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阳光透过窗子照进了屋中时,武好古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

    昨晚,他睡了一个穿越以来最踏实的好觉。

    虽然昨天晚饭上潘大官人说得还挺吓人,不过武好古还是觉得问题不大了。

    自己已经出了名,刘有方看上去也恁般不讲道理。出去避避风头只是以防万一,顺便再游历一下大宋的大好山河。再好好想想怎么完成拯救大宋江山这个大目标

    如果能找个机会把潘巧莲也捎上就更美了,等旅行来,高俅差不多也该勾上端王赵佶了,到时候便是高枕无忧了。

    想着想着,武好古就睡过去了,还做了个无比香艳的春梦。在梦中,他在给潘巧莲画人体写真图,那身段,那姿色,真是人间极品。而且潘巧莲还一个劲儿朝他丢媚眼儿

    武好古正准备上前去牵手的时候,鸡就叫了!

    睁开眼睛,没有瞧见潘巧莲,武好古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很快打起精神,穿上衣服,走出房间,就看到门口的洗脸水,还有牙刷和牙粉都准备妥当。

    而刘无忌则端着一个食盘,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武好古,便笑道:“大郎醒了?且洗漱则个,早饭已经备好,快些吃吧。”

    “潘大官人还在吗?”

    武好古一边刷牙一边问。

    “潘大官人一早便走了”

    武好古忙问:“十八姐呢?”

    刘无忌一边将刚出炉的包子和香喷喷的大米粥一样样摆好,一边笑着说道:“潘大官人都走了,这潘娘子自然”

    “走了?”武好古好一阵失望。

    “自然还在的。”门外传来了郭京的声音。

    郭京提着“吓人剑”走了进来,他因为有个当教头的老爹,所以从小就养成了“闻鸡起舞”的习惯,家传的那点武艺还没有忘干净。

    昨晚虽然住在潘家园,但是今天一大早还是在园子里舞剑,结果遇上了潘巧莲送潘大官人离开潘家园。

    武好古笑道:“那便快些吃吧,待会儿离开的时候还能去和潘十八姐道个别。”

    “你一个去便可,”郭京笑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安排,得先走了。”

    郭京在开封府是有家口的,一个老娘,一个妹子,都在城北厢贫民窟里住着呢。

    虽然郭京之前就发了财,可是害怕刘有方察觉买了假画,所以不敢怎么花用,也就没换房子。

    现在已经没有这份担心了,郭京又不日要陪武好古离京,因此想尽快把房子买了,也给老娘一个舒服的住处。

    至于他家的妹子小小,则还是想送给武好古做个妾。他已经瞧出来了,武好古必是能大富大贵的人物,得跟紧了才好。只要能跟紧了,一个妹妹算个甚?

    “小乙,”武好古洗漱完毕,在摆上了早饭的方桌旁坐好,“你用早饭也先走去一趟大相国寺,同和尚说一说让我爹去寺里躲避的事情。

    另外,再问问和尚,他想不想和我们一起出京。”

    “带和尚出去作甚?”刘无忌问。

    “和尚早就说要出去云游,这次不是机会?”武好古笑道,“而且和尚现在也发了,老呆在大相国寺里也没机会花用啊?”

    “也是,”刘无忌笑道,“而且带个和尚行走四方也方便。”

    “刘供奉,陈将仕,不知二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哈哈,向道兄哪里来的见外话?你我兄弟相交多年,本就该多多走动,哪能每次都叫你远迎?”

    “是啊,向道兄,还不快快请我和供奉进去?”

    “快快请进,快快请进。”

    武诚之嘴上说请进,心里面其实一点都不欢迎两个访客。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长子武好古多半在潘家园闯了大祸,说不定还把刘有方给得罪惨了。

    现在刘有方那个老狐狸一定知道了醉罗汉图是他那个惹祸的儿子武好古做的了他都能想得到的事情,刘有方那个老狐狸会想不到?

    所以昨天晚上武诚之整宿没睡,都在提心吊胆结果今天一早,祸事终于来了!

    好在武诚之也是混迹开封府画行半辈子的老江湖了,想了一个晚上,也知道只能豁出去了。

    大不了就带着儿子武好文和妻子已经离婚冯二娘潜逃出京,西都洛阳避风头。

    白波武家可是洛阳名门,也是武则天的那个“武”!现在虽然不能和武周那时候比,但依旧是个树大根深的“义门”,上千子弟不分家,全都聚族而居,势力还是有的。

    大不了去老祖宗太原王牌就是武则天他爹武士彟位前磕头请罪,想来白波武家的那些长辈总不会见死不救的

    只要能得到白波武家的庇护,武诚之、武好文就能安稳一段时间了。

    当然了,武好文的太学是进不去了。不过还可以去嵩阳院求学,将来未必不能在东华门外唱名

    至于那个惹了祸事的武好古,武诚之也只能让他在开封府自生自灭了。

    若是他能靠着一手人像写真攀附上权贵,那便是有大造化。

    若是不能,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刘供奉,陈将仕,不知二位前来,所谓何事?”

    待王婆婆端上了点茶之后,满心忐忑的武诚之便开门见山提问了。

    “向道兄,”刘瑷温言道,“咱家和陈将仕是为一场误会而来。”

    武诚之皱起眉头,“误会?”

    “对,”陈佑文满脸堆笑着说,“昨日刘副都知闲来无事,又细细看了看宫中所藏的那一幅朝元仙仗图,认定是真迹无疑!”

    “甚?”

    “你家送入宫中的朝元仙仗图是真的!”

    武诚之愣了又愣,“那便是不用退了?”

    刘瑷笑着摆摆手,“自是不退了,真迹还退甚么?向道你莫不是糊涂了吧?“

    “那四五万缗的“武好古想说的是“四五万缗的贿赂“,朝元仙仗图本来就不是真要退,而是索贿!

    “甚底四五万缗啊?”刘瑷故作不知,“向道,你说甚呢?”

    “没,没甚么。”武诚之这才松了口气。四五万缗的贿赂总归不是小数,筹集起来是很费劲儿的。

    刘瑷又道:“对了,那日令郎到东华门内退钱的时候,错拿些了东西。”

    “甚东西?”武诚之刚刚放下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是画,”陈佑文笑着把话接了过来,“都是我一时大意,将小儿所摹的七纸画退了出去,昨日才发觉不对,因而今日一早便拿了正品来你家了。

    你且看看对也不对?”

    这是怎么事儿?武诚之这下完全糊涂了,难道他儿子武好古已经攀附上刘有方都惹不起的大贵人了?

    要真这样可就好了,真是祖宗保佑啊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