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散朝的官员们通过御街,各自散去后,蔡攸就健步如飞般跑了来。看他矫健的样子,显然是常在这条街上来跑动的。

    武好古笑问道:“安居兄,今日可曾遇上哪位相公了?”

    “相公不曾得见,”蔡攸也不以为意,笑着答道,“却巧遇了端王殿下。”

    “端王可是”

    武好古言尽于此,蔡攸知道他想说甚,哈哈一笑道:“时候不早了,且去西园吧,要不然就要误了时辰,有甚底,路上再聊吧。”

    “好好,一起走吧。”

    蔡攸将武好古兄弟俩带去了个十字路口,路边上果然停着辆马车,三人便上了车,往保宁赐第方向缓缓行去。

    “崇道兄可知端王殿下平日最喜的是甚底吗?”

    在去保宁赐第的途中,蔡攸果然和武好古聊起了端王赵佶。

    武好古掰着手指头说:“法、绘画、蹴鞠。”

    武好古的答让蔡攸眼前一亮,抚掌笑道:“不错,不错定是你那位高大哥和你说的吧?”

    其实高俅并没有和武好古说过端王赵佶的喜好,这是武好古从后世的史上得知的。

    “正是。”

    蔡攸点点头,笑呵呵道:“这端王殿下的才学,莫说在本朝是绝无仅有,便是古来怕也不曾有的。法、绘画、蹴鞠虽然难说是大道,但是寻常之人穷尽一生,能通一样便很了不起了。可是这位端王年仅十六七岁,便全都精通了。

    而且端王的才学还不止于此,音律、棋艺、马术、弓箭、诗文,无一不精,实乃天纵之才啊!”

    就是不会当皇帝

    武好古心中一叹,随即又想道:这蔡攸倒是把端王赵佶研究的通透,这做官的本领还真是高强。

    可惜却做不了事

    一路上,武好古和蔡攸还在讨论着端王的喜好,越说越是兴奋了。

    而武好文却是暗自摇头,若不是一个是他哥哥,一个是蔡京之子,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堂堂大宋的文官,怎么能一心想着巴结亲王呢?

    西园,又名保宁赐第,位于天波门内,是一所园林样的大宅。

    这里是赐给王诜和宝安公主宋英宗之女,后来受封蜀国公主的宅邸,建于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园内殿廊亭榭,参差错落,塘池湖泊,波光粼粼,还种植了大量的名贵花木,苍松翠竹。

    “今日来西园的,除了一些上了年纪的亲贵,便多是年轻才俊了,太学上舍的纪忆之、李士美,国子监学的米元晖,太学博士胡康候都会到来的。”

    蔡攸在西园门外,笑吟吟地对武好古、武好文兄弟说道:“另外,这几日西边军情紧急,多半会有人议论的。”

    西边的军情就是横山之战了,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西夏小梁太后正在动员大兵,不日就要倾国来战了。

    而这场关系横山得失的战役对于宋、夏两国的朝堂影响也是极大的。

    二十多年前宋军在永乐城和灵武两战中的惨败,就让当时已经举步维艰的熙宁新政遭受重挫,甚至可以说是新党随后失败的最主要原因若是两战告捷,西夏便要灭亡,取得灭国大捷的新党地位自然就难以动摇了!

    而西夏梁太后小梁太后的姑姑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权威,则因为永乐城和灵武两役的大捷,而得以巩固。

    如今,历史似乎正在重演。

    大宋国内,****的新党需要凭借横山之役的胜利巩固地位。而西夏那边,两太后的侄女小梁太后同样需要一场决定性的胜利巩固自己的权力。

    所以正在进行的横山之役并不是西夏存亡之战,而是西夏梁氏外戚和大宋新党的存亡之战!

    在这种情况下,说话就得小心些了,可不能和执政的新党唱反调。

    武好古点了点头,笑道:“横山之战自是大捷在望了,还有甚底可议论的?”

    两人正说着,忽听有人在背后笑道:“原来崇道兄还能料敌决胜于千里之外啊。”

    武好古忙转身看去,只见前日在潘家园有一面之缘的太学上舍生纪忆正和一个同样文士打扮的青年一同走来。

    “忆之兄说笑了,”武好古忙拉着兄弟上前去见礼,“这是舍弟好文,他是开封府府学生二哥,这是我跟你说过的纪忆之纪大官人。”

    介绍完了纪忆,武好古突然发现和纪忆一块儿来的竟是个“洋生”。此人面如傅粉,须发与目睛色尽金黄,鼻梁很高,眼窝微陷,下巴非常宽大,典型的白人模样儿。

    若是在唐朝的长安见到个白种人或许不甚奇异,可是如今大宋的东京开封街头却几乎没有白人存在,别说这种金发种的白人,便是黑发的阿拉伯人武好古也没见过。

    不过这个“洋生”开口却是标准的开封口音:“在下王甫,太学上舍生。”

    原来是六贼之一的王黼!

    武好古这才想起来后世史上的确记载着这么一个西洋人长相的人物瞧他这模样,应该是个混血,可能是他爹从阿拉伯商人那里买了个日耳曼或斯拉夫种的小妾吧?

    “原来是王将明王甫的字啊,”武好古知道对方是将来的大奸臣,当然不愿意开罪了,连忙施了一礼。

    听到武好古称自己的字号,王甫还当他真听过自己的大名的确听过,也吹捧了武好古几句。接着武好古又将武好文介绍给了王甫武好古今天可真是走运,一天就结识了两个未来的大奸臣!

    至于蔡攸则早就和王甫相识,两人也寒暄了几句,随后蔡攸便领头带着众人一起走进西园的门庭。

    不过刚一进门,便被两个侍卫的人拦住了,说是要看请帖。蔡攸、王甫、纪忆之等人都有请帖,可武好古、武好文兄弟没有,便都给拦在门外了,于是武好古只能托纪忆和蔡攸给高俅捎个话,自己和弟弟便在门外等着。

    也不知这西园有多大,武家兄弟等了不知多久,也不见高俅出来。正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忽听一阵銮铃声响。

    几骑走马由远而近,在西园门前停下。

    从马上跃下几个身着锦袍的男子,其中一个约莫十六七岁,五官清秀,肌肤白皙,身材高大的少年似乎身份高贵,在其余几人的护卫下便往门内走去。

    武好古知道来人身份非凡,忙拉弟弟闪在一旁,可那少年还是注意到了武好古手中的画卷,停下了脚步。

    “你是画商还是画师?”

    少年手指着武好古问道。

    “小官人好眼力,”武好古笑道,“在下既是画商,也是画师。”

    “哦,是给王驸马送画来的?”少年注视着武好古手中的画卷问道。

    “非也,”武好古答,“在下是给王驸马府上的吏高俅送画的。”

    “高俅?”少年问,“是何等样人?”

    这话并不是问武好古的,而是少年问自己的一个亲随的。不过武好古却是误会了,展开了手中的画卷便道:“此人便是高俅了。”

    少年抬头一看,便脱口道:“好画!好男儿!

    这画是谁画的?画上蹴鞠的便是高俅吗?”

    武好古吃不准对方的来路,不过知道定是个贵人,便一五一十答道:“这画的确是在下所作的写真,画上蹴鞠的正是王驸马府上的高俅。”

    “对了,你又是谁?在何处勾当?”

    “在下武好古,潘楼街上武家画斋勾当。”

    少年轻轻点头,对身边一个锦袍大汉道:“潘楼街,武家画斋,武好古记下了。”

    “诺。”那大汉应了一声。

    那少年便又看了武好古一眼,笑道:“今日约了人,不与你多说了,来日再寻你吧。”

    说完便和那大汉一同走入了王诜的保宁赐第。

    “大哥儿,”看着那少年的背影,武好文低声问兄长道,“他是谁啊?怎连个名号都不留?”

    武好古眯着眼睛,望着保宁赐第的大门,仿佛是自言自语地道:“不留名号也无妨,待会儿在雅集上总能再相见的,也许就是他吧?若真是他就好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