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刘有方宅邸,物华阁。

    “呯”的一声,一只白玉色的汝窑瓷碟砸得粉碎。清脆的响声打破了楼阁中的宁静,瓷屑在地板上四处飞溅。

    刘有方光在白头坐在榻上,一双狭长的老眼中怒火闪动,隐约还显露出几分杀气。见他面露怒容,旁边的陈佑文束手不语,噤若寒蝉。

    勾当翰林图画院的供奉官刘瑷急匆匆从门外进来,朝着养父施了一礼,道:“爹爹息怒,武好古不过是黄口小儿,不识抬举,早晚必自遭祸。”

    “咱家岂能同小儿斗气?咱家是气某人纵横潘楼街多年,竟然不知有此奇才出世!”刘有方厉声道:“陈将仕!”

    陈佑文抖了下,躬身道:“在。”

    “朝元仙仗图不退了,明日一早便去武家将凭由取,再把上次吞下的那七纸画还给武家!”

    陈佑文顿了顿,还是答道:“是。”

    刘瑷微微叹息,蹲下身子仔细的将一地碎片全都捡拾起来,一边捡一边说:“阿爹,方才有小厮来报,王驸马家的高俅在潘家园呆到黄昏才走。武家大郎还没离开,看来是在潘家园留宿了。”

    刘有方余怒未消,只哼了一声。

    “阿爹,王驸马和潘秉义是甚底意思?莫不是真要为个黄口小儿和我们作对?”

    刘有方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他是黄口小儿?你当我等是甚底?东华门唱过名的朝廷命官么?

    你都一大把年纪,入宫二十多年了,怎就不知做内官最要紧的便是讨好主上吗?

    凡是能讨主上需要的,便都是大的!凡是主上们不需要的,便都是小的!

    那武大郎的界画楼台其实没甚么,是可有可无的。然则他的人像写真可是大本事啊!若是被王驸马献上去,往后官家、亲王要选妃,公主、郡主要招驸马,都得他先去画了这可是炙手可热啊!

    和他相比,你我算甚底?你的翰林图画院,早晚是他的囊中之物!”

    听了养父一番分析,刘瑷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先前他也没想恁般多,只觉得武好古虽然有本事,也不过是个画师,这等人物最大就是个伎术官。

    可是刘有方却想得周全他想到的事情,武好古和潘大官人还有王诜都还没想到,不过却是必然会发生的,他一见武好古的潘巧莲写真图,便知这本事将来肯定会被用到选妃招驸马上面的。

    往大了说,将来的皇后、太后、驸马,都得让武好古先写个真,这下武好古还不是炙手可热了?

    到那时候满开封府的亲贵都得巴结武好古,要不然他笔下一歪,皇后、太后可就是别人家的闺女了!

    刘瑷这个小小的供奉官和他一比,真不算甚么若是武好古想要主管翰林图画院,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再说了,武好古本来就是开封府画行出身,如何管不了翰林图画院?

    刘瑷将瓷器碎片放好,“阿爹,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这武好古的画技再高,也比不了您老人家伺候太后多年。您老人家总有办法对付他吧?”

    刘有方的怒气似乎消散了一下,离开坐榻,走到窗边,“为父年事已高,又对太后忠心耿耿,和端王也交好,这辈子是不愁的。”

    他推开窗户,负手远望。远处的延福宫只有昏暗的灯火传出,和灯火通明的开封街市,形成了鲜明对比。

    刘有方低叹:“苦得却是你了,画一途怕是走不通了我等内臣,若不能用才艺讨好官家、太后,便只能不辞劳苦去边疆上替官家办事了。

    头为父寻个机会,让你走一趟横山做走马承绶吧。师圣,你也一起去吧。先做个送衣物,再给我儿当个机宜。”

    去西军?这不是要老命么?

    陈佑文几乎要晕过去了。待诏直没了也就罢了,居然还要送衣物去西军现在西贼小梁太后可是在大点兵,不日就要倾国来战了。

    这时候去西军,还要给刘瑷当机宜,这不是去送死吗?即便不被西贼杀了,便是一路劳苦,也得送了半条命

    而且,从西军生还以后呢?待诏直肯定做不去了,难不成就挂个将仕郎的空官在家吃老米?

    现在整个潘楼街上的画行都孝敬他,还不是因为有个待诏直,又是刘家父子的红人。

    一旦没了待诏直的差遣,谁还鸟他一个空头将仕郎?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而且,他这些年在开封府画行可是横行霸道,得罪了不少人,一朝失势,日子还能好过?

    带着满腹心思,陈佑文在刘瑷的陪同下离开了物华阁,冒着小雨步行到了刘有方宅邸的大门口。

    刚走出大门,陈佑文忽然压低声音对刘瑷道:“供奉,那武大郎实在太可恨了,莫不如让在下去寻人做了他”

    刘瑷却仿佛没听见陈佑文的话,只是一拱手道:“师圣兄走好,明日莫忘了随我同去武家送还画取走退货凭由。”

    说完便转身了物华阁。

    此时在物华阁中,刘有方哪里还有一点气急败坏的模样儿,正手拿着一本武好古摹的醉罗汉图在细细欣赏。

    “父亲,”刘瑷上前低声道,“真的就这样放过武家了?”

    “不放过还能这么样?”刘有方道,“谁叫人家有真本事呢?之前别人不知道武好古的本事,他家又没半个官身,怎么弄都是画行里的事情,旁人也就是看个戏。

    如今却不同了,我们再要和他家为难,便会有人出来保了。若只是亲贵也罢了,就怕惹到那些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

    对了,明日从武家来后,再带上家里的那幅苏东坡字帖醉翁亭记去一趟小米官人那里,问他换一幅潘巧莲图的摹本。”

    武好古、米友仁和陈宝画得三幅潘巧莲写真图,照规矩都要送到潘家的。

    不过他们还是可以把画留几日,进行修饰和装裱的,不过以米友仁的秉性,肯定是要留下摹本的。

    而刘有方在今天离开潘家园的时候,就提出用一幅苏东坡的真笔字帖换一纸潘巧莲写真图的摹本。

    “用醉翁亭记换潘巧莲图?”刘瑷愣了一下。这两样东西的价值差距可太大了。

    字帖向来比画值钱,而且苏东坡又是当世大家,米友仁只是未来的新星,两者价值不可同日而语。

    刘有方看了一眼养子,淡淡一笑,“醉翁亭记再好,如何比得过潘巧莲好?”

    “潘巧莲?”刘瑷愣了又愣

    刘有方笑道:“潘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父亲是想”

    刘有方大笑道:“这也是潘家的福分不是吗?”

    “是,是这下真是便宜潘孝严、潘孝庵两兄弟了。”

    “都是自己人,说甚便宜不便宜的?画拿来后,便准备去西北军前吧。”刘有方的语气已经放沉,“你的五年苦差宋朝宦官要升高品,都要在五十岁前在边疆做满五年还差一年,这次便去做完了吧。”

    刘瑷连忙道:“孩儿知道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