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在武大郎和潘巧莲计划着未来的画生意时,榆林街上的陈家画斋里,陈佑文抄起一个画卷,便重重摔在了青石地板上。

    “真欺人太甚!”

    在外面装了大半天笑脸的陈佑文一到自家铺子里面,便气急败坏,破口大骂道:“姓刘的都不是东西,给他们当牛做马恁么多年,一点小疏漏便翻脸不认人

    姓武的更不是东西,有本事何必藏着掖着?某家又不是嫉贤妒能之辈,早让某家知道便是了,还怕某家害了武大郎不成?

    现在可好,整个画行都知道,我姓陈的嫉贤妒能害了姓武的父子!

    好了,连待诏直也丢了,过些日子还要去西军吃苦,也不知能不能活着来!”

    也难怪陈佑文如此。

    换魂以后武好古做事的确是坏了画行的规矩,他从一开始就没把陈佑文当成开封府画行的行首!

    而且在“巧遇”了高俅高太尉后,武好古眼睛里面,脑子里面就只有“高俅哥哥”和“赵佶哥哥”了,哪里还有陈佑文这只小虾米?

    便是刘有方刘大貂珰,他都没太放在心上。

    当然了,武好古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明明能抱上未来皇帝老子的金恐龙腿,谁还去巴结个老掉牙的宦官?

    这可丢份啊!

    不过在武好古来说天经地义的选择,却让陈佑文一夜之间从云端跌落。

    这让陈佑文,如何不恼?

    “爹爹莫如此,事情已然如此,便是气坏了身子,也没用处。”

    在一旁,有个长着枣红色长驴脸,文士打扮的青年,正是陈佑文的长子陈珍。

    但见他眼中杀气浮动,旋即冷冷一笑:“那姓武的小儿活着是个宝,若是不幸夭折了,他再有本事也无用了。

    开封府的画行,便还是爹爹的地盘!”

    “哦?”

    陈佑文忙身看去,“我儿想如何行事?”

    其实陈佑文早就动了杀心,只是不晓得该如何出手。毕竟,他也是个拿笔杆子的,并不是玩刀把子的。

    “爹爹觉得武好古和米友仁赌斗的赌注是甚么?”

    陈佑文想了想,“只知米友仁给了他一个信封,也不知里面装了甚么?”

    “孩儿猜测,信封里面的东西一定和八十七神仙图有关。”

    陈佑文问:“米友仁知道八十七神仙图的原本在何处?”

    “不知道,但是他肯定知道八十七神仙图的摹本在哪里?”

    “米襄阳?”

    “对!”陈珍咬咬牙,“信封里面一定是写给米襄阳的信武好古多半会拿着信去涟水军找米襄阳。”

    “会吗?”陈佑文摇摇头,“现在他自己可比八十七神仙图还值钱!”

    武好古和八十七神仙图的真迹哪一个比较值钱,那是看对谁而言的。

    对于想要武好古画美人图的亲贵们而言,当然是武好古这个大活人值钱了。

    因而武好古的本事让这些人物都知道了以后,愿意卖个人情,保一保武家的人便多了。

    “便是不为了八十七神仙图,武好古也得走一趟涟水军。”陈珍分析说,“因为那米襄阳和王驸马,才是天下画行中真正的行首啊!”

    宋朝各行各业都有“行首”的说法,画行自不例外。在开封府的画行中,刘有方、刘瑷和陈佑文是公认的行首,不过米芾和王诜却是大宋一国画行的行首!

    只要他们两人掌过眼,判定为真迹的画,便是假的也真了。

    若是他们判定为假,便是真的,都会变成假的。

    而且米芾、王诜伪造出来的画,在市面上一般都能当成真迹来买卖顺便一提,后世供在两个故宫博物院里面的许多画,都有很大的概率是他们伪造的!

    如果武好古只是想当个逍遥自在的绘画称旨,自是不必急着去巴结米芾、王诜。

    可武好古若是有点野心,想要成为开封府画行的行首,那么就必须得到米芾、王诜两个大佬的支持。

    现在王诜明显和武好古走得很近,而米芾则可能因为米友仁和武好古有点芥蒂,不过也不是甚底解不开的结。只要武好古奉上他的写真技巧,米芾一定会和他成为忘年之交。

    到了那时,武好古有了王诜、米芾的加持,再交好一批开封权贵,便能一举取代刘有方、刘瑷和陈佑文坐上行首的宝座了

    那可就是躺着都能捞钱的日子了!

    “若真是如此可就方便行事了!”陈佑文搓着手掌对儿子道,“大郎,去包一只画舫,再把赵铁牛约了来。”

    下午的时候,雨停了,趁着雨后的清爽,武好古别了潘巧莲,在两个潘家仆童的护送下了第一甜水巷的家宅。

    才一进屋,便从喜气洋洋的父亲武诚之那里听到个好消息。

    “甚?我家的难关就算过了?”

    武诚之吐出口气,笑着对儿子说:“大郎,看来这一搏算是得手了祸事多半过去了,今日刘供奉和陈将仕亲自上了门,拿了朝元仙仗图的退货凭由,还把那七纸画的正品还给为父了。

    另外,万家铺子的万大官人也派管事上门,送了厚礼认错,也不退那幅护法善神图了。”

    “这个”

    武好古露出犹疑之色。

    按照昨晚潘孝庵的预计,刘有方是没那么好说话的,老家伙一定在憋甚底阴招。

    可是现在刘瑷却把拴在武家脖子上的绞索给解开了,还让陈佑文将原本吃没的七纸画还来了。

    这摆明了就是要和解啊。

    “大郎,你是不是拜入刘副都知门下了?”一旁陪着武诚之的冯二娘也是一脸喜色,笑吟吟地发问。

    “没啊。”武好古想了想,“不过某倒是送了两幅画给高大哥了。”

    冯二娘问:“那便是拜入王驸马门下了?”

    “不能算拜入门下吧?”武好古摇摇头。

    拜入门下便是充当门生小吏,便如高俅追随苏东坡和王诜恁般。

    宋朝虽然不再是门阀社会,但是门阀遗风还是存在的。门生小吏的地位类比家臣,还存着一定的依附关系,也不可随便跳槽。

    历史上高俅是苏东坡推荐给王诜,后来又被端王赵佶相中从王诜那里索去,并不是主动改换门第的。

    如果武好古现在投入王诜或是刘有方门下,那么以后能不能改换门第去投端王赵佶,主动权可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另外,武好古现在和潘巧莲私定了终身,这也决定了他不可能去投王诜或刘有方。

    潘巧莲可不是潘金莲,她是潘家将门的女儿!怎么可能嫁给王家将门或是刘有方的门客家臣?这事儿不仅潘家家主不会同意,便是王诜和刘有方也不会答应的。

    所以武好古现在能投的,就只有端王赵佶!

    赵佶的家臣将来就是“潜邸旧人”,身份完全不一样了,潘家将门多半会高高兴兴把潘巧莲嫁过门来的。

    可是赵佶的地位太高了,仿佛也没传说中的那么“浪”今年他才16岁,还小呐,武好古都折腾得整个开封画界无人不知了,也没见赵佶哥哥的影子。

    显然要攀上这根高枝儿还得过上一阵子。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