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醒来时,已过了辰时。

    因为没有了压在心头的巨石,昨晚他睡得很沉,当他从床上起来,只觉得浑身上下轻松无比,更感到莫名的神清气爽。他穿上衣袍,洗漱完毕之后,便去了厅堂。

    “孩儿见过爹爹,小娘。”

    武诚之和冯二娘都在厅堂之中,准备用早饭,武好古的弟弟武好文不知甚时候从府学来了,也在厅堂里面。

    武好古先是恭恭敬敬给武诚之和冯二娘见礼,虽然冯二娘已经同武诚之和离,但是仍然同居在一处,和以往并没有分别,因而武好古也继续当她是小妈。

    “大哥儿,还安好吗?”武好文则主动问候了一声兄长。

    他们兄弟关系并不亲近,但是当着父母的面,该有的礼节,武好文是不会忘记的。

    “还好,”武好古礼貌的应了一句,“二哥的学业如何?明年是入太学还是去发解试?”

    元符三年会有春闱大比,就是科举考试中最要紧的礼部试省试和殿试的合称。而明年,也就是元符二年则会举行发解试,也就是在州府举行的科举考试。发解试合格,便是举子这个举子是一次性的,可以参加来年的大比。

    若是在春闱大比中高中,便是东华门外唱名的好男儿了!

    “先是发解试,”武好文显得很有信心,“若能考好了,入太学便容易了。”

    虽然朝廷早就开始推崇“三舍取士”,但是读人还是看中科举。便是府学、州学推选学子入太学,往往也要看发解试的优劣。

    发解试考好了,入太学便很容易了。而太学生也可以参加省试,如果高中了,立马就是大宋的民之父母了。如是落第,也能继续在太学里面熬资历,只要稳稳当当升入上舍,得官也不太难。

    因而开封府的府学生们都想在发解试中考个优等,然后同时走太学和科举的路线。

    除了科举和太学之外,开封府的读人还有第三条通向官场的道路,便是投入权贵门下了,高俅便是走的这一条路了。

    “大哥儿,今日要去王驸马府上?”

    武好古才在饭桌旁坐下,准备用早饭,武诚之便问了起来。

    “吃完早饭就去,”武好古道,“蹴鞠图昨日便好了,今日就给高大哥送去。”

    武诚之点点头,看了眼武好文,“让二哥儿陪你一同去吧也叫他见见世面。”

    武好古明白父亲的意思了,他是要让武好文在王大驸马面前混个脸熟。

    这样万一发解试考砸了,也入不了太学,还能想办法去填高俅留下的缺,先在驸马府混个小吏,然后再谋出路。

    “好的,”武好古瞅了眼弟弟,见有些不屑,便笑道,“王驸马的西园保宁赐第的别称可是常有名士往来的,二哥儿也该和他们结交一番了。”

    结交名士对于科举并未大用,科举考试采取的是弥封誊录制。审卷的考官只能看到誊录的草卷,上面也没有姓名。举子亲笔的真卷在誊录就是抄写后都送归封弥官存档。

    不过对于太学生而言,名声就显得比较重要了。如果能有个好名声,再结交上一些名士官员,有他们的提携便可安安稳稳升到上舍了。

    明白了老爹的想法,武好古这个大孝子自然也要拉兄弟一把了。

    如今的大宋,毕竟是和士大夫共天下的!

    若是能让武好文顺利步入官场,今后武家的大买卖做得也就容易了。

    早饭过后,武好古便带着已经装裱完毕的蹴鞠图,和弟弟武好文一同,施施然出了门,往金水河方向行去。连着几场春雨之后,天气依旧非常凉爽,今日又是阳光明媚。孟春的阳光,照在身上,非常舒服。

    潘楼市集的早市,早就结束了,现在这条抵近宫阙的大街又成了美食街。街上客流如潮,两旁都是贩卖各种小吃小点的商贩,叫卖之声,甚至可以传进皇宫大内。

    这等亲民的宫廷,在堂堂中华历史上,大约也只有宋朝才有了。

    过了潘楼,便靠近御街了。这会儿早就过了上朝的时候,而退朝的时间却还没到。因此御街上同样是人流车流如潮,正准备横穿御街的时候,武好古却在一家铺门口,看见穿着绿袍的蔡攸在晃悠。

    “蔡监守!”

    武好古高呼一声,便拉着武好文走了过去。

    “咦,你是武崇道啊。”

    蔡攸看到武好古,不免一怔。

    神色间,露出一些亲热之色,似乎和武好古早就熟识一般。

    “二哥儿,快来见见蔡大官人。”武好古将弟弟介绍给了蔡攸,“监守,这是舍弟武好文,开封府府学生。”

    “叫甚监守,”蔡攸哈哈一笑,对武好古道,“我表字是居安。”

    “居安兄。”武好古也不客气,直接就唤了蔡攸的字号。

    “好好。”蔡攸这时瞧见武好古夹着个画卷,笑问道:“这是甚么?”

    “一幅蹴鞠图。”武好古说着便展开了画卷给蔡攸看。

    “嚯,好一个壮士啊!”蔡攸看到图上栩栩如生的高俅,忍不住就赞叹起来,“他是谁?”

    听到这问题,武好古笑了起来。

    蔡攸见了图卷便有此一问,赵佶多半也是如此。

    “他是王诜府上的吏高俅,”武好古说,“极善蹴鞠。居安兄应该在潘家园见过他的。”

    “是吗?”蔡攸一笑,“那待会儿便要去再见则个。”

    “待会儿?”武好古瞧了瞧一身袍褂俱全的蔡攸,“居安兄不是要去裁造院么?”

    蔡攸笑了笑,“早就告了假,今日要去西园雅集。”

    西园是驸马王诜的保宁赐第的别称,雅集则是指文人雅士的聚会。

    所谓“西园雅集”则是指开封府的一批文人雅士定期在驸马王诜家中聚会,武好古早就知晓有这事,不过却从没参加过。

    蔡攸笑着说,“崇道兄,不如一同坐某的马车过去吧。”

    “那便多谢了。”武好古拱拱手,却见蔡攸仍然肃立不动,似乎在等人。

    “居安兄在等人么?”

    蔡攸哈哈一笑,“算是吧。”

    算是?武好古不明白蔡攸的话,不过也没多问,便和弟弟武好文一起等候。

    过了一会儿,御街上突然出现了许多军巡,个个都持着棍棒,大声叫嚷:“百官退朝,闲人避!”

    原来散朝的时间到了。

    蔡攸则对武好古拱拱手,“崇道兄稍候。”

    说完他就理了理衣袍,大步流星往宫门方向去了。

    “大哥儿,这位蔡监守是在作甚?”站在路边的武好文很有些奇怪,便问武好古。

    “做官啊!”武好古突然笑了起来,“二哥儿,你也学着些这蔡安居可是很会做官的。”

    “会做官?”

    “嗯,”武好古说,“能在退朝的大臣面前亮个相也是机会,是机会就不能错过,果然是个好男儿啊对了,他爹还是枢密院的蔡承旨呢。”

    武好文愕然,“蔡京之子?”

    “对啊,”武好古一笑,“可得好好结交,总不会错的。”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