约派一代词宗的秦观,也留下了“年来今夜见师师,双颊酒红滋,疏帘半卷微灯外,露华上、烟袅凉口。”的名句。

    其中,张先早在二十年前离世,晏几道今年也有六十岁了,秦观秦少游稍稍年轻,也是年近五十的老者了。

    能和这些老一辈文人墨客相交的名伎,自然不会太年轻了。

    看来宋徽宗原来喜欢年长一些的熟妇

    “怎么?不方便吗?”自称是李师师的妇人笑着追问。

    “方便,自是方便。”武好古道,“待某从海州京,便为李娘子写真。”

    他说着话心中却想:也不知道后世的故宫博物院里面会不会有北宋武大郎的名画李师师写真集存在?

    李师师嫣然一笑,轻声道:“大郎,奴便在镇安坊的青衣楼等着,可别叫奴等太久了。”

    武好古拱拱手,答道:“好,一言为定。”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